奈何她腰缠万贯 9.6
完结 签约作品 古代言情 种田经商
作者: 清茶煮酒 主角: 颜汐 刘衡
94.54万字 3.8万次阅读 308.6万累计人气值
更新至 第442章 番外之父子 2022-03-07 22:48:04
开始阅读 加入书架
手机免费阅读
七猫免费小说app
举报
  • 3
    作品总数
  • 298.49
    累计字数
  • 774
    创作天数
  • 作品介绍
  • 作品目录 442章
简介

一朝穿越,颜汐悲剧了,没爹没妈还被卖到刘家。 刘家母子两个,刘母慈善,刘衡上进,除了穷点没毛病。 上进的颜汐决定,在古代活出一片天地来。 谁知道一不小心,居然赚出了万贯家财,她问刘衡:要跟我享福去吗? ~~~新文《女帝师》开文了,欢迎大家品评~~~

作品荣誉
第1章 锅从天上来

颜汐茫然地睁开眼,就听到耳边传来一声大喝:“一两银子,成交!”

声若洪钟,吓得她一个激灵,睁开眼就看到一堵“墙”横在自己旁边,再一看,一个满脸络腮胡子的黑壮大汉,一手接过一个妇人的银子,一手就把颜汐给推了过去……

这真的是推过去,颜汐就感觉自己像一块过称的猪肉一样,在砧板上挪动,下意识又闭上眼。

那妇人看她眼睛闭着,“这孩子……”

“没死,饿的!这丫头不老实,吃饱了就想跑!”大汉眼睛很尖,弯腰提了颜汐的胳膊,“你看,眼睛都睁着!”

颜汐站着只到人腰部高点的位置,抬头看到一个穿着补丁衣裳的妇人,看着三十来岁有些愁苦之色,面目倒是挺和善。

那大汉一松手,颜汐想要撑住,却发现自己一点力气没有地往前倒去,那妇人连忙将她抱住,“小心些,别摔了!”

“大娘真是心善!我可告诉你,我这卖的丫头可没像牙行那里调教过,你买回家,一定要饿几顿打几顿,才会老实!”大汉塞过来一张纸,嘴里教授着调教经验,“你别看这丫头身上没几两肉,揍几顿老实了,下地干活、拉犁耕地都能干!”

话里满满的恶意,颜汐直觉背脊发寒。

这算什么状况?

她职场一路打拼,三十二岁升到董事会董事,喝了庆功酒,头重脚轻地回家,被闹上门的亲爹和继母推搡着,没站稳仰天倒地,一睁眼没在家也没在医院,到了这陌生的地方?

满街真实的人声,路边有新有旧的青砖木瓦房,还有妇人温热的手……她咬了嘴唇一口,痛得嘶了一声,终于相信:人家是投资亏回到解放前,自己这是一倒回到千年前啊!

想到早就写好的遗嘱,她才觉得开心些。

真有先见之明,立遗嘱把自己的房子车子票子,都无偿捐出去了……

想到继母发现竹篮打水一场空后的样子,肯定歇斯底里跟疯了一样;还有她那好吃懒做的好儿子,自己那个要钱时一脸慈爱、要不到钱就恨不得打死自己的亲爹……就算发现自己现状堪忧,她还是想笑。

那妇人看她嘴角弯弯露出笑容,也很高兴,越发觉得颜汐看着就有福气,她摸摸颜汐的脑袋,“好孩子,莫怕啊!不会有人打你的。”说着接过壮汉递来的卖身契,也不再理会壮汉的怪言怪语,弯腰将她背起来离开集市。

那慈爱的模样,让她想起遥远记忆里的妈妈,自己小时候生病的时候,她也是这么背着自己……

颜汐忍不住低头更贴近了妇人的背脊,这么多年了,六岁后就没人再背过自己。有这么一刹那,她甚至想,就算被卖身为奴,只要大娘一直这么和善,自己也愿意跟她一起生活。

妇人背着她,一路累得喘气也不肯停下歇歇,硬是咬牙一路疾走。

进了一个村子,来到一幢有些老旧的瓦房前,一阵香火味冲来,抬头看到院子里冒出的烟,颜汐忍不住跳了起来,“着火?着火了?”

妇人没防备,一下让她蹦跶下来,听到她喊了这一嗓子,连忙捂住她嘴,“别胡说,是仙姑在里面做法呢。”

说着拉着颜汐推门走进去,还没来得及说话,听到屋里传来一阵惊天动地的咳嗽声,她将颜汐的手一松,“二郎,二郎,娘回来了!”几步冲进房里。

颜汐站在院子里,才发现自己以为着火的烟,居然是石桌上烧着的一大把香烧出来的。

院子里一片乌烟瘴气,到处贴着符箓,正中石桌上摆着一个大猪头,猪头后面一个大香炉,烧着一大把,不对,应该说是一大捆香。

烟火气在整个院子里弥漫,门外就能闻到了,熏得人难受。石桌下还有一只黑毛大公鸡,地上,墙上,甚至连她身后的柴门上都是血迹。

这哪是做法事,简直是凶杀案现场。

离开妇人的背,颜汐也清醒了。在古代为奴为婢可不是好事,乱世反正人命不值钱,就算是盛世,律法规定不许虐奴,可真要虐杀了,那也是民不举官不究的事。

看这妇人的穿着,还有这屋子陈设,怎么也不像是有钱人家。

一两银子,对古人来说可不是小数目,她买自己回来干什么?

现在四下无人,她要不要趁这机会跑?

刚想转身,却又脚一软,要不是伸手扶住石桌,就倒地上去了,不行,自己这副样子,估计没跑出村子,就被抓住了。肚子太饿,根本没力气跑路。

想到饿,桌上那只猪头的香味忽然浓郁起来,像个钩子一样把她的眼睛勾过去,红烧猪头肉,凉拌猪耳朵,凉拌猪舌头……就算拿骨头熬汤,也是很好吃的啊……

就在她忍不住想向猪头下手时,一个佝偻着腰、手里拿个铃铛,一看就是神婆的人走出来。她站在门口,看到颜汐那只罪恶之手,爆喝了一声“你要干什么”。

从房门到石桌,看着有五六米的长度,这神婆愣是三步就跨到了石桌边,一把抓住了颜汐的手。

“我……我看到有灰落上面了。”这一看就是做法事,要是让那妇人发现自己竟然想抓供品吃,只怕再和善也饶不了自己,颜汐用强大的毅力挪开眼睛,低声呐呐地说。

偏偏在这时候,不争气的肚子咕噜噜叫起来,她咽了一大口口水。

那妇人也从房中走出来,听到她肚子咕噜噜叫了,不知哪里摸出一块有点发黑的粗饼,“你先吃吧。”

颜汐想矜持点,可那手就跟有自己意识一样,没等她脑子反应过来,已经一把抓住了饼,她只来得及低声说声“谢谢”,手就自发地把饼塞嘴里去了。

可这饼实在太硬,她咬了一口居然咬不动,只能跟小老鼠一样啃下一点,含在嘴里,等粗饼有点软了,再一口吞下去,感觉饼里有米糠颗粒。

“仙姑,您看,就是这孩子。”那妇人语气很是高兴,“您不是说,只要能找到我儿命中的贵人来挡煞,他就有救了吗?”