龙神崽崽驾到,全家都旺了 8.8
连载中 签约作品 古代言情 种田经商
作者: 奶油豆沙卷 主角: 萧暖阳
225.97万字 3.8万次阅读 0.5万累计人气值
更新至 第973章 破锁魂链 2024-05-22 23:49:09
开始阅读 加入书架
手机免费阅读
七猫免费小说app
举报
  • 2
    作品总数
  • 235.91
    累计字数
  • 455
    创作天数
  • 作品介绍
  • 作品目录 973章
简介

老萧家是刘岗村远近闻名的倒霉蛋。 种谷子都被虫啃没了,养的猪自己跑进山,打只兔子都能被狐狸叼跑了。 遇到狼群以为要噶了,却意外捡到了萌萌小团子。 四个哥哥欢呼:我们有妹妹了! 有了萌宝妹妹,萧家时来运转,鸡鸭遍地跑,粮食囤满仓。 萧爸萧妈亲了亲团子:真是咱家的小福星! 小萌宝挥了挥拳头:小龙神出手,福禄寿咱都得有!

第1章 龙崽降临

齐国,旱蝗五年,大饥。

傍晚,映山府的上空渐渐聚拢了乌云,连霞光万丈的夕阳也给遮住了。

府衙内院。

“夫人,用力啊!看到头了,用力!”稳婆边擦汗边喊。

“啊——”

一声嘶哑力竭的叫喊之后,响起了婴儿清脆的啼哭声。

“生了,太好了。”

“轰隆!”伴随啼哭的,是一道雷声。

在门外转圈的知府范宏文被那雷吓了一跳,“这是,要下雨了?”

大旱这几年,下雨的次数一只手能数得过来,若是能下雨……

产房内,一个嬷嬷抱着小娃娃走到产妇身边。

嬷嬷俯身在产妇耳边小声说了几句。

产妇看了一眼抱在嬷嬷怀里的孩子,正对上一双黑葡萄似的眼睛。

犹豫半晌,才转过头,狠狠地点了点头。

谁都没发现,产妇点头后,那双黑葡萄般圆润剔透的眼睛内,浮起一丝失望。

嬷嬷给一旁的丫鬟使了个眼色,两人走到内室的屏风后,从竹篮子里抱出个婴儿,将怀里那个又放了进去。

“你一会拿出去,尽量丢远一点,最好……”嬷嬷嘱咐后,看着那丫鬟低着头应了一声,才转身出去。

“恭喜老爷,贺喜老爷,夫人生了,生了个少爷。”

那嬷嬷走到外面便高声叫了起来,听见嬷嬷的话,跪在内室的几个婆子丫头都禁声将头压低不敢多言。

范知府想到下雨的事竟走了神,未发现产房中那一小会的安静。

“菩萨保佑,终于有儿子了!”范知府高声笑道,“赏!”

“恭喜老爷!”

在喜得麟子的幸福冲击之下,范知府没有注意到刚才聚拢起来的乌云竟然散了开去,那抹玫瑰色的晚霞又露了出来。

执勤的守卫抬头望了望天,“该死的老天,才有一丝风,又没了,这会更热了!”

城外,山上。

丫鬟找了一块背风的地方,将篮子轻轻放下。

掀开盖在上面的棉布,从怀里拿出准备好的银钱首饰放进了篮子里用棉被盖住。

想了想,又将自己头上一个样式别致的簪子取了下来。

“这……是夫人赏的,留给你吧。”

说罢,她盖好棉布,三步一回头地走了。

那丫鬟刚走,一群狼便将竹篮团团围住。

掀开盖着的布,群狼凑上去呲着牙发出了呜呜的低吼,这时一只小手伸了出来,一把拍在最近的狼嘴上。

刚呲牙的狼群居然都瑟瑟发抖地爬在了地上,一只母狼小心上前,温柔地奶起了小娃娃。

小娃娃大口大口吸着奶水,青紫的脸也渐渐恢复了正常。

片刻后,一团金光从竹篮里飞出,变作一只巴掌大小的金龙。

小金龙的额头上还有两只滚圆的小角,看起来甚是可爱。

“你们,很好!”小金龙奶声奶气的声音精准地传到每头狼的耳朵。

“本神,咳!”小金龙正要说话,却感觉自己的身体不够威武。

金光闪动,小金龙的身体慢慢变得庞大,只是看起来有些模糊,也就只能骗骗这些狼了。

小金龙却满意地看着狼群匍匐在地,压低声音继续道:“本神命尔等贴身保护,直至找到合适收养的人家。”

实打实的龙神威压,让前面几只狼差点吐血,无法动弹,只能呜呜地叫几声表示臣服。

小金龙尾巴一甩将一道金光投入最前面白狼身上,瞬间给白狼开了智。

结果,身体一虚,嗖地回到了篮子里。

小娃娃不甘心地握拳,一挥手,一只雪白的狼王上前先是伏地行了礼,而后便叼住竹篮离开了山林。

“咯吱,咯吱——”

板车在暗夜里缓慢走着,车上一个即将临盆的妇人抱紧怀中的包袱,不住地看向黑漆漆的林子。

“他爹,我有点怕。”

拉车的是萧永福,闻声将车停下。

萧永福擦了把汗走到他媳妇林氏身边笑了,“你都是四个娃他娘了,咋胆子还像姑娘那时候一样,别怕,有我呢。”

林氏睨了男人一眼,“说啥呢,老不正经。”

萧永福咧嘴一笑,道:“嘿嘿,我要是正经了,你肚子里这个咋能来呢。”

说起肚子里这个,林氏叹了口气,这次怀胎越到后面越肿得厉害。

有一次还晕了过去,前两天找稳婆看发现胎位突然不顺。

他们村子里只有一个兽医,看大夫只能拉着板车去城里。

萧永福家在村里是倒霉出名的。

种啥都招虫咬,打只兔子能被狐狸给抢了,这次看大夫的钱还是去里正家借的。

上午去的时候板车在路上就坏了,看大夫的时候轮到他们了,大夫去吃饭了。

出了城发现干粮丢了,还好钱就借了一点也都给大夫了,否则更心疼。

看林氏叹了口气,萧永福拿起水囊给她喂了口水才说:“别担心,总有办法的,我们都是老实本分的人,又从没做过亏心事,老天不会那么绝的。”

林氏正要说话,突然一阵悉悉索索的声音由远及近,吓了她一跳。

萧永福站在她前面将人护住,看向声音传来的方向。

“嘶——”

他狠狠吸了口气。

“他爹,狼啊!”

林氏吓得抱住了她男人的胳膊,看着黑暗中一双双绿色的眼睛,颤抖不已。

萧永福心中暗忖,这少说也有二三十头狼。

他婆娘又是即将临盆,别说跑了,走都走不快,两人今天估计得交代到这里了。

“他爹,咱们家这是倒了啥霉,咱俩今天是不是要被狼吃了?”

还未待他细想,狼群却停了下来,借着月光,看到头狼嘴里似乎叼着个竹篮子。

那狼王心里不屑,谁稀罕呀,这两人都瘦成人干了,咬下去估计都硌牙。

“咿咿啊啊——”

突然一阵婴儿的声音从篮子里传了出来,让两人心中狂跳。

那狼缓缓走来,距离萧永福只有一步时把口中的竹篮放在地上,轻声呜了一下。

“他爹,我刚才听到有孩子的声音,你快把篮子打开。”林氏听到刚才那一声,竟将害怕抛在了脑后,心里全是孩子在狼嘴里这件事。

“啊?诶,好的。”萧永福此刻也看出来了,这狼并不是要吃俩人,他小心翼翼地上前掀开棉布。

“他娘,你快看,真的有个孩子!”他说着将篮子里的婴儿抱了出来,送到了坐在板车上的林氏怀中。

林氏抱着孩子哄了哄,瞧着那可爱的小脸喜爱不已,那双黑葡萄般的眼睛似乎也带着好奇看着她,“真好看!”

小团子眨巴眨巴眼睛,她说我好看,我喜欢这家人。

白狼似是明白了她的想法,为她如此欢快地接受而感到无奈,却垂着尾巴不敢发声。

半天,林氏才想起掀开被子看了一眼,随即惊喜地叫了起来,“是个女孩,他爹,是个女孩。”