画河山 9.6
完结 签约作品 古代言情 权谋天下
作者: 清茶煮酒 主角: 顾如画 夏南
82.27万字 5.2万次阅读 104.7万累计人气值
更新至 第387章 番四之缘起 2023-11-17 20:48:04
开始阅读 加入书架
手机免费阅读
七猫免费小说app
举报
  • 3
    作品总数
  • 298.49
    累计字数
  • 775
    创作天数
  • 作品介绍
  • 作品目录 387章
简介

重活一世,顾如画步步为营,想为自己和家人谋算一世安稳。 谁知转头嫁了个不一般的夫君。 天要下雨,夏南要造反,顾如画能怎么办? 成王府世子夏南,“如画,你想要一世安稳,那我就为你拿下这万里江山。” ~~~~~~~ 完结书《奈何她腰缠万贯》、《女帝师》,欢迎书友们品评

作品荣誉
第1章 深夜放把火

夜色正浓。

京城有名的胭脂河边上一座假山里,一对年轻男女正抱在一起,如干柴烈火。

“姑娘,奴婢去打死这对狗男女!”

假山不远处,怀恩伯府的二姑娘顾如画和丫鬟小蛮正蹲在那儿,清清楚楚看清了假山上的动静。

小蛮气得恨不得扑上去,将那狗男人大卸八块。

她一看那身形,就认出了那男子是与自家姑娘定亲的邓子玉。堂堂吏部尚书家的二公子,跟一个年轻姑娘在这边儿幽会,拉拉扯扯的样子,不成体统。

出门前,她还在想着姑娘为什么带自己来这儿。京城这段胭脂河,吴侬软语,清歌小曲,京城里最出名的青楼都在这儿了。小蛮偷听过府里男仆的议论,二房的二公子还经常跑这儿来呢。

今夜姑娘说要带她来这儿,说邓子玉跟百花楼的一个花娘山盟海誓,商量着要悔婚娶这个花娘。

小蛮人是跟着出来了,心里其实不太信。自家姑娘是伯府嫡女,长得又好看,哪个眼瞎的会舍了自家姑娘,娶个青楼女子啊?

可今夜看到这两人的样子,她信了,只想找根棍子抽死他们!

邓子玉这是将自家姑娘的脸往地上踩啊。

回头看顾如画没动静,不由急了,“姑娘,您不气啊?”

“气啊——”顾如画拖长声音说了一句,其实却是心如止水。

该气的,前世已经气过了,可最后又如何呢?

前世,邓子玉这位贵公子看上了胭脂河畔的清倌人瑶琴,一曲定情,难舍难分。

可惜邓子玉是吏部尚书府的二公子,他与瑶琴再山盟海誓,尚书府的长辈们,怎么会允许他娶花娘为妻?就算为妾都嫌地位低下。

而且,勋贵人家的纨绔子弟可以花天酒地,吏部尚书府可是清贵人家,家中子弟科举进仕,这样的人家,更要名声,怎么能与一个花娘牵扯不清?娶个花娘为妻,就是天大的笑话。

更何况,邓子玉已经与顾如画自幼定亲了。

尚书夫人郑氏是个有手段的,没等世人知晓,就釜底抽薪,将瑶琴送出京城。邓子玉病得要死要活,尚书府瞒下这事,向怀恩伯府提出尽快成亲。

怀恩伯府虽然是勋贵,其实没什么根基,是当今圣上明宗时候才赐封的爵位。

顾家有两房,在顾显这一辈人丁单薄,两房只有他一个男丁。长房却没有子嗣,为了保住爵位,过继了二房的顾显来继承爵位。为了二房香火不断,两房约定了顾显兼祧两房。

老伯爷已经过世,如今的怀恩伯就是顾如画的父亲顾显,他不知是后悔了还是要表示孝顺,将自己的生母、二房的老夫人请进伯府,成了顾老夫人,二房一家也全都住进伯府。两府直接按年纪序齿排行,外人听起来就像一个府里人一样。

怀恩伯府虽然是勋贵,但是家中子弟靠恩荫度日。

顾如画的母亲姚氏虽然是伯夫人,却不得父亲宠爱。顾老夫人怕失去吏部尚书这么个好亲家,拍板做主,顾如画十六岁嫁进邓家。

三年后,瑶琴不知怎么的,居然又跑回京城来了。

小别胜新婚,她找到邓子玉哭诉。邓子玉闹着要休妻,最后瑶琴成了贵妾,顾显借着这条件,为二房的二哥顾铭谋了好处……到后来,自己还是被休回家,母亲兄姐弟弟,尽皆惨死。

一想到那三年的婚姻,她在尚书里的日子,还有邓子玉日复一日的轻贱谩骂,她就如鲠在喉。

前世,自己受制孝道,对着母亲的眼泪,一忍再忍。

老天怜悯,让自己能重生一回,她不想再忍了。看着假山上那两个难舍难分的影子,她冷冷一笑。

前世,邓子玉不敢违背父母之命,娶了自己却摆出一副委委屈屈的样子,觉得是自己横插一杠,破坏了他与瑶琴的感情。

这一辈子,她就成全他们,让全京城人都知道他们的深情。

小蛮看姑娘一边说气一边却没动静,只当姑娘是气得傻了,急得四处张望,想要找根趁手的棍子。

她是姑娘身边的大丫鬟,天生力气大,还特意跟着护院学过几招,敲死一两个男人,还不是手到擒来的事儿?

顾如画看她左右晃动,一把拉住她,“干什么?让你带的火折子呢?”

小蛮一拍脑袋,“还是姑娘想得周到,是不能打,打死太便宜他们了。您在这边等着,奴婢去烧死这对狗男女。”

“姑娘,回头见到邓家报信的婆子,奴婢给她磕头都行。”

姑娘说了,是邓家一个婆子发现邓子玉不对劲,偷偷跟她报信的。她没见过姑娘跟府外的人见过,不过姑娘总是对的,也许是哪天她刚好走开的时候呢。反正那婆子来报信,是个好人。

顾如画看小蛮气得脸色都变了,轻声骂了句“傻丫头”,心中却是一暖。

她身边有两个丫鬟,小蛮力气大,小柔却是人如其名,温温柔柔的,做事周到细致。

前世自己狼狈不堪时,只有小蛮和小柔两个人不离不弃。后来,京城混乱,连父亲都弃自己不顾时,只有这两丫鬟,到死都在护着自己。

这些日子,她其实一直都有些害怕,怕自己的重生是一场幻梦,又怕自己记得的那些前世,都只是自己幻想过来的。

现在,亲眼看到邓子玉与瑶琴在这儿厮混,她的手指掐在掌心里,那些都不是梦!

夜色中看不清小蛮的脸,但她能想象小蛮满脸怒容的样子,眼睛不由酸涩起来。

小蛮听到姑娘哽咽声,以为她伤心,“姑娘,您要是早跟奴婢说,奴婢也能多准备点柴禾啊。”

自家姑娘是伯府嫡女,长得又好,那邓子玉瞎了眼。

她暗自后悔,早知道姑娘是打算火烧假山,她白天干嘛犹犹豫豫舍不得买。白天就买了两捆干柴,这点柴太少,只怕是烧不到假山上的凉亭。

“姑娘,要不奴婢去附近再偷两捆柴来?”她看过了,不远处的青楼,也许人家外面堆着柴禾呢。

“没事,你去点火就好了。”

顾如画轻拍了她一下,让她不用多想,反正,她也没指望能烧死这两个大活人。

小蛮如只灵巧的猫儿,很快就到了凉亭下的假山山脚,从边上将柴禾扒拉过去,掏出火折子点燃了那对柴禾,很快,就有火光冒起。

小蛮跑回来,“姑娘,点着了。”

就是卖柴禾的人不老实,说是干柴,竟然藏了这么多半干半湿的,干柴点着了冒火,湿柴禾点着了——冒烟。

不过眨眼间,火光升起,浓烟滚滚。

假山上,邓子玉和瑶琴正搂在一起互诉衷肠,山下忽然升起的浓烟将两人呛了个半死,探头往下一看,两人不由尖声大叫:“着火啦!救命啊!着火啦!”