诗酒正年华 9.6
完结 签约作品 现代言情 现实生活
作者: 棠花落 主角: 林秀婉 张惊鸿 刘胜男
45.08万字 0.3万次阅读 36.2万累计人气值
更新至 第223章 再无对手(大结局) 2021-02-19 10:31:05
开始阅读 加入书架
手机免费阅读
七猫免费小说app
举报
  • 7
    作品总数
  • 768.92
    累计字数
  • 1234
    创作天数
  • 作品介绍
  • 作品目录 223章
简介

“我欲乘风起,扶摇直上九万里!”她们正值青春年少,乘着改革开放的浪潮,用满腔热忱和精湛技术,创造了一个又一个奇迹,用产品告诉全世界,什么是中国制造!

作品荣誉
第1章 你才自杀!

林秀婉在水塘边往杀虫喷雾器里倒敌敌畏,倒了半天没倒出来,她把棕色的瓶子举起来想看看还有没有,就听见张惊鸿的尖叫声传来:“林秀婉喝农药自杀了!”

一个人影扑过来抢她手里的敌敌畏,来人扑过来的力气太大,她一下没站稳就摔进水塘。

塘水浑浊,带着泥腥味的水往她的嘴里灌,她连呛了好几口,窒息的感觉传来,让她有些恍惚,原本想刻意忘记的记忆在这一刻全部都涌进了脑海,委屈、伤心、难过、愤怒各种情绪喷涌而出。

敌敌畏的瓶子被甩在岸边,林自强一把将她从水里拎了出来,心里恨铁不成钢,伸手就给了她一巴掌:“不过是个男人而已,你至于这样寻死觅活吗?你要是嫁不出去,哥养你!”

林秀婉原本并没有寻死的心,却因为这一巴掌触到了她的伤心事,她瞪大眼睛看着林自强:“要不是你,他也不会背着我偷偷回城!我也不会成为全村的笑柄!”

她说完一把将林自强推开,拎起杀虫喷雾器往一旁看热闹的张惊鸿身上摔,边摔边骂:“你才要自杀,你全家都要自杀!”

喷雾器没有砸中张惊鸿,塑料做的壳子摔在旁边的石板上摔成几块,烂成了渣,把张惊鸿吓了一大跳,往后连退了好几步。

林秀婉狠狠瞪了张惊鸿一眼,快步跑回了林家。

此时林父林母都在队上出工,还没有回来。

林自强追了过来,她却重重地把门关上,无论他在外面怎么拍门她都不开。

她把身上的湿衣服换了下来,却不能让浸湿的头发瞬间干透,水滴滴答答地从她的头发里滚了下来,比她的眼泪还大颗。

她终究没控制住,抱着被子放声大哭了起来。

屋外的蝉扯着嗓子嘶哑的叫,似乎比她哭得还伤心,还撕心裂肺。

炽烈的阳光从塞着蛇皮袋的窗户透了进来,将不足十平米的房间晒得像蒸笼。

近四十度的温度夹着悲愤的情绪让她几乎窒息,将她和曾志宏之间的事情如电影一般在她的眼前播放。

两年前,队里来了几个知青,曾志宏是其中最为出色的一个。

他有别于队里黝黑汉子的粗壮,长得白净文气,比起其他插队的知青气质上更添了一分儒雅。

她很喜欢这样的他,就常往他的身边晃,再撒娇让做大队长的父亲把他安排借住在自己家里。

她当时初中刚毕业,正在犹豫是继续上高中还是在家务农挣工分,是他告诉她“知识是第一生产力”,建议她去县里念高中。

她当时问他是不是念了高中就能像他一样优秀,他愣了一下笑着说:“你要是念了高中,一定比我更优秀,因为你的成份更好,以后更有前途。”

因为他这句话,她就真的去县里念了高中。

当时的她并不喜欢读书,因为她所在的环境给了她书读了也没有用的认知,不能上大学,还可能会像曾志宏这些知青一样要下乡插队。

她的高中最先开始念得乱七八糟,他却找她借书看,一遍一遍地跟她说念书的重要性,她被他说动了,又见他学得认真,她上课的时候也就认真听课。

她原本就聪明,做好笔记回来带给他看,再跟他一起学习,一起进步,很快就成了班上成绩最好的学生。

今年高考政策一放开,他们一起参加高考,他却因为成份问题,政审没过,成绩作废,而她则考到了县里的第三名,上了本科线,成为村里的唯一被大学录取的大学生。

前几天她收到通知书的时候,曾志宏恰好收到他家里打来的电报,表情复杂。

林自强看到他的表情后说:“你这种成分不好的狗崽子就不要想着考大学了,安心在村里插队吧!我妹考上大学之后就成了大学生,不是你高攀得起的!”

曾志宏当时什么都没有说,第二天早上人就不见了,只留下一封信给林秀婉。

林秀婉一问做大队队长的父亲才知道曾志宏回城的批文下来了,曾志宏昨天已经找他开好介绍信,天不亮就走路去了隔壁村的队部,已经搭早班车回城了。

林秀婉当时就起身去追,早班车早就进了城,又哪里还有曾志宏的踪影?

因为她跑去追曾志宏的事情被村民看见了,村里就有风言风语风传她被曾志宏抛弃了。

毕竟她这两年和曾志宏走得很近,又经常在上完工之后一起学习,之前村里曾有人开笑话说他们是一对,说她招了个肩不能扛手不能提的废物女婿。

曾志宏走后村里就盛传他是某个大人物的儿子,林秀婉想跟着他回城,飞出鸡窝变凤凰,纯粹是异想天开!他那样的城里人哪里会看得上她这样一个柴火妞,被抛弃是再正常不过的事。

自那以后,村民们看着她的眼神有些复杂,既怜悯同情又兴灾乐祸,她考上大学的事也被这带着艳色的传闻压了下去,仿佛她就是个为了过好日子而攀龙附凤的不知检点的女孩子,约等于不守妇道的破鞋。

只有林秀婉自己知道,她喜欢的是他这个人,和他是否是居民户口、家里是不是有背景一点关系都没有。

且他们之间清清白白,从来就没有任何不合礼数的举动。

而他留给她的那封信里带着几分遗憾,说她是个很好的女孩子,但是两人有缘无份,如果有一天他能摘掉帽子,他会考进她所在的那所大学。

因为这一连串的事情让她觉得她之所以会被人笑话都是因为她二哥林自强害的!

林秀婉之前虽然委屈却没有过轻生的念头,这会却哭得差点没断气,甚至在想,与其天天被村民笑话,还不如死了算了!

林秀婉喝农药自杀的事情以极为迅捷的速度传开,林父林母听到后吓得不行,把手里的活计一丢就往家里跑。

林家一共四个孩子,前面三个都是儿子,只有林秀婉一个女儿,别人家是重男轻女,林家却是重女轻男。