卦妃她五行缺德 9.7
连载中 签约作品 古代言情 宫闱宅斗
作者: 棠花落 主角: 凤疏影 景墨晔
59.47万字 13.5万次阅读 59.4万累计人气值
更新至 第293章 挖开她的墓 2024-04-21 10:53:04
开始阅读 加入书架
手机免费阅读
七猫免费小说app
举报
  • 9
    作品总数
  • 944.96
    累计字数
  • 1734
    创作天数
  • 作品介绍
  • 作品目录 293章
简介

大婚夜,景墨晔抓住爬墙的凤疏影,将她抵在墙头:“爱妃,你要去哪里?” 凤疏影含泪:“我为王爷算了一卦,王爷命犯天煞孤星,我去为王爷化解煞气!” 他伸手探进她怀里,她一脸娇羞:“王爷,别这样!” 下一刻,他从她怀里掏出兵符,她:“……王爷,你听我解释!”

第1章 私奔?还被抓!

凤疏影睡得迷糊,感觉有只手探进了她的胸口。

她眼睛都没睁,一把抓住那只手,反手就是一折。

“啊”的一声惨叫声和着怒骂声传来:“凤疏影,你疯了吗?”

凤疏影猛地睁开眼睛,便看见了一张虽然俊俏,却因纵欲过度有些青白的脸。

她下意识地看了一眼他的命宫,那里漆黑一片,只有将死之人才会有这样的面相。

一段记忆钻进她的脑海,她试探着喊了一声:“陈燕生?”

陈燕生抱着险些被她打断的手一脸不悦地道:“你疯了,竟敢对我动手?”

“你不要忘了,你再过几天就要嫁给痨病鬼楚王,是你求着我带你私奔的!”

凤疏影:“……”

他这话和刚钻进她脑中的记忆对上了,也和她表妹前几天看的一本小说剧情完美对上。

因为小说里恶毒女配的名字和她一模一样,表妹非拉着她看了几章。

她因为剧情太狗血,没看下去,结果跟着师父出门看风水遇上泥石流,一醒来就是全文里最狗血最恶俗的情节:

原主因命格特殊,被家里人送给楚王做正妃冲喜,她不想嫁给楚王,就拉着陈燕生私奔。

陈燕生是个坏坯,馋她的身体,想要她的银子,让她带着银子去佛寺的禅房里先跟他睡一晚,然后再带她私奔。

原主傻傻地信了,把她所有值钱的东西都带了过来。

陈燕生却在睡了她之后卷走她的银子,找了个乞丐进了她的房间,然后她的表姐带着人过来抓奸……

这些情节已经很狗血了,最狗血的却不是这些,而是事发时楚王就在隔壁,听了全程!

等她被抓奸的时候,病得只剩一口气的楚王拿着剑将她一剑穿心……

凤疏影想到这里不受控制地打了个哆嗦。

莫慌,她还没被陈燕生睡,还没被抓奸,小命还能苟得住!

她刚想起身,却差点没被勒死,挣扎时发现双腿也动不了。

她才猛然想起原主为了满足陈燕生变态的玩法,被哄着主动在床头用绳子勒住脖子,双腿则绑在床尾。

她现在除了双手能动,头和脚都不能动。

草!

原主这操作简直是疯了!

陈燕生的手又朝她的胸口伸了过来:“你最好乖一点,等我爽了之后,或许还愿意带你私奔。”

凤疏影这一次想都没想,抓住他的手就一折:“私奔你个大头鬼,姑奶奶是要嫁楚王的!”

陈燕生的惨叫一声,反手就朝她扇了过来:“你这小贱人,是老子给你脸了吧!”

她一把抓住他的手,他被她折断了手,直接用脚踩在系在她脖子的绳子上,脖子被勒,窒息的感觉扑面而来。

凤疏影只得松手去拉脖子上的绳子,陈燕生立即伸手来撕她的衣衫。

他脸露狞笑:“老子还没睡过死人,今天先弄死你,再来睡你!”

凤疏影:“……死变态!”

她抬手狠狠地砸在陈燕生的太阳穴上,他脑子嗡嗡作响,往后退了几步。

她用力一挣,绑着她腿上的绳子被挣断一根,她的腿得到自由,立即抬脚踢到陈燕生的脸上。

他被踢得倒退了几步,她脖子上的绳子一松,她飞快地解开绳子,一拳打中陈燕生的鼻子上。

陈燕生吃痛松手,她捋起袖子,一脚将他踩在脚下:“死变态,老虎不发威,真当我是病猫吗?”

“姑奶奶今天先教你做人!”

她说完,抬脚就踩在陈燕生的胸口,踩断了他几根肋骨。

正在此时,门突然被人打开,凤疏影的表姐林婉婷带着人冲了进来。

林婉婷冲进来的时候,嘴里在喊:“表妹,你怎么能做出如此伤风败俗之事……”

当她看见屋里的情景,整个人都愣在那里。

凤疏影也从愤怒中回过神来,想起还在隔壁的楚王,觉得这戏还得演下去。

她的唇角微微一勾,却像是看到救星一样,委屈地喊:“表姐,救我!陈燕生他要非礼我!”

林婉婷:“……”

今天的事情是她和陈燕生设计好的。

她原本以为以凤疏影的性子,今天肯定会失身于陈燕生,可是眼前这情景是怎么回事?

她装出一脸关切地问道:“表妹,你的衣衫是怎么回事,怎么这么狼狈?”

凤疏影觉得林婉婷眼瞎,她拿着绳子要杀人林婉婷看不见,光看见她被陈燕生撕破的衣衫。

她刚欲说话,陈燕生扣着胸口抢在她之前道:“还能是怎么回事?”

“她想要逃婚,勾引我,让我带她私奔,我答应后,就被她约到这里来,她居然还想杀我!”

他说完一把拽着凤疏影道:“你这个不要脸的贱人,都在我面前脱光了,还装什么贞洁烈女?”

林婉婷轻轻叹息一声道:“表妹,就算你不想嫁给楚王,也不至于做出这种丢人现眼的吧!”

“你这样与人无媒私通,就算我是你表姐,我也不能包庇你!你这样的得被浸猪笼。”

凤疏影吸了吸鼻子道:“我心里从始至终都只有楚王一个,从来就没有过其他人!”

“我这一生非楚王不嫁,是陈燕生心怀不轨!”

陈燕生冷笑:“你这种话骗鬼吧!谁不知道楚王是个痨病鬼,你怎么可能愿意嫁给他!”

“本王是个痨病鬼?本王怎么不知道。”一记温和的男音传来,对面紧闭的禅房门被一只修长的手推开。