黑心王爷,跪安吧 9.1
完结 签约作品 古代言情 权谋天下
作者: 棠花落 主角: 林岫烟 夜君扉
88.39万字 1.7万次阅读 45.3万累计人气值
更新至 第436章 大佬还是大佬(大结局) 2022-12-05 11:36:05
开始阅读 加入书架
手机免费阅读
七猫免费小说app
举报
  • 7
    作品总数
  • 775.44
    累计字数
  • 1244
    创作天数
  • 作品介绍
  • 作品目录 436章
简介

众人劝她:“王爷也就腹黑了点,变态了点,杀人如麻,但他文能安邦,武能定国,貌胜藩安,你嫁给他吧!” 众人劝他:“林姑娘也就野了点,刁钻了点,坑人无数,但她智计无双,家财万贯,貌美如花,娶她不亏!” 他:“本王娶狗也不会娶她!”她:“本姑娘嫁狗也不会嫁他!”一年后,两人:“汪汪汪!”

作品荣誉
第1章 姑娘,我能喝你的血吗

“小贱人,居然还敢跑!今夜我一定要玩死你!”

林岫(xiu四声)烟迷蒙中听到这记极猥琐的声音,然后就感觉身上一凉,一只粗糙冰冷的手摸上她的背。

她打了个激灵,鸡皮疙瘩起了一身,涣散的神志瞬间归位。

她还活着?

可是她记得自己被周尘阳推上断头台,亲眼看见大砍刀落下,甚至还感觉到了那剧烈的痛!

她猛地睁开眼,就看见一个鹤发鸡皮、大腹便便的男人涎着满嘴的口水朝她的胸前摸了过来。

她下意识就要去抽那男人,却发现全身绵软,指尖没几分力气。

她果断拔下头上的簪子,拼尽全力狠狠地刺进男人的胸口,却因为力气不够,没能刺进他的要害。

男人吃痛,抬手就给了她一巴掌:“你还真把你自己当成是城主的未婚妻吗?”

“我呸!他已经把你卖给我喂园中的老虎,你也就比猪圈里的猪贵一个铜板……”

他余下的话没有说完,就被林岫烟抽出旁边原本用来为她碎尸的斧头,一斧头砍断了他的脑袋。

鲜血四溅,糊了林岫烟一脸。

她伸手抹了一把脸,剧烈地喘气。

她杏眼微眸,所有记忆回笼。

她确实还活着,且回到被她贵为城主的未婚夫周尘阳当成肥猪卖给兽园老变态,谋夺亿万家财的那一夜。

那一夜,她虽未失身,却被凌虐到生不如死,周尘阳再装好人救她,并说不嫌弃她,依旧愿意娶她。

那一夜后,她踏入周尘阳苦心为她编织的陷阱,家破人亡,至亲惨死,她被他压榨完所有价值,死无全尸!

老天开眼,让她活着回来,她就要让周尘阳血债血偿!

她想起身,却发现手脚发软,这才想起周尘阳怕她跑了,送她过来之前给她服下软筋散。

刚才那一斧头,用尽了她全身的力气。

林岫烟挣扎着想站起来,试了几次都没能成功,一只骨节修长的手伸过来扶住她的手:“姑娘小心!”

她吓了一大跳,扭头便看见一个身着白衣,戴着狐狸面具的男子。

纵然看不清他的长相,依旧能感觉得到他近乎出尘的气度,优雅,贵气,有如玉树临风。

在这个鬼地方遇到这么一个男子,怎么看都不正常。

重点是他过来的时候,她一点动静都没有听到!

她摇摇晃晃地站稳:“多谢公子。”

夜君扉将她上下打量一番后问:“敢问姑娘,可知道今日用来喂老虎的女子在哪里?”

林岫烟瞳孔微缩,他是来找她的?

他戴着狐狸面具,她觉得他的声音有些耳熟,一时间却想不起来在哪里听过。

她试探着问:“公子找她有什么事吗?”

夜君扉眸光温和地道:“也没什么事,就是找她讨碗血喝。”

林岫烟:“……”

这是哪里来的变态?居然能把喝人血说得和喝茶一样雅致?

她指着门外道:“我刚才已经把她分尸了,扔在虎园里,公子现在赶过去,她的血应该还没有流尽。”

夜君扉再次看了她一眼:“姑娘是这里负责分尸的吗?”

林岫烟看了一眼倒在血中老变态的尸体,再看了看自己手里的斧头,点头道:“是的。”

夜君扉夸她:“姑娘胆子真大,换做是我,我是不敢的。”

他说完一脚踩爆滚到他身边老变态的头:“我胆子小,怕看见这种东西。”

林岫烟:“……”

林岫烟:“!!!!!!”

她已经确定了,这也是个变态。

她挤出笑意干干地笑了两声:“公子真会说笑。”

夜君扉温和地道:“我再跟姑娘确定一下,今日用来喂老虎的女子被你分尸扔进虎园呢?”

林岫烟点头:“我亲手做的,非常确定。”

夜君扉朝她拱了拱手:“多谢!”

他说完转身往外走。

林岫烟脸上的笑容瞬间消失,她虽然不知道这个男人是谁,但是一看就知道不是什么好东西。

他很可能是周尘阳为她找的另一个专门来喝她血的主顾,他一会去兽园没看到女尸,很快就会回来找她。

她难得重生回来,必须得活着!

她心里杀意泛起,眯着眼睛,抡起手里大斧就朝夜君扉劈了过去。

眼见得就要劈到他身上了,他却像是后背长了眼睛一样,伸出两根手指轻飘飘地夹住斧头锋利的刀刃。

夜君扉缓缓转身,一双桃花眼似笑非笑地看着林岫烟:“你不乖哦!”

林岫烟用力握着斧头,想把斧头抽回来,斧头却纹丝不动。

夜君扉轻笑一声,反手轻轻一甩,林岫烟只觉得一股大力袭来,斧头脱手,重重地嵌在墙上。

她惊骇不定时,夜君扉伸手捏着她的下巴,温柔地道:“撒谎不是个好习惯。”

他说完便凑到她的身边嗅了嗅:“姑娘介意我喝一点你的血吗?”

林岫烟:“……”

她咽了咽口水道:“介意,那老头的血挺多的,你喝他的吧!”

夜君扉摇头:“他又老又丑,血又腥又臭,不及姑娘的鲜嫩甜美。”

“还请姑娘行行好,让我喝上一口。”

“姑娘放心,我喝完了就会杀了姑娘,没有人会知道这件事。”

林岫烟看他刚才的作派,她知道他这话绝不是说说而已。

她在心里飞快地想着应对之策,脸上却露出了怯怯的笑容,问他:“会疼吗?”

夜君扉回答:“疼不疼试一下不就知道了。”

他说完朝她凑了过来,在她的身边嗅了嗅,眼里有些意外。

他在她身上闻到了一股被血腥味掩盖住的甜香。

那股甜香十分好闻,竟让他走火入魔后躁动凌乱的经脉平静了下来。

他心里生出了疑惑,难道她就是师父一直为他寻找的特殊体质之人?

为了验证他的猜想,他又凑到她的脖颈处闻一闻。

陌生男子的气息盈了她一脸,带着不容拒绝的霸道,激得她全身寒毛倒竖。

他却觉得这样还不够,伸出舌尖在她的脸上没沾到血的部位舔了一下:“好甜!”

林岫烟:“……”

死变态!

她抬脚去撞他的小腹,他似早有所料,伸手去拦。

与此同时,她用尽最后的力气狠狠地朝他胸口的死穴戳去。

他闷哼了一声,她拔腿就跑。

他抬脚一勾她便摔倒在地,她伸手朝他小腹抓去,他侧身避开,却身形不稳,将她重重压在身下。

他的脸刚好埋在她胸前……