山中明灯照前程 9.6
完结 签约作品 现代言情 现实生活
作者: 富贵儿 主角: 张寒梅
27.91万字 0.2万次阅读 4万累计人气值
更新至 第136章 脱贫攻坚楷模 2021-04-10 17:28:01
开始阅读 加入书架
手机免费阅读
七猫免费小说app
举报
  • 1
    作品总数
  • 27.91
    累计字数
  • 67
    创作天数
  • 作品介绍
  • 作品目录 136章
简介

偏远山区教育资源匮乏,孩子们读书不易,在这样的地方,女孩子更是很难获得公平的教育资源。优秀教师张寒梅因此决定竭尽全力地帮助山区的女孩子们争取受教育的权利。 她希望能建立起一所免费的女子高中,让大山里贫困的女孩子,拥有继续上学的机会。

第1章 早自习

清晨六点半,张寒梅站在教室门口,伸手理了理自己的头发,又踮起脚尖看了看玻璃窗上的倒影。虽然摸黑赶了半夜的路,但玻璃倒映出的那个模糊的影子看起来还算整齐,她满意转回身,倚在门框上静静地等待。

已经十一月初了,又是大阴天,因此天气显得格外冷些,张寒梅只穿着一件单薄的黑棉衣,身体微微有些发抖,但这样的寒冷也让她的头脑格外清醒。

学生开始陆续到校。像往常一样,住的远的孩子反倒还来的早些,最早到教室门口的是住在平安镇周边村子的一个男孩,他一瞧见早已站在教室门口的张寒梅,赶紧加快脚步跑了起来。

“张老师好,您回来啦!”男孩子一边跑,一边欢欢喜喜地朝张寒梅打着招呼,他跑到张寒梅面前时,来了个急刹车,却差点一不小心撞到老师身上。

“哎呦。”男孩子手脚灵活地往旁边一跳,接着不好意思地摸摸头,朝张寒梅露出憨憨的笑容:“一不小心跑冒了。老师,对不起。没撞着您吧?”

“没有。”张寒梅伸手往男孩子后背上一拍:“进去吧。来得早也别浪费时间,等会儿抽查文言文。”

“啊!”男孩子一声哀嚎:“您刚回来就抽查。哪篇啊?”

“告诉你哪篇还叫抽查吗?”张寒梅摇摇头:“都高三了,现在不努力,等高考那天哭都来不及。”

张寒梅一向对学生要求严格,男孩子几步跑回到自己的书桌前,掏出书来就开始埋头看,看样子是打算在抽测前临时抱个佛脚。

七点前,教室中大部分的座位都已经坐满,也只有两三个座位还空着。张寒梅往教室里扫了一眼,谁没到,她立刻心里有了数。

还没到的几个孩子,家都住在比较偏远的村子,每天来上学,要走很远的路,张寒梅看了看表,也没再等,直接开始在黑板上写下了早读任务。

早读最后一项内容,张寒梅果然进行了文言文抽测,迟到的几个孩子都已经陆续到校,只有一个座位还空着。张寒梅透过敞开的教室门向外望了一眼,微微蹙起眉。

她靠在讲台边上,翻了翻手里刚刚收上来的文言文默写,从中间抽出一张来仔细看了看,眉头皱的更紧。

“你们怎么回事?”张寒梅没有抬头,但语气中隐隐蕴含着怒气,让教室顿时一静,原本正在默读的学生纷纷抬起了头,一起望着讲台上的张寒梅。

“我今天抽测的是必背篇目吧?”张寒梅抬起头,一脸寒霜地扬了扬手中的答卷:“现在十一月了,离高考还有多久?怎么还会出错?一篇文章背一年都背不明白?”

孩子们都不敢吭声,一个个缩着脖子,有点紧张的模样,还有几个孩子心虚地将脸藏在了书里。

“王自强。你站起来。”张寒梅板着脸看向后排的一个男生:“《石钟山记》你会不会背?”

“会。”男生嗫嚅答道,声音小极了。

“大点声,会不会。”张寒梅又问了一遍,语气隐隐有些暴躁。

“会。”男生小声答道:“老师,会背。”

“会背你最后一段都没写?”张寒梅似乎更加生气的样子:“《石钟山记》一共几段?三段你写了两段,你还告诉我你会背?”

“我……”男孩子嘴唇动了动,似乎想要解释,但最终还是乖乖低下了头,一副老实挨骂的模样。倒是坐在他旁边的一个理小平头的男孩子主动开了口。

“张老师,”那男孩子嗓门挺大:“王自强早上出门么带手套。他家远么,一路走来手冻僵了么,写得慢么,么写完就收卷了。”

“说普通话。”张寒梅皱着眉训道:“说了多少次,在教室要说普通话。现在还不能行成习惯,难不成你高考的时候要用方言写作文?一堆么来么去的语气助词,你觉得阅卷老师能给你多少分。”

周围同学哄笑起来,对说话的男孩子发出嘲笑,没有太多恶意,只单纯觉得有趣。男孩子似乎也不太计较,他摸了摸自己的后脑勺,露出个不好意思的笑容。

张寒梅看了一眼依旧低着头站着的王自强。宽大的棉衣,衣袖却短,他的手露在棉衣外,冻得通红。

那甚至不像是一双,十几岁孩子应该拥有的手,宽大、粗糙,骨节突出。张寒梅定定地盯着那双手看了两秒,接着朝王自强做了个手势,让他先坐下。

王自强坐下后很明显松了口气,他将自己缩在课桌后,似乎想要减少存在感,少引起老师的注意。但很显然,他的运气没那么好,张寒梅的下一个问题,还是冲着他来的。

“王自强,王艳红怎么还没来?你上学路上没碰见她吗?”张寒梅问道:“这都几点了?早自习都要结束了。”

“张老师,王艳红请假了。”王自强抬起头来答道:“她昨天就没来。”

“怎么回事?病了?”张寒梅立刻关心地问道:“严不严重?”

“她没病。”王自强摇摇头答道:“家里收洋芋,忙不过来了,她请几天假在地里帮忙咧。”

“什么?收洋芋?!”听了王自强这句话,不知怎地,张寒梅原本已经平息的火气,不知怎地突然就又重新沸腾了起来,她将手里的一叠试卷往讲台上重重一拍,疾言厉色地说道:“都跟你们说过多少回了,高三了,要抓紧每一分钟学习。本来基础就不好,还……”

张寒梅最终还是没有放任自己发泄怒火,她闭上了嘴,有些疲惫地朝教室里的学生们摆摆手,说了一句“先上课”,接着就拿起讲台上的卷子,又抱着新收上来的作业本匆匆离开了。

回办公室的路上,张寒梅越想越觉得自责。王艳红没来上学,但教室里的那些孩子又有什么错?她凭什么因为心情不好,就这样放任自己迁怒孩子们,这样肆意朝他们发泄怒火?