神医萌宝 9.0
完结 签约作品 古代言情 古代情缘
作者: 妆卿 主角: 檀清酒 沈应绝
81.67万字 0.7万次阅读 20.8万累计人气值
更新至 第395章 皇后娘娘,吉时已到 2022-02-27 23:30:05
开始阅读 加入书架
手机免费阅读
七猫免费小说app
举报
  • 1
    作品总数
  • 81.67
    累计字数
  • 212
    创作天数
  • 作品介绍
  • 作品目录 395章
简介

天才神医檀清酒穿越落难嫡女,未婚先孕,被剖腹取子弃尸荒野? 肚子里竟还有两个?刺激! 穿越还买一送二,不费吹灰之力就得到俩可爱贴心小萌娃?划算! 不过,原身受的苦难和委屈,她可得十倍百倍连本带利的讨回来。 蛰伏六年,神医归来。 本早已经打算好,借着这一身医术,定要好生搅弄天下风云。 却不曾想,抱负未成,就先栽在了那病娇王爷身上。 那病娇王爷疯疯癫癫六亲不认,却偏生对她日日追夜夜缠……

第1章 野外产子

夜色正浓,孤月高悬。

京城城郊乱葬岗附近,只有秃鹫的叫声在夜色中显得格外的瘆人。

突然,一阵急促的脚步声响起,树上栖息的秃鹫被脚步声惊扰,纷纷扑腾着翅膀惊叫着飞了起来。

檀清酒扶着肚子喘着粗气靠着树一点一点地滑坐了下来,身上穿着的月白色中衣的下半部分早已经被血浸湿。

又一阵剧痛袭来,檀清酒紧皱着眉,手紧紧握着身后的树才稳住了身子,后面的追兵,应该已经被她甩掉了吧?

即便是没有甩掉,也没有办法了,她实在是撑不住了,孩子就要出生了!

疼痛难忍,檀清酒死死拽住了后面的树,几乎是用尽了全力。

半个时辰后,伴随着哇地一声哭声,檀清酒的身子骤然一松,只急急忙忙取下绑在脚上的匕首,将脐带割断,将孩子抱了起来。

“孩子,我的孩子……”

树后却骤然伸出了一双手来,将她手中孩子猛地抢了过去:“哈哈哈,妹妹说错了,你生下的,这分明是我的孩子啊。”

檀清酒瞪大了眼,踉跄着扑了过去,声音几近嘶哑:“我的孩子,你还给我!”

檀云歌退后了两步,看着檀清酒因为体力不支而摔倒,脸色狠厉:“你的?妹妹以为,你被贼人玷污清白未婚先孕的事情,是谁做的?”

“你以为,你被爹爹沉塘的主意,是谁出的?”

“都是我啊,哈哈哈!”

“我嫁给世子妃两年未能有孕,所以将主意打在了你身上,我想方设法让你怀孕,爹爹将你沉塘,我救了你,将你养在别院,都是为了要这个孩子。可惜今日被你听见了我打的主意,你个小贱人,竟然还敢跑?”

“你看,你终究,不也还是没能逃过我的手掌心吗?”

檀清酒摇了摇头:“不,不,不要!”

“孩子我带走了,至于你……”檀云歌冷笑了一声:“李嬷嬷,杀了她。”

“是。”

见檀云歌抱着孩子转身就要走,檀清酒心中大痛,只拼命全力朝着檀云歌扑了过去:“你将孩子还给我,还给我!”

檀云歌险些被扑倒,大怒,抬脚便朝着檀清酒踹了过去:“滚!”

檀清酒被一脚踹得跌倒在地,脑袋重重地摔在了一块尖锐的石头上,顿时没了声音。

“世子妃,没气息了,死了。”

檀云歌脸上不见丝毫波澜:“处理干净。”

“是。”

……

痛!

檀清酒皱了皱眉,意识逐渐苏醒了过来。

一个碎碎念的声音在耳畔响着。

“二小姐,你也莫要怪奴婢。奴婢也是被逼的,奴婢只是一个下人,主意都是主子们出的,奴婢也只能听从。”

“冤有头债有主,你若是心里有恨要回来找人报仇,记得找世子妃,可莫要找奴婢。”

“对了,若是二小姐你在下面见着了夫人,你也替奴婢跟夫人求求情,让她也别老入奴婢的梦了。当年夫人虽然最后也是在奴婢手里落的气,可是真正的凶手,却也并非是奴婢。”

“是老爷宠爱夫人……不对,现在的夫人那时候是陈姨娘,是老爷当年宠爱陈姨娘,想要抬陈姨娘为妻,可是却又找不到由头,所以才纵容陈姨娘找人凌辱了夫人的。”

“夫人受了辱,可是念及二小姐你年幼,便决意苟活,自请废妻为妾。”

“可是陈姨娘让奴婢将夫人事后服下的避子汤换成了寻常补汤,夫人怀上孽种,为保全老爷的名声,老爷才叫奴婢送了毒酒白绫给夫人。”

“算起来,这整件事情,真正的凶手,是陈姨娘,老爷是帮凶。奴婢也是身不由己……”

李嬷嬷的话,檀清酒皆听得分明,只是脑中尚且有些混沌,有些反应不过来。

李嬷嬷将檀清酒扔在了一处草丛中,只又低声道:“二小姐,奴婢就送你到这里了,您走好……”

李嬷嬷说完,便飞快地转身,踉踉跄跄地朝着马车跑了过去。

檀清酒只觉身下冰凉一片,脑中却逐渐清醒过来。

她不是死了吗?在去给一位特级首脑看病的路上,被人暗算,被炸了个四分五裂。联系之前的那些记忆,檀清酒蹙了蹙眉,她这是……

穿了?

脑中骤然有无数的记忆纷沓而至……

清宁国太常少卿之女,被算计,和一个陌生男子有了肌肤之亲,而后有孕。他父亲觉得她败坏门风,将她沉塘,而后被她的好姐姐檀云歌救起,带到了一处小院之中养着……

直至……今日腹中孩子发作。

对了,孩子!

她的孩子被檀云歌抢了!

还有刚刚李嬷嬷说的话也逐渐清晰了起来。

自母亲死后,所有人都说,她母亲不守妇道,和男人苟合,怀上野种之后被发现,这才羞愤自杀。

却没有想到,这其中,竟藏着这样的隐情。

母亲……

孩子……

她好恨!

心中的恨意来得太过凶猛,檀清酒浑身都在颤抖着。

虽然她不是这身体原先的主人,可是她却能够感受到那磅礴的恨意……

肚子却骤然痛了起来,里面似乎有什么东西不停地想要往外钻。

檀清酒猛地瞪大了眼,她肚子里!

难道还有孩子?

檀清酒被惊出一身冷汗来,她虽然医术卓绝,可是却也没有办法给自己接生啊,且她身在这荒郊野岭,什么都没有。

她因先前难产之事,也早已经用尽全身力气……

檀清酒正手足无措之际,隐隐约约听见有什么声响。

似是马车轱辘的声音,伴随着铃铛声响起。

有人来了。

檀清酒咬了咬牙,朝着声音传来的方向看过去,果真隐隐约约看到一点光亮。

她得要求救……

檀清酒拼尽全力站起身来,却又跌倒在地,檀清酒咬着牙,朝着官道膝行了过去,拦在了官道正中。

“停车!”檀清酒高声喊着。

“吁”声响起,马车停了下来。

马车车夫看了檀清酒一眼,转过头同马车中的人禀报着:“爷,有人求救。”

马车车夫说完,便跳下马车,将马车车门打了开。

檀清酒抬眼,就瞧见马车中坐着一个男子,男子约莫二十来岁,五官深邃,容貌俊逸,只是一脸冷漠,眸光森冷。

“救救我,我要生了。”檀清酒声音嘶哑。

男子目光落在檀清酒脸上,又转到她那高高隆起的腹部,只勾起嘴角,讥诮的笑了一声:“深更半夜,荒郊野岭,一身是血的美貌孕妇求救,说自己即将产子,你觉得……这种情形之下,谁敢救?”

“我不是鬼,也不是妖怪。”

男子点头:“嗯,我知道。”

“我敢救,我能救,但是我……不想。”

男子说完,便转开了眼:“关门,启程。她若是不让,直接从她身上碾过去。”

“是。”

车夫关上了马车门,上了车,手中鞭子一挥:“驾!”

檀清酒急忙狼狈地滚到了路边,又一阵阵痛袭来……

檀清酒咬牙,额上渗出一层冷汗。

好极了,她记下了。

檀清酒最后一丝力气亦被抽去,很快失去了意识……

六年后,清宁国,京城。

街上人声鼎沸,一辆辆马车从街上行驶而过。

“娘亲娘亲!你快看,那里有人在表演喷火吞剑!”

“啧,我觉得他表演的一般般,还没有三师祖表演的好呢。快,让我下车去,我去拆他台去。”

一道软萌的童稚的声音传来,随即,另一道和他如出一辙,却明显清冷了一些的声音紧跟着响起:“檀星佑!坐好!”

“娘亲你看,哥哥也太没趣了。”

檀清酒看着眼前两张长得一模一样,却一个活泼一个严肃的笑脸,嘴角勾了起来:“星祈没有错,人家吃饭的台子不能拆,这是江湖道义。”

“好的吧。”星佑撇撇嘴,不情不愿地坐了回去。

刚在凳子上坐好,马车却骤然停了下来。

“怎么了怎么了?”

星佑站起身来,掀开马车帘子,随即就听见外面有哭泣哀求的声音传来:“求求你们,救救我相公……”

星佑探出头去看了看外面的情形,只一边往下冲一边焦急道道:“娘亲,你快来!出事了……”

90%看过的人还看