宠妾灭妻?我一针让渣王爷绝后 8.9
连载中 签约作品 古代言情 古代情缘
作者: 一汀雪 主角: 夏席月 战泓景 战承坤
134.29万字 1.7万次阅读 27.2万累计人气值
更新至 第641章 薄吻,安康堂大乱! 2024-05-29 23:35:05
开始阅读 加入书架
手机免费阅读
七猫免费小说app
举报
  • 2
    作品总数
  • 199.69
    累计字数
  • 490
    创作天数
  • 作品介绍
  • 作品目录 641章
简介

二十五世纪圣手传人夏席月一朝穿成王府不受宠的正妃,渣王当天正在迎娶侧妃。 肆意羞辱?反手送你新婚夜不举大礼包! 无颜丑妃?摘下面具貌若天仙直接打脸! 惩刁奴,虐渣渣,一手医术绽风华。 和离后,更是风生水起玩转异世,引无数美男竞相追逐。 某王按耐不住:“只要你回来!本王愿遵你所说的一生一世一双人!” 闻言,某只妖孽皇子懒懒出声,一双凤眸波光潋滟摄人心魄:“皇兄来迟了,人现在归我了。”

第1章 穿越?好一个刁奴!

“哗!”

一盆冷水兜头浇下,夏席月动了动眼皮。

“没想到你这小贱蹄子口口声声说爱王爷,转头就和别人滚上了床,真是贱得慌!”

“起来,别装死!今天是王爷大喜的日子,一个被抛弃的丑女人罢了,休想用这种办法博得王爷怜惜!”

说着,似是极度怒火,女人直接冲着夏席月胸口来了一脚,不耐烦道:“就算死也别给我死在今天!真是晦气!”

粗使婆子力气大得很,加之跟在夏席月身边落不到好的怨恨全数灌在了这一脚上。

夏席月浑身骨头缝儿都在往外透着疼,她猛地一睁眼……

一些不属于她的记忆,尽数都在此刻灌了进来!

夏席月,年十八,西陵国将军之女,其父母皆为巾帼枭雄,却战死沙场。

自此,她从千金大小姐变为一介孤女。

因爱慕王爷战承坤,一心想嫁与他为妻,皇上怜她孤苦无依,主动下旨赐婚。

然而她自幼脸上有一块巴掌大的红色胎记,貌若无盐。

战承坤自觉受辱,成亲三载非但没得到宠爱!

反而于昨晚被污蔑与人私通捉奸在床,更是惹得战承坤险些杀了她!

而今日,正是战承坤与丞相府嫡女大婚之日!

“醒了?不装了?”阴测测的声音响起。

李嬷嬷面容狰狞,就知道这小贱蹄子心机深重!

夏席月霍然抬头,眼底冷芒乍现!

想她二十五世纪医学圣手世家唯一传人,天赋极高,制药针灸无一不会,更是年纪轻轻就突破了大玄之境。

可意念化形,隔空取针,没想到竟意外穿越到了和她同名同姓的夏席月身上!

既然她附身于此,那么原身所承受的羞辱,也是她的羞辱!

好一个以下犯上的刁奴!

夏席月忍痛从地上撑起身,目光如刃,厉声道:“就算我有再多的不是,我也是你的主子,今天,我就教教你什么是规矩!”

李嬷嬷被她身上气势所震,隐隐觉得有哪儿不对。

可随即就被夏席月踩到她头上的愤怒所取代,她面色讥讽:“主子?你还不知道吧,今天新王妃进门,你已经被王爷贬妻为妾了!”

渣男如何暂且不提,可这个刁奴今天必须惩治!

在原身记忆里,李嬷嬷这老虔婆没少偷她的私物,变着法儿的羞辱她,还动不动给战承坤上眼药。

让本就不喜她的男人,愈发厌恶。

她提气缓息,双手疾如闪电,猛地掐住李嬷嬷脖颈。

眉眼含霜,语气极冷:“就算我是个妾,也不是你能欺负的人,懂么?”

配合上她这张可怖的脸,突然放大在李嬷嬷面前,更是多了百十倍惊悚。

李嬷嬷如同正在打鸣的公鸡被掐住了脖子,一句话都说不出来。

这……这还是那个连说话都不敢大声,唯唯诺诺哭着求她的王妃吗?

“听懂了吗?”她加重语气冷声道。

濒临死亡的窒息感近在眼前,李嬷嬷一个劲儿点头,“听…听懂了…”

夏席月松开她。

实际上若是再不松手,她也撑不住了,这副身体太虚。

一得到喘息,李嬷嬷就连爬带滚的跑出了院子。

王妃被鬼附身了……!

她要告诉王爷去!让王爷来教训这个贱人!

夏席月浑不在意她的逃跑,她这双手,只用来救人,绝不用来杀人。

现在,她有更重要的事要做。

她抬手封住身上几处大的穴道,缓解疼痛以及不让内伤蔓延。

这满身伤痕都是拜战承坤所赐,昨晚她被设计出轨,战承坤捉奸在床。

一怒之下命人狠狠抽打了两百鞭,原身愣是一声没吭以证清白。

只可惜,熬到今天还是死了,所以她才会穿过来。

查看完伤势,夏席月眉心紧锁。

这一身伤若是不好好医治,只怕后遗症无穷。

若是她的凤凰针也在就好了,这一身伤恢复起来不过是易如反掌。

刚这么想,夏席月脑海中便显现出凤凰针,还有……她上辈子的研究室!

凤凰针金色针身,光芒流溢,上有凤凰形象,共有百枚之多。

夏席月大喜!

没想到凤凰针也跟着来了,更没想到研究室也随之而来!

研究室里常年备着药物,种类繁多,几乎让人眼花缭乱。

夏席月伸出掌心,凤凰针立刻显现在眼前。

她毫不迟疑的给自己扎上穴道,开始疗伤,又服了几颗药。

这副身体虽然弱,但在她的调理下,恢复起来只是时间问题。

对了,原身是个丑女?

纵使是丑女,在她面前也可以迎刃而解。

铜镜前,夏席月抬手抚上自己侧脸。

右边巴掌大的红色胎记覆盖了半边五官,看起来的确是恐怖瘆人。

但现在有研究室在手,夏席月根本不慌。

她细细摩挲两下,忽然觉得不对劲。

指腹移到耳侧轮廓,下一秒,夏席月缓缓掀起面皮。

铜镜前映出一张人脸。

“砰砰砰!”

夏席月的心跳得急促,她猛地把手松了回去。

面皮随之覆盖,再看不出一丝区别。

恍惚之中,夏席月想起了原身小时候,父母对她说过的话。

“月儿,美人在骨不在皮。”

“色衰而爱驰,如果月儿遇到一个真心对你好的人,一定不会在意这些。”

“记住,不许摘下来!”

天!没想到原身竟藏了这么大的一个秘密!

她兀自沉浸在发现了一个大秘密之中,可随即就耳尖的听到了一阵脚步声。

穿着锦衣华服的男人步履匆匆而来。

刚刚他还在敬酒,就有人来禀,说夏席月死了。

这贱女人怎么可能会死?

他认定夏席月在装神弄鬼,成心破坏他的好事!

若非今天是他大喜之日死人不吉利,他早就在昨日弄死了这个给他戴绿帽子的女人!

“砰”地一声,破败不堪的大门被他一脚踹散了架。

男人裹挟着浓浓怒气的声音随之响起,“夏席月!你这个贱人,这些小把戏玩得还不够多吗?你放心,你这条贱命,本王迟早会收!”

该作者其它作品