世子妃黑化后,诸神皆为裙下臣 9.4
作者: 韩绵绵 主角: 云锦初 墨玄宸
87.07万字 1.1万次阅读 75.5万累计人气值
更新至 第392章 朕与皇后,天生一对 2023-03-30 16:47:04
开始阅读 加入书架
手机免费阅读
七猫免费小说app
举报
  • 2
    作品总数
  • 247.53
    累计字数
  • 作品介绍
  • 作品目录 392章
简介

【穿越+双腹黑斗智斗勇+偏执+权谋+欢喜冤家】 云锦初穿越了,刚睁眼就扒了病娇世子的衣裳,还撞破了他隐藏多年的秘密。 传闻中病弱多年走一步喘三喘的镇南王世子不仅没病,还心黑手辣动辄就要灭人满门。 云锦初被掐着脖子时整个人都不好了。 摸一把还要陪上全家小命? 好在世子爷身边群狼环伺,需要一个不拖后腿的世子妃当挡箭牌。 云锦初:作戏啊,我擅长! 一封和离书,约法三章后,云锦初嫁进镇南王府。 至此之后,满京城都知道镇南王府世子妃深爱病秧子世子,却没人知道她扳着手指头算着和离的日子。 只是等到世子爷权倾天下那一日,云锦初翻箱倒柜: “我和离书呢??” …… 墨玄宸面无表情吞下偷来的和离书:想和离,做梦!

第1章 想当太监,你就动

这是她不花钱就能看到的吗?

云锦初刚睁眼就被眼前一幕刺激的险些流了鼻血。

身下躺着个绝色男人,如玉面庞上满是动情的绯色,像是在隐忍着什么。

男人脖颈微扬浑身绷得极紧,额间全是莹润细汗,而那鸦青色长发散落在衣被之间,就连呼吸里都透着灼人的炙热……

“阴曹地府还负责分配对象?”

云锦初在基地打打杀杀活了二十几年还是个雏,没想到死了还能混到个绝色美男。

她乐滋滋的伸手就想摸一把,哪想就被人擒住。

“滚!!”

头顶疾风扫来,仿佛要拍碎她脑袋。

云锦初骇然之间连忙闪身想退,谁知道刚一起身就手脚无力地跌了回去,天旋地转时只来得及避开要害,肩头就硬生生的挨了一掌,疼得她差点原地去世。

卧槽,不是地府?

蓦地反应过来不对时,就听到身下之人咬牙切齿:“你往哪摸?”

云锦初忍不住低头,就见自己按在男人小腹之上,他衣衫散落,肌肤苍白,而腰腹之上一条深褐色伤疤如同蜈蚣一样由前到后蔓延入长袍之中,不仅丝毫不损他美色,反而添了几分野性和色气。

云锦初下意识摸了摸。

“你找死!”

墨玄宸见这女人不知收敛反继续冒犯,体内好不容易压下去的药力再次沸腾起来。

他伸手掐着身上女人的脖子,而云锦初被他毫不掩饰的杀气笼罩,脑子也彻底清醒过来。

入眼全是古色古香的摆设,脑子里涌出一道不属于她的记忆。

要害被擒的危机感让她条件反射一把捏住颈间那手就想卸了他骨头,谁知搭在男人手上时却丝毫用不上力,她只能抬脚朝着他踢去,却被男人长腿一压就阻了力道。

两次失手,云锦初皱眉。

这身体中药了?

颈间力道大的仿佛要捏断她骨头,她清楚看到身前男人眼中狠厉。

云锦初仰头用力朝下一撞,墨玄宸被撞的后仰时闷哼了一声,而那一瞬察觉不对想要拧断她脖子时候,女人就已经歪身撞进他怀里。

“想当太监……你尽管动手……”云锦初说话有些艰难。

墨玄宸脸色铁青:“无耻贱人!”

“那你是禽兽不如?”云锦初呼吸困难还不忘戏谑,“心里厌恶还能起来,兴致不错嘛。”

墨玄宸阴戾着眼手中用力,只下一瞬身下一痛被迫松开了手。

云锦初被涌进的空气弄得咳嗽起来,趴在男人身上瞧着他一副恨不得杀了她的样子笑容灿烂:“这么委屈做什么,我这身子还是雏儿呢,要不是被人阴了怎么轮得到便宜了你?”

墨玄宸寒声道:“不是你?”

云锦初翻了个白眼:“你见过谁家蠢货搞男人还给自己弄得手脚发软?”

她说话时突然伸手朝着墨玄宸后腰拍了一下,墨玄宸就觉得自己浑身一麻,四肢瘫软没了力道。

“你干什么?”

“反正不干你。”

云锦初嘴炮了一句,无视男人杀人的眼神,放开了手皱眉思索眼前处境。

她本是二十二世纪夏国蓝云基地暗部杀手,负责清理一些叛国之人,最后一次出任务时被人出卖,拉着任务对象同归于尽。

混混沌沌不知多久,醒来就到了这个鬼地方。

这身子的主人也叫云锦初,是大业户部尚书宋宗光的外孙女,因父母外出时遭遇山崩意外身亡,姐姐又已外嫁,她才被外祖接回京中照顾。

脑子里两份记忆不断冲撞,云锦初头痛欲裂,一时间有些理不清楚。

她只隐约记得云家这小姑娘跟着宋家人一起到了文远侯府参加宴会,中途被人引来了这里,一进屋子就着了道。

屋中香气未散,那淡淡幽香让人头昏脑涨不说,体内更像是有热气上涌,再看床上的男人脸色通红显然也是着了道,她一挥手直接打翻了一旁的灯盏,抓着尖锐之处就朝着男人手臂上一划。

墨玄宸:“?”

云锦初说道:“血气能冲散药力。”

墨玄宸果然感觉到脑子里清醒了些,那热意被压制时他看着淌血的胳膊寒声道:“你怎么不划你自己?”

云锦初像看傻子:“划自己多疼。”

墨玄宸咬牙,敢情划他就不疼了?!

云锦初半点没有怜香惜玉的心思,只借着血气压下沸腾不已的药力之后就想转身离开,可谁知还不待她查看周围环境,就突然听到外头传来的脚步声。

“是这里吗?”

“对,就是这里,我亲眼看到贼人到了附近就不见了。”

“好大的胆子,竟敢在王府行窃伤人,来人,给我搜!定要把人给我找出来!”

外头突然传出的喧哗声让屋中来两人都是脸色微变,墨玄宸听到外面的声音也是冷了脸,后脊发麻让他浑身瘫软,他只能竭力拉好了身上衣裳指着床下说道:“进去。”

云锦初嫌弃:“你怎么不进去!”

墨玄宸青丝如泻披在肩头,冷睨了云锦初一眼后,就直接拿着手边滚落的灯盏。

“你……”

云锦初睁大眼正想问他搞什么,就见他抓着灯盏就朝着不远处窗边砸了过去,“砰”地一声落地时,他挥袖扫翻了屋中东西,如同见了什么似地冷着脸惊喝出声:“滚开!!”

妈的狗男人!

云锦初“嗖”地一下蹿进了床底,等扯着那垂地的帘子刚藏好身子,就听到外间门被“砰”的一声撞开,随即就有无数人冲了进来。

“墨世子?”

瞧见里面衣衫半解眼角绯红的人时,所有人都是愣了下,谁都没想到会在这里看到镇南王世子。

刚才还满脸寒霜随时能要人命的墨玄宸此时苍白着脸,像是受了惊吓似的捂着胳膊跌坐在床上。

青丝披散,衣衫凌乱,满室旖旎之下,那床榻之上四处可见点点血迹,而床上如同话中谪仙人的男子摇摇欲坠地像是随时都能晕过去。

“救我…”

趴在床底的云锦初低骂了声戏精,将自己缩的更隐蔽了些。

文远侯府二公子万没想到自己抓贼居然会见到墨玄宸,连忙上前就道:“墨世子,您怎么会在这儿?”

墨玄宸额上全是冷汗,身上不需伪装便是力竭之态,说话时更是虚弱至极:

“我方才在席间不小心被人泼了酒水,被贵府下人引到这边来换身衣裳,怎知刚进来就遇见个女子朝着本世子扑过来。”

“那女子不知羞耻上前便想剥我衣裳,更将我压在榻上想要行那无耻之事,若非我拼死反抗将她击伤逼她退去,方才又听外间声音她见事不成仓促逃离,我怕是……”

墨玄宸白着脸松开手时露出血淋淋的胳膊,整个人像极了惨遭蹂躏的病弱美人。

云锦初:“……”

要不要脸?

要不要脸了?!

刚才掐着她脖子杀气腾腾的是哪只狗?!