被虐死后,嫡女满级归来杀疯了 9.0
完结 签约作品 古代言情 宫闱宅斗
作者: 榛苓兮 主角: 郑瑾瑜 谢裴煜
119.4万字 3.4万次阅读 87.9万累计人气值
更新至 第582章 超长大结局 2024-02-02 00:11:45
开始阅读 加入书架
手机免费阅读
七猫免费小说app
举报
  • 3
    作品总数
  • 308.28
    累计字数
  • 681
    创作天数
  • 作品介绍
  • 作品目录 582章
简介

她才是真嫡女,却在那个假千金真绿茶的打压下,被全家厌弃,被人误以为是庶女,最后还被绿茶算计了亲事,被夫家活活打死。 回到郑家的那一天,那个霸占了她身份的假千金假惺惺的的说:“其实我什么都不想要,只想和爹娘哥哥们在一起。” 转头就对她各种陷害设计,霸占着属于她的一切。 若郑瑾瑜还是原著中的乡下丫头,会被她啃得骨头都不剩。 可惜我是‘钮祜禄.郑瑾瑜’,属于我的东西,我会一样样的拿回来。 谢裴煜见到她前,“听说是乡下来的,一个粗鄙的女子。” 谢裴煜见到她后,“我粗鄙,我流氓,我为你哐哐撞大墙。” 郑瑾瑜:“听说你和郑锦绣定了亲?” “谁造的谣?本王扒了他的舌头。”

第1章 真嫡女与大哥和未婚夫初见

“姑娘,一会儿就要见到大公子了,可记得我同你说的?”

郑瑾瑜抬头看向站在一旁的中年妇人,四十多岁,长着一双倒三角眼,显得刻薄凶悍。

这就是郑家派来接她的人?怕不是那假货千金郑锦绣派来的吧。

“别将你那套小家子气摆出来丢人现眼,不会说话就装哑巴,多说多错,不说不错,我都是为你好。”

郑瑾瑜心中冷笑,面上怯生生的应了一声‘是’。

那妇人轻蔑的哼了一声,一副没见过世面的小家子气,根本不能跟府里的大小姐比。

郑瑾瑜是穿越的,她穿越进了一本团宠文里,成了一个戏份不多的小透明。

但她这个小透明身份不一般,是和团宠女主郑锦绣换了身份的真千金。

她穿来的这个时间点,正是郑家发现亲生女儿流落在外后,派人将她接回郑家的途中。

由于她是小透明,戏份不多,文中的初次出场,就是回了郑家,在郑家前堂跪拜长辈。

原著中这一场戏让她出尽了丑,让原主直接被所有亲人们厌恶。

而在回家的途中,原主还见过郑家大公子一面这件事,在文中是没有交代的。

正想着,就见驿站客房的门被推开,两位年轻男子一前一后走进了这房中。

她一眼就认出了这两位年轻男子谁才是她大哥,因为右边那位,和她五官有几分相似。

郑瑾瑜急忙起身,微微福身行礼,“瑾瑜见过哥哥。”

郑宏彦一怔,目光移到那瘦小的女孩儿身上。

想象中的妹妹和眼前的很不一样,她虽然穿着破旧的衣衫,也确实长得面黄肌瘦,但只一个简单的行礼,就看得出她并非上不得台面的小家子气,也不胆小。

郑宏彦鬼使神差的就伸手扶了她一把,可触碰到她身上那洗得发白的粗布衣衫,又皱起眉头来,不动声色的将胳膊藏在腰后,指尖略用力的搓了几下。

“瑾瑜,你是怎么认出大哥的?”

郑瑾瑜看了看俊朗的郑宏彦,又看了看他身旁那比他更胜一筹的陌生男子,道:“因为我们是亲兄妹呀。”

旁边的陌生男子轻笑了一下,打趣道:“彦兄,这位妹妹,一看就是亲生的。”

这话让郑宏彦心中有了触动,也发现了郑瑾瑜的眉眼与自己有相似之处,心里有了一分对她的心疼。

他开口说道:“瑾瑜,我与辰王赶往南方平定战乱,归期不定。正好碰上你回京的马车,才想先见一见你。”

郑瑾瑜诧异的看向旁边的年轻男子。

辰王,那不就是原著中和郑锦绣定了亲的长公主嫡子谢裴煜吗?

长公主下嫁异姓王谢珩,生下嫡子谢裴煜,他的身份尊贵仅次于皇室的皇子。

要说这部团宠大戏,女主郑锦绣身上就像自带魔力,但凡接触她的人,没一个不喜欢她。

唯独这长公主,在得知她不是郑家亲生的,这门亲事她说什么也不干。

她看不上郑家野生的女儿,也看不上亲生的,闹着把亲给退了。

而这位与郑家女儿定亲的辰王,在原著中戏份也不多,大多时间都在外出征,还没他老娘戏份多。

他老娘闹翻了两家的联姻,正好方便团宠女主养鱼。

没有联姻的束缚,暗里喜欢郑锦绣的各路男主男配争先恐后的以各种手段示爱,就这剧情就够水几百章。

就在郑瑾瑜回忆剧情时,桌上已经摆满了珍馐美味,郑宏彦一个劲儿让郑瑾瑜多吃点,说她实在太瘦了。

原著中这位大哥根本不搭理原主,可见此刻郑宏彦那热情劲儿,郑瑾瑜觉得自己初见郑家人的第一人设算是立对了,至少没给对方留下一个邋里邋遢胆小软弱小家子气的印象。

只是……她不确定的看了看对面坐着的两人,她觉得古代男女之防,她应该不能和他们同桌吃饭吧?

郑宏彦像是看出她的顾虑,夹起一只鸡腿放她碗里,笑道:“咱们出征在外,就不那么讲究了,再说也没外人。”

郑瑾瑜又是一怔,心想原著中长公主母子看不上郑锦绣,可人家也没看上郑瑾瑜,怎么就叫没外人了?

郑宏彦不知郑瑾瑜心中的弯弯绕绕,只以为她不知道家里定亲的事,便说:“你以后就知道了,快吃吧。明日一早我和辰王就得赶路,晚上还要早些休息。”

郑瑾瑜低着头赶紧吃饭,因为她实在太饿了。

来接她的许嬷嬷一路上没给原主好吃好喝,几个馒头饼子,不让她饿死就成。

一天对她三顿PUA,告诉她多说多错,不说不错。

人家问话就点头或者摇头,谨记多跪多磕头,表现出害怕胆小,家里人才会觉得她可怜,才会对她好。

原主被许嬷嬷一天天的吓唬,回了郑家后,郑家人对她的第一印象就是胆小软弱上不得台面,只知道点头摇头下跪磕头,对她无比失望。

原本还给她准备了一个认亲宴,可见了原主后,他们觉得太丢人,就打算将她的认亲宴后压,至少得等她能见人了再说。

刚开始时,郑夫人还是派了嬷嬷教她规矩,让她跟着郑锦绣一起随女夫子念书。

那照顾她的人正是许嬷嬷,天天PUA她,暗里欺辱她,让本就胆小的她越来越不敢说话。

而上课的时候她又总被女夫子各种阴阳,拿她和郑锦绣比。

书中郑锦绣每次都在瑾瑜犯错被罚的时候帮她说话,跪在地上帮原主磕头求饶。

她还帮原主作弊完成功课,出了事就哭着说她觉得自己对不起瑾瑜姐姐,不想看到她被夫子罚。

结果换来更严厉的惩罚,家人越来越嫌弃原主,甚至是彻底放弃。

在郑锦绣的‘帮助’下,最终原主也没盼到认亲宴。

外边误以为她是一个不受宠的庶出女儿,郑家人没有一个出来澄清。

养了她两年,在郑锦绣的撺掇下,郑夫人给她定了门亲事。

那是郑锦绣的追求者,身份地位是不错,可是郑锦绣不喜欢他,又因为对方后台牛摆脱不了他。

当时郑锦绣哭着对郑夫人说,这样的高门第姻缘只有瑾瑜才配得上,她要让给瑾瑜。

后来啊,传来郑瑾瑜被夫家打死的消息。

郑锦绣自责得哭晕了去,郑家居然没有一人指责郑锦绣,反而轮番安慰她。

原主就这么死了,郑家人也就难过了那么一会儿吧,为了面子跑去要说法。

结果对方说他们骗人在先,他们要娶的是郑锦绣,要娶的是郑家嫡女,郑家却弄了个乡下丫头来糊弄他们,打死活该。

郑家人心虚,连澄清瑾瑜才是他们家唯一的嫡女都不敢说,怕影响到郑锦绣的地位。

就这样,那个不起眼的小透明杀青。

想到这儿她已经吃得差不多了,因为郑宏彦一个劲儿的给她夹菜的缘故,她吃得有些多,实在没忍住打了个嗝。

于是对面两个人都向她看来。