休夫后嫁给战神王爷 9.3
完结 签约作品 古代言情 宫闱宅斗
作者: 榛苓兮 主角: 孙幼渔 慕云州 慕厮年
45.52万字 1.2万次阅读 204.7万累计人气值
更新至 第224章 大结局 2022-12-23 21:08:02
开始阅读 加入书架
手机免费阅读
七猫免费小说app
举报
  • 3
    作品总数
  • 308.28
    累计字数
  • 680
    创作天数
  • 作品介绍
  • 作品目录 224章
简介

“他娶你,不过是因为那句‘你嫁谁,谁就是太子。’” 这句话许多人对她说过,她就是不信。 然而现实打了脸,高门贵女被人算计,成了全家的耻辱。 大婚这日,她被锁在洞房,同娶的侧妃替她拜了堂。 即便如此,还一心想着扶人家登上皇位? 受尽屈辱的她含恨而终,被暴躁老姐穿越替代。 霸姐:什么,我成了京城第一舔狗?不存在。 第一贵女就得有第一贵女的样子,还想踩我上位?滚,打断你的狗腿。 转头问傻王:“皇叔,皇位你坐吗?我扶你。”

第1章 我大婚当日,拜堂的不是我

“将这贱人丢进去。”

穿着大红喜服的孙幼渔,被两个身强体壮的婆子粗暴地丢进一间华丽的喜房内。

随即,一个穿着锦衣华服的中年女子抬步而入。

“孙幼渔,你可真不要脸,本宫有你这样的儿媳妇简直是倒了八辈子霉。”

孙幼渔艰难的爬起来,爬到女子面前,抱着她的腿泪眼婆娑的说道:“茹妃娘娘,我与厮年哥哥拜堂的吉时就快到了,您快带我过去。”

“呸,就你这贱蹄子还配与我儿拜堂?”

茹妃抬起一脚就将她踢开,恶毒的话语铺天盖地而来。

“什么右相之女,什么京城第一贵女,就你这么个贱货。你个望门寡耐不住寂寞,就勾引本宫的儿子,他大好前程,全被你这贱人给毁了。”

“什么?”

“现在满京城都在传他抢了他尸骨未寒的九皇叔的未婚妻,你叫他怎么做人?皇上震怒,他这辈子都无缘帝位,都是你这贱人害的。”

“该死的丧门星,还想拜堂?你别做梦了,拜堂的事有纤纤帮你代劳了。”

什么?

“杜纤纤?”

“不错,她才是本宫中意的儿媳妇,要不是你这贱人干出不要脸的事,逼着皇上赐婚,成为吾儿正妃的本就应该是她。”

“不,不是。”孙幼渔奋起的爬了起来,身上的伤钻心的疼,血水浸湿大红喜袍。

“我才是宁王正妃,应该由我与厮年哥哥拜堂,你快让我过去。你放心,有我爹在,江山一定是厮年哥哥的。”

“滚开。”茹妃直接将她推开,大怒道:“省省吧,你祖母被你气得现在都还未醒过来,你爹气得要和你断绝父女关系。你如果不是孙家的女儿,你就是个废物……”

茹妃这重重一推,将孙幼渔推回房间,脑袋重重的磕到桌角,半晌都爬不起来。

“来人,将她盯好了,大喜的日子里千万不能让她跑出来。”

“是。”

茹妃身边一位嬷嬷说道:“娘娘,咱们这样对她,会不会太过了?”

茹妃勾起嘴角,露出胸有成竹的笑容,“放心,孙幼渔就是个贱骨头,越是让她觉得对不起厮年,她才会越愧疚,越愧疚,才会越不顾一切帮咱们。”

“可是孙相那边若是知道了……”

“不怕,她为了厮年好,不会乱说话的。”

茹妃等人已经走远,只剩下孙幼渔无助的哭喊。

做宁王妃是她一直以来的梦想,为了嫁给他,她失去了尊严,廉耻,家人的信任……

好不容易走到今天,眼看梦想就要实现。

她一定要出去,绝对不能让杜纤纤代替自己拜堂。

趁着看守的婆子不注意,拿起玉枕给她砸晕。

随后,她拖着繁重的嫁衣和一身伤跑到拜堂的正厅。

那穿着吉服的一对新人刺疼了她的眼。

“一拜天地!”

已经开始了。

“厮……唔……”

她话未说完,就被人捂住了嘴巴往外拖走。

满堂宾客都看着高堂上的新人,只有正拜天地的新郎与正坐高堂的茹妃看着门口的方向。

那一瞬,孙幼渔与慕厮年对视,她十分确定他看到了自己。

他的眼中有惊讶,却没有追出来。

“二拜高堂!”

拜堂还在继续,孙幼渔泪如雨下。

两个强劲的婆子一路将她拖到了‘婚房’里。

“孙小姐,看来我们真是小瞧你了呀,应该拿绳子将你绑起来。”

“滚,滚开。厮年哥哥看到我了,他知道盖头下的人不是我,他马上就会来找我的。”

两婆子冷笑道:“你做什么梦呢?快,把她绑起来,堵住她的嘴,万不可坏了娘娘的大事。”

孙幼渔感觉自己脑袋突突地疼,连着太阳穴都快跳出一个大洞。

她的视线开始模糊,能看到两个婆子狰狞的脸,正拿着绳子向她靠近,嘴里一直说着什么。

可是她却听不到半点儿声音。

像是过了一瞬间,又像是过了许久许久。

嚣张跋扈的两个婆子离开,她们将门关了起来。

而孙幼渔,终是没等到慕厮年。

直到,她失去了最后的力气,闭上了眼睛。

“这是哪儿?”

……

“王妃,喝药了。”

孙幼渔趴在月洞门的雕花架子床上,眼神呆滞,任由丫鬟拿起勺子一勺一勺的将黑乎乎的苦药汁喂进嘴里。

就在刚才,她穿越了。

浩瀚的记忆如潮水般涌进她的脑海中,到现在她都还没反应过来,由着丫鬟喂了好几勺的苦药。

原身是个恋爱脑,严格来说应该叫舔狗。

身为右相孙坚唯一的女儿,又被先皇赐婚九皇叔清王,本来应该前途无量。

奈何她是恋爱脑的人设,疯狂的爱上皇家第一美男,被封为宁王的三皇子慕厮年。

就在前些日子,边关传来清王战死的消息。

她便迫不及待的就以三皇子表妹杜纤纤的名义将人约出来,想逼迫对方娶她。

结果不但未能成功,还被人抓个正着。

这下她的名声毁了,右相府的颜面也被她丢个精光。

能干出这种事,换了别人怕是得死八百回。

不过,皇上看在右相的面子上不但饶恕了她,还将她赐婚于宁王,才将这茬圆过去。

tui!

想她一世英名,竟然穿越到了这种人设身上,脑门儿就突突的跳。

这时,孙幼渔突然感觉嘴里苦涩炸开,刺激着她敏感的神经,一口药全吐出来。

“啊……呸呸呸……”

丫鬟愣在当场,“王妃,您得喝药啊,不然您这一身的伤怎么好得起来呀。”

孙幼渔正要爬起来,就发现她的屁股痛得要命,头也疼得要命。

因为就在三天前,她才被气急的祖母下令打了一顿板子。

孙幼渔疼得龇牙咧嘴,低头看着身边的丫鬟。

“药给我。”

那药很苦,孙幼渔深吸一口气,还是将它接过来一饮而尽。

“哎呀,快,快去给我拿蜜饯过来。”

喝药是勇气,被苦得张不开嘴是本能。

“是是,王妃您稍等。”

丫鬟擦干了眼泪,急忙去拿了一盒蜜饯过来给她吃。

吃了两颗后,孙幼渔才感觉嘴里的苦味少一些。

“春花,我昏迷多久了?”

“王妃,已经一天一夜了。”