重生王妃医毒双绝 8.8
完结 签约作品 古代言情 宫闱宅斗
作者: 靡思 主角: 陆夭 宁王
191.99万字 4.9万次阅读 0.3万累计人气值
更新至 第903章 【前世番外】因缘际会 2023-12-31 08:01:15
开始阅读 加入书架
手机免费阅读
七猫免费小说app
举报
  • 3
    作品总数
  • 266.98
    累计字数
  • 642
    创作天数
  • 作品介绍
  • 作品目录 903章
简介

前世陆夭轻信嫡姐,替嫁给权倾天下但脚有残疾的宁王,最后被挂城墙一箭穿心惨死。 被她下毒的宁王撑着最后一口气,替她血洗皇宫报了仇。 重生到替嫁前,她发誓这辈子要把那些欺辱过她的人都踩到脚底下。 虐待她的继母?做妾! 害死她的嫡姐?毁容! 至于被她连累的宁王,那就做个乖巧贤内助吧~~ 靠一手出神入化的制毒工夫,二人配合升级打怪。她坑人他递刀,她闯祸他撑腰。 结果白切黑王妃手滑毒死了太子,宁王满脸宠溺:无妨,我兜着。告诉皇帝换个储君,本王的王妃刚好缺顶皇后凤冠~~

作品荣誉
第1章 被一箭穿心后她重生了

陆夭被吊挂在城墙上,身上亵衣已被鲜血浸透,绑紧的双手如千万蚂蚁啃噬般难受。

“这还是我们倾城绝色的宁王妃吗?”她贵为太子妃的嫡姐陆仁嘉冷笑着,“啧啧,瞧这小脸儿,花的都认不出来了。”

陆夭努力抬起头,想让自己看上去不那么狼狈。

宁王一辈子铁骨铮铮,虽然两人并没什么感情,但顶着宁王妃的头衔,她不想丢他的脸。

“姐妹一场,临走前还有什么遗愿尽管说出来,姐姐一定替你办到。”陆仁嘉居高临下,眼神像在看一只狗。

陆夭睁开被血渍模糊的眼睛。

“是我眼瞎,错信了你,落到这步田地我没话说。”她轻嗤一声,“若有下辈子,这账,咱们再一笔一笔算。”

“下辈子?还是想想这辈子怎么留个全尸吧?”陆仁嘉大笑出声,“爹娘早就把你踢出族谱。宁王被你下了剧毒,这会儿怕是也已经不行了。我倒要看看,谁能来替你收尸。”

陆夭轻轻闭上眼,不想让人看到她眼中的痛苦。

她和嫡姐陆仁嘉同时被皇上赐婚,却被继母在新婚当日调包,她明明跟太子两情相悦,却被迫嫁给身有残疾的宁王,陆仁嘉则成了太子妃。因为储君未定,宁王和太子争位,太子信誓旦旦心里只有陆夭,娶陆仁嘉根本是迫不得已,陆仁嘉也各种虚与委蛇,承诺一旦时机成熟,必然要将太子妃之位还给她。

这对夫妻用花言巧语骗得她在背后频频给宁王使绊子,使其称帝大业功亏一篑。

到头来,她甚至给宁王下了致命毒药,可是太子夫妇翻脸不认人,不但将她囚禁,更是准备置她于死地。

陆夭好恨!

恨自己轻信渣男,更恨自己识人不清!

“妹妹放心上路,咱们下辈子见吧!”

箭矢破风的声音在耳畔被放大,被一箭穿心的那刻,陆夭倒没感到难以言喻的疼。

许是毒入心脉的缘故,她弥留之际只感到透骨彻髓的冷。

她给宁王下了一样的毒,不知他毒发时会不会也身有同感。

片刻后,她看到自己的一抹游魂飘飘忽忽离开躯体。几乎就在同时,不远处城门外,已毒入膏肓的宁王率兵飞奔而至。

“夭夭。”那个男人抱起她尚存余温的尸身,唤着她已经很少被人唤起的小字。

代嫡姐替嫁宁王的那几年,陆夭一直觉得,这个人生性凉薄,从无软肋。

可当她看见那张俊美无俦的脸上因她染了几分痛楚时,才恍然惊觉,或许从一开始就不是这样的。

“来的迟了点。”他笑容妖异又鬼魅,“但是没关系,这就带你回家。”

陆夭飘在半空,看到他屠戮帝后血洗皇宫,将弑杀她的始作俑者剥皮抽筋。

最后,他把自己的尸身带回了宁王府。

在她众叛亲离被家族当做弃子时,她名义上的夫君撑着最后一口气,用整座城给她陪葬。

“你以为你给我的熏香里下了鸩羽,我会不知道?”宁王修长手指抚过她躺着的冰棺,“傻瓜,日日陪你制香,我太清楚了。”

陆夭想扑过去,想跟他说自己错了,大错特错!

“这辈子委屈你嫁给我了,好好的尚书嫡女,本来可以嫁给太子做太子妃的。”

陆夭想说她不委屈,如果能再选一次,她不会再被太子蛊惑,会高高兴兴嫁给他。

她看见宁王在她冰棺身侧躺下,知道他开始毒发。

“如果有下辈子,我们换个开头好不好?”他温言询问着,又像是自言自语,“你不是被强迫嫁过来的,我可以去你府上提亲。”

陆夭感觉自己的心脏又被刺穿了一次,愧疚、悔恨、还有一点点迟来的爱恋如潮水般涌来。

“三媒六聘,文定过礼,我亲自送去好不好。”

她很想大声说好,可眼前的视线却越来越模糊,身体也越来越轻。

灵魂消失前一刻,陆夭想:她这辈子亏欠他太多。

如果有来生,她必定倾尽全力偿还。

如果有的话……

陆夭猛地醒过来,胸口的痛似乎还未散尽,鼻端便先闻到一股熟悉的檀香混合着霉味。

她眸子倏然一紧,自己刚刚明明在宁王府已经死了,怎么会突然回到陆家的佛堂?

“那个小贱人还在里面装死?本小姐就不信,她敢不听我娘的话!”

这个声音?是她同父异母的继姐陆仁嘉!

“大小姐,你别进去,夫人说不让任何人见二小姐。”

哗啦一声,门被强行推开。

陆夭随着声音回头,薄暮余晖穿过门扇恰到好处洒在她脸上,衬得本就娇艳的面容愈发昳丽。

这张脸激得陆仁嘉更是怒火攻心。

“你以为皇帝赐嫁就能飞上枝头变凤凰?没出陆府大门,你能不能当成这个太子妃都是问题。”

赐嫁?太子妃?难不成她回到了前世被赐婚的时候?

陆夭狠狠掐了一把自己的手,传来的刺痛感提醒她这不是一场梦。

上天垂怜!她真的回来了!

如果记忆没出岔子,这应该是圣旨刚到陆府没多久。她被当今圣上钦点为太子妃,陆仁嘉则被指给了足有残疾的宁王。

继母徐氏心有不甘,于是便打了姐妹易嫁的主意。

也难怪,一个是大位在望的正室太子,一个是足部有疾的残暴王爷,孰轻孰重,不必掂量都知道该作何选择。

前一世的陆夭,因为痴恋太子,不愿替嫁,所以被关入佛堂。

但最后还是被嫡姐继母暗度陈仓掉了包,大婚当日东窗事发,不但被帝后厌憎,让宁王难堪,最重要的是连应得的嫁妆都没拿到。

这辈子,她还要嫁给宁王!但绝不能再像上辈子那样仓皇狼狈。

那么好的王爷,值得一个满心欢喜嫁给他的王妃,更值得一个全新的开始。

想到上一辈子的结局,陆夭恨不得立刻就飞奔到宁王府,告诉他,这一次她愿意嫁。

她心甘情愿,不是被迫。

但是理智提醒她,还不能,她眼下有更重要的事要做。

“陆夭,别给脸不要脸,全须全尾嫁过去不好吗?”陆仁嘉伏在她耳边,压低声音威胁道,“惹急了我娘,弄点毒药把你脸毁了。丑女配瘸子,那才是天造地设。”

陆夭几乎要笑出来,上辈子她居然被这种蹩脚的理由给糊弄了。

“圣旨要我嫁太子,日后不出差错是要做皇后的。”陆夭像看傻子似的看着陆仁嘉,“我若是在出嫁之前毁了容,你说,陆家能逃得了干系吗?”

陆仁嘉被陆夭语气中的镇定和狠绝惊着了,这丫头好像有什么地方不一样了。

“长姐这么瞪着我,难道想杀了我不成?”陆夭故作惊慌抚住胸口,露出她一贯的怯懦表情,“弑杀太子妃可是大罪,要株连九族的。”

陆仁嘉被“太子妃”这三个字戳中肺管子,她跟太子私下眉来眼去已经有些日子了,虽然没什么实质性的肌肤之亲,但自认为太子对她也是有意的。

谁知一纸圣旨却把她觊觎已久的东西给了平时最瞧不上的继妹。

思及至此,她抬起手,重重一巴掌就要扇过去。

孰料陆夭比她更快,抓住手腕甩到一边。

“长姐这么跟我撕破脸,还想求我替你嫁去宁王府?”陆夭不急不躁瞥一眼陆仁嘉,语带嘲讽,“嫁不成心上人,难道想曲线救国嫁给心上人的叔叔?”

想到宁王平素在外的名声,陆仁嘉生生打了个寒战,她才不想嫁给一个杀人成性的瘸子。

陆夭见时机差不多,也懒得再废话:“趁我还没反悔,去告诉你娘,这事儿我可以答应。”

什么?陆仁嘉诧异地看向她,之前明明还说宁死都要替太子守节的人,这么轻易就答应替嫁了?

“城郊百亩良田和十个庄子,还有我娘留下的东街所有铺子,我都要带走。她若应下,我替你嫁去宁王府。”陆夭冷冷看向陆仁嘉,“不然,就等着三跪九叩叫我太子妃吧。”

该作者其它作品
90%看过的人还看