悍妾当家 8.3
完结 签约作品 古代言情 古代情缘
作者: 夜初 主角: 楚晶蓝 安子迁 苏连城
239.58万字 0.5万次阅读 0.7万累计人气值
更新至 第1149章 番外(白玲珑) 2022-10-23 22:00:10
开始阅读 加入书架
手机免费阅读
七猫免费小说app
举报
  • 4
    作品总数
  • 493.85
    累计字数
  • 227
    创作天数
  • 作品介绍
  • 作品目录 1149章
简介

自小订亲,苦等四载,终于等到大婚之日,红盖头被揭开,新郎却不是她苦等之人,一夕之间,楚晶蓝由苏府的正妻沦为安府的第五房小妾,原因竟是她苦等之人将她当做赌注输给了杭城最有名的纨绔安子迁!

第1章 谁道女子好欺瞒

楚晶蓝今日在议事堂查账,天气炎热,丫环圆荷在旁执着圆扇,轻轻为她扇着风。

她略有些恍惚,她穿越来到这个世界已经十九年了,如今已经彻底适应这个世界的生活。

大桌前依次站着的是楚家的三十六个分店的掌柜,她一边翻看着手中的账册,一边听着掌柜们述叙着上一个月来各分店的营收状况。

屋子里只有轮到当值掌柜说话的声音,没有轮到的掌柜,便双手垂在两侧,恭敬的听着,个个脸上都是极为尊敬,并没有因为她是一个女子便轻视于她。

她与众掌柜之间隔了一条珠帘,掌柜们看不清她的脸,她却能看清众人脸上的表情。这条珠帘是她当家之后设计的,每个月的初十她都会坐在这片珠帘后听各掌柜述职。

今日是六月初十,各个掌柜一大早便赶到碧柳居,辰时一过,便各自将账本送到圆荷手里,再由圆荷递到楚晶蓝的身边。

依着惯例,由一分店的掌柜开始的讲述,楚晶蓝大多时间都是听着,极少会说话。

今日前八个掌柜她一直没有说话,轮到九分店的掌柜述职完毕时。

楚晶蓝终于说话了:“九分店这个月的生意看似不错,只是我有些地方不太明白,还请九掌柜赐教。”

她的声音不是寻常女子娇嫩柔媚的嗓音,微微有些低沉,微微有些沙哑,听起来便如醇酒一样舒服。

九掌柜额前的冷汗冒了出来,却暗自镇定,那件事情他做得极为隐秘,光凭一本账本她无论如何也看不出来的。于是他故作镇定地道:“大小姐请讲!”

楚晶蓝将账本合上道:“帐面上各项支出都是正确的,可是在为何在第十三页卖给何员外的那一百匹丝绸明明该用红笔标示的为何没有用红笔注明?”

她上任后有一个不成文的规定,那就是但凡一次卖出十匹丝绸的客商就需用红笔标注清楚,这样便于日后追踪大客户的用量以及跟踪品质。

九掌柜一听是这件事忙道:“许是那天柜台的帐房在做那笔帐里用错了笔的颜色,回去后我定要好好管教他。”

楚晶蓝微皱着眉头道:“如果我没记错的话,九分店的帐房是阿福,他已经做了十几年的帐房,又怎么可能会出这样的纰漏?”

九掌柜听得她的声音里有一丝不悦,心里不禁微微有些慌乱却又镇定地道:“人难免都会有疏忽的时候,回去之后我便重重罚他,让他长些记性,日后仔细些!”

楚晶蓝看了一眼账册上的字后又道:“那倒不用,回头我会提点他,你今日便到楚家去将这个月的月钱支了,明日便不用来了。”

九掌柜大惊道:“不知道我做错了什么事情让大小姐如此罚我?还请大小姐明示!”

楚晶蓝眼睛微微一合,脸上有一抹不耐,却依旧淡淡道:“阿福写字,账册的帐字会习惯性少写一横,而这一本账册字迹是阿福的,中间却多了一横!”

“我不明白大小姐的意思!”九掌柜满脸委屈地道。

“我听说王二寡妇虽然家境贫穷,可是她极为聪明,尤其善于模仿人的笔迹……”楚晶蓝依旧不着边际地道,而九掌柜的脸色却变了。

楚晶蓝顿了顿后又道:“听说你和她走得很近……”

“大小姐只怕是听信了小人的谗言,我根本就不认识她!”九掌柜打断她的话道。

“混帐!”楚晶蓝低声一喝,声音不大,却有一股极大的压力向九掌柜袭来。

其它的掌柜听到她这么一喝便知道她生气了,而且是非常生气的那一种,一时间众人噤若寒蝉,大气都不敢出。

楚晶蓝冷声道:“我原本想你到楚家也有二十年了,没有功劳也有苦劳,想全你几分面子。我再问你一遍,和你一起住在春盈路上的红瓦白墙院子里的女人是谁的?”

她的话一出口,一屋子的掌柜全部惊在那里,春盈路是杭城最为繁华的一条路,那条路上的房价都极其昂贵,寻常人根本就买不起。

而那白墙红瓦的宅子是那条路上最贵的一栋,年初时候要价五千两银子。

九掌柜咬着牙道:“那座院子和我一点关系都没有!”

楚晶蓝冷声一哼,欲站起身来,圆荷朝她摇了摇头,她只得又坐在那里手中的一纸契约放到圆荷的手道:“不要告诉我你连这上面的字迹也不认识!”

圆荷拿着那张契约扔到了九掌柜的面前道:“睁开你的狗眼看清楚了,上面的字迹是不是你的?”

九掌柜的脸顿时变成一片煞白,圆荷又拿着那张契约给站在那里的其它三十五房掌柜看了一眼,众人顿时议论纷纷:“九掌柜哪来那么多的钱买那栋宅子?”

“这到底是怎么回事?”

“……”

九掌柜咬着牙道:“没错,我是买下了那个宅子,可是那些钱全是我辛苦攒下的,不知道我买宅子又哪里触犯大小姐的禁忌,据我所知,楚府可没有规矩不允许掌柜们私下里买宅子!”

楚晶蓝见他事到如今还想抵赖,饶是她修养再好,也忍不住有了些许火气。

她冷冷地道:“我本想全你的情义,你既然不识好歹,那我也不必再顾全你的面子,阿福,你来告诉大家是怎么回事!”

一个男子从侧门走了过来,对着楚晶蓝行了个礼后道:“去年四月份,九掌柜许我纹银十两,让我将账本上金额略作改动。”

“我做了多年的帐房,又岂能做下那等事情,于是拒绝了九掌柜的要求,从那之后他便对我事事挑错,欲将我从帐房里踢出去。”

“好在大小姐仁慈,一直都包容我的过错。今年年初,大小姐私下见我,抱出账本指着上面的错漏处问我为何屡屡犯下那么低级的错误。”

“我心里觉得奇怪,便将那账本细细一翻,却发现那上面的字迹虽然全是我的,里面却有一些我从来都不犯的错误。”

“我虽然记忆力不算好,但有些细节是清清楚楚记得的,告诉大小姐那帐册不是我做的,我写帐册的帐字一直都少写一横。”

“大小姐初时还不信,后来见我写下字迹之后,细细一比较,便发现了其中的细致差别。”

“于是自那时开始,我便遵从大小姐的吩咐,将每个月的帐册做成两份,一份交给大小姐,另一份交给九掌柜。”

“好你个阿福,居然敢阴我!”九掌柜猛地朝阿福扑了过去。

只是他人还未至,旁边突然冒出两个官差一把将他拉住。

他见事已至此,知道楚晶蓝早有所备,今日里是无论如何也逃不掉了,当下叹了口气道:“没料到我一世英名,竟毁在了那一横之上!”

阿福纵然没有被扑到,却还是吓了一跳,当下捂着心口道:“九掌柜交给大小姐的帐册和我这几个月交给大小姐的帐册上居然相差两千两银子!”

众掌柜大惊,圆荷又道:“大小姐早就发现这厮的把戏,一直没有揭穿只从旁提点,盼着他知错能改,没料到他竟愈演愈烈,居然和张二寡妇私通,还买下了春盈路上的大宅,今日出门前大小姐还说若是九掌柜知错,就只让他辞退便罢了,没料到这厮居然百般抵赖,还敢动手伤人!若不严加惩治,只怕都认为大小姐是个女子便好欺负了!”

楚晶蓝的眸子微微一眯对两个官差道:“有劳二位了!”

“大小姐客气了,这些是我们应该做的!”官差说完话便将九掌柜押走了,屋子里再次恢复了安静。

楚晶蓝淡淡地道:“我楚家以仁义持家,做生意讲诚信,待人同样也讲诚信,我素来信奉疑人不用,用人不疑的原则。”

“今日九掌柜虽然伤了我的心,但我依旧相信各位掌柜对楚家忠心耿耿,以前若是犯下什么错,现在改还来得及!”

众掌柜早知她不是盏省油的灯,今日的事情也处理得漂亮至极,只怕还有些杀鸡给猴看的意思。

杭城知府最恨是便是背主弃信之辈,九掌柜这般被捉去,只怕再也出不来了,大小姐不但下手不但狠而且准,却又留了几分余地。

众掌柜心里原来还有些小九九的,立马都明智地将那些念头全部扼杀在腹中,一个个争着向她表明诚意。

圆荷回到珠帘后有些俏皮地看着楚晶蓝,她只浅浅一笑,看向圆荷的目光有些许赞许。

余下来的事情便极为顺利,犯了错的更是主动在坦白,她也只是警告几句,将他们将私吞的银子吐了出来便不再深究。

午时三刻,所有的掌柜便已全部讲述完毕。

众掌柜走后,楚晶蓝伸了一个大大的懒腰,将身子趴在桌子上露出少女的俏皮之色道:“这些个老狐狸,可累死我了!”

圆荷抿嘴笑道:“大小姐这副样子若是给那些个掌柜瞧了去,只怕又得笑话大小姐了!”

“死丫头,越来越没规矩了,连我都敢笑话了!”楚晶蓝瞪了她一眼,假意生气。

圆荷忙讨好道:“大小姐今日可真是威风的紧,没几句话就把那九掌柜的狐狸尾巴给揪了出来!”

“只是九掌柜真是不长眼,到那个时候了还想抵赖,真是愚不可及!居然将两年前的教训都忘了。”

楚晶蓝的眸光转深,没有说话。

圆荷又神秘兮兮的伏在她的身边道:“大小姐,姑爷今日回到杭城了,你要不要去见见他?”