女相倾国 8.8
连载中 签约作品 古代言情 权谋天下
作者: 夜初 主角: 明云裳 郁梦离 容景遇
146万字 0.2万次阅读 7.1万累计人气值
更新至 第715章 这算是什么夫妻 2023-02-09 09:33:05
开始阅读 加入书架
手机免费阅读
七猫免费小说app
举报
  • 4
    作品总数
  • 505
    累计字数
  • 237
    创作天数
  • 作品介绍
  • 作品目录 715章
简介

明云裳深夜逃婚爬墙,腰带被树勾住,春光尽现的栽到墙下遇一谪仙美男 美男惊:“不好,半夜巨石落,天生异像,不日将有大祸!” 明云裳恼:“你妹的巨石,死瞎子!” 美男笑:“姑娘聪明无比,在下正是瞎子!” 明云裳衣裳半敞伸手在他的眼前晃, 美男眼睛不动分毫,却有鼻血流出,镇定道:“佛云,非礼勿视,非礼勿观,非礼……”

第1章 旧爱新欢皆成空

十里长亭,常是伤心地,经年累月的分别戏码隔三岔五的在这里上演,今日也不例外。

“告诉我,你为何抛下我一人离去?这一切都是为什么?”明云裳的眸子里含了一丝雾气,那张温柔的脸满是失落,她的额前还有细密的汗珠,秀发已微微有些凌乱。

只是她就算情绪再激动,也恪守着礼节,一双纤长秀美的手紧紧的抓住亭边的围栏,唯恐自己忍不住朝谨夜风扑过去。

谨夜风见明云裳虽然情绪激动,却还是端庄的大家闺秀,他不敢看她的眼睛。

他只轻声道:“云裳,不要问我为什么……事情已发展到这一步,我们之间已再无可能……你下个月初八就要嫁给容景遇了……”

两行泪珠从明云裳的眼角滴落。

她没有拭泪,却轻声问道:“我不明白是我哪里做的不好,让你要放弃我们曾许下的诺言。”

“难道百般情义也比不上庙堂之上的功名吗?再则功名和我根本就没有任何冲突!”

谨夜风轻轻咬了咬唇道:“云裳,你是个极好的女子,是我配不上你,从今往后,你便将我忘了吧!”

“忘了你?如何去忘?”明云裳看着谨夜风道:“那些岁月如同铬痕一般刻在心上,明霞山的桃花月湖的柳,醉山的红叶古道的雪,你能让这些东西全部消失吗?”

“若是不能,又岂能让我将记忆中的你从那片风景里挖出来?”

谨夜风的眸光低敛,她说的那些风景都是两人相邀而游之处,也是宜城里最美的风景名胜,往日的欢乐时光历历在目,他的眼里有了一丝复杂。

明云裳静静看着他,任由泪水流了一脸。

谨夜风看到她的泪水,终是不忍,伸手轻轻将她眼角的泪珠擦尽。

只是他的这个举动反而激起了她内心的苦,泪珠顿时如断线珍珠一般落下,湿了他一手。

谨夜风轻轻叹息了一声,缓缓将手抽了回来,狠狠的咬了咬牙。

他一把拉起明云裳的手道:“跟我走!”

说罢,他竟是不给明云裳一点拒绝的时间,拉起她便跳上了停在一旁的马车。

他坐在车前,一挥马鞭,马车便飞快的朝前奔去。

谨夜风的小厮明远见到他的举动大惊道:“公子,你要去哪里?老爷若是知道的话,会打断你的腿的!”

明云裳的丫环碧瑶也大惊道:“小姐,你快下来啊!再过一个月你就要和容公子成亲了,可千万别胡来啊!”

两人吓的半死,当下也顾不得是否追得上那辆马车,都没命的来追马车。

明云裳被谨夜风的举动弄得微微愣了一下,她没有理会明远和碧瑶的的话,心里却是满满的欣喜。

她将脸上的泪明抹净之后道:“夜风,你是要带我一起走吗?”

谨夜风没有回答,明云裳的眸子却有了一分暖意。

她只觉得今日里辛苦赶来寻他是一件极对的事情,两人青梅竹马一起长大,他是断然不会弃她而去!

谨夜风的心情却复杂的紧,他在前面驾车,泪水却无声无息的滑落。

他没有回答明云裳的话,却死命的拿马鞭狠狠的又抽了几下马背,马飞快的朝前奔去。

夕阳渐渐落山,晚霞已无才艳丽的光华,倒前东方那轮新月,倒有了几分光亮。

马车飞快的奔了约莫半个时辰后终是停了下来,明云裳低声问道:“风哥哥,到了吗?”

谨夜风还没有回答,一记略带嘲弄的男音却响了起来:“你想去哪里啊?明五小姐!”

明云裳闻言吓了一大跳,她正欲去拉车帘,那车帘却已被人一把拉开了。

一张冷的像寒冰一样的脸却露在她的面前,她愣了一下,条件反射的往车厢里靠了靠。

那男子的嘴角染上一抹邪魅的笑容,一股危险的气息朝她袭来。

她心里升起了一抹惧意,直觉想逃,只是小小的马车根本就无处可逃!

她忍不住大声道:“风哥哥,你在哪里?”

没有人答应她,谨夜风的声音却传了过来:“容二公子,人我已替你送了过来,我先失陪了!”

站在马车门边的男子轻嗯了一声便算是回答了。

容二公子?

明云裳愣了一下,容景遇似乎就在容府排行第二,她的眸子里顿时满是惊恐。

明府虽然是商贾之家,可是明家的家教却极严,寻常根本就不会让她外出。

所以她虽然和容景遇订下了婚期,可是却从未见过面,是以并不相识。

明云裳突然想起什么,一把拉开一边的车帘,却见谨夜风缓缓朝南而行。

她顿时大急道:“风哥哥,你要去哪里?”

谨夜风听到她的唤声身子微微一怔,脚却没有停下来,大步朝前走去。

明云裳的泪水都急了出来,无边的恐惧向她涌来,一直保持的大家闺秀的样子也荡然无存。

她大急道:“风哥哥,你不能将我一人丢在这里!风哥哥,你快些回来带我走!”

谨夜风不但没有回来,反而走的更快了。

他的泪水也溢了出来,强忍着心里浓烈的剧痛,告诉自己千万不能回头。

因为他知道只要他一回头,就断然再也无法狠下心来。

明云裳从未如此惧怕过,她再也顾不得往日的教条,回过头来就欲下车去追谨夜风。

她却在车门口看到了容景遇那张比寒冰还要冷几分的脸,她忙将眼睑垂下,不敢去容景遇的脸,欲从马车上跳下来。

只是她本是大家闺秀,此时又穿了一条繁花复绣的长裙。

那马车虽然不算太高,她却无论如何也没有办法直接从马车上跳下来,更何况马车旁还站着一脸冰冷的容景遇。

他单手负在身后,一双眼睛冷冷的看着她,她只觉得原本的炎炎夏日已变成了严寒的冬日。

容景遇看着她几近苍白的小脸上满是无措的无情,心里存了三分看戏的打算。

他又朝车门边走近了一步,明云裳不自觉的后退了一步。

她一想起就要远走的谨夜风,心念陡坚,当下轻声道:“容公子,烦请让一下!”

“让?”容景遇冷笑道:“你可见过这世上可有男子让自己的未婚妻去追另一个男人?”

明云裳原本一片煞白的脸更加的白了。

容景遇看到她的表情倒笑了,伸手挑起她的下巴道:“怎么?还没过门就急着想给我带绿帽子吗?”

明云裳的脸刹那间没有了血色。

她却依旧咬着牙道:“容公子,我求求你,大人有大量,放我下去,我来生必当做牛做马的侍伺你!”

“来生?”容景遇的眸子里露出一抹寒气道:“那这一生呢?”

明云裳的脸微微一红,容景遇冷笑道:“以前我听说明家的小姐知书达理,所以才让媒婆去明家提亲。”

“没料到明五小姐根本就和传闻中的完全不一样,是个不折不扣的荡一妇!”

“和男子私会也便罢了,竟还敢当着未婚夫的面去追其它的男子,难道明府的家教就是这样的吗?”

明云裳的脸上顿时没有了颜色,那双黑白分明的眼睛里却有了一抹怒气。

只是今日里她先是从明府里跑出来是实,和谨夜风私会也是真。

此时被容景遇这样说她,她竟是连半句反驳的话却都没有。

容景遇看到她那副样子,心里的鄙夷更重了三分。

他冷冷的道:“最可笑的是明五小姐似乎到现在还没有明白,是明夜风把你送给我的。”

“他告诉我明小姐天天缠着他让他很难做!让我这个未婚夫管教一二。”

“不可能!我和风哥哥两情相悦,他断然不会对我做出这样的事情来的,更不会说那样的话!”明云裳气的双颊通红的道。

只是她的话虽然是这样说,心里却已没了底气,方才是谨夜风将她送到这里来的……她的心里骤然升起了一抹绝望。

容景遇看到她样子冷冷一笑,一记女音传来道:“我家公子从来都不会说谎。”

“再说了,明公子和我家公子的对话我也全部听到了。”

“的确如此,明五小姐今日的举动倒真是让我开了眼界。”

明云裳循身望去,却见容景遇的身边还站着一个明艳的女子。

那女子有一双漂亮的大眼睛,只是她的眼里满是不屑和冷然,生生破坏了那分美感。

容景遇冷笑,明云裳却大声道:“不可能,你在撒谎!我要去找风哥哥!”

那女子低声道:“到这个时候还不知道明公子已经抛弃了她,果然是个下贱货!”

“这样的女子又哪里配得上公子!”另一记女声传来:“还想做容府的二少奶奶,我看她根本就是异想天开!”

“我一直在想明府有七个小姐,为什么明老爷偏偏将五小姐嫁给二少爷,原来不过是只破鞋!”

“公子,依我看这样的女子根本就不配做容府的二少奶奶!”

“是啊容二公子,你就将今日里明五小姐做的事情告诉明老爷,赶紧退了这门亲事,这样的女子娶回家,根本就是败坏容家的门风!”

明云裳听到两人的话心里升起一抹绝望,她今日里先是被谨夜风骗到这里来,紧接着又被容景遇一番奚落,此时再被婢女如此诋毁。

骄傲如她,又哪里承受的住!

她不知从哪里来的勇气,大怒道:“闭嘴,容二公子若是觉得我配不上你的话,大可以去明家退亲!”

她原本是个极聪明的女子,只是被情蒙了眼睛。

此时听到这些话,她心如明镜,却依旧朝谨夜风离开的方向望了一眼,那里只余青山绿水清风。

她心里升起一丝恨意,一把将近在眼前的容景遇推开,她再也顾不得这般跳下马车是否会不雅,一个纵身就跳了下去。

她却没有料到裙角勾在了车辕之上,她这一下用力过猛,身子便直直的朝前栽去。

裙角承不住她的体重,“吱”的一声便被挂下了一角。

这里是一条古道,古道下是一个长约二三十丈的巨大斜坡,她从马车上一摔下来,便如西瓜一般从斜坡上滚了下去。

滚下去时,她万念俱灰。

这些年来,为了和谨夜风私会,她将明夫人的话抛到脑后,屡屡从明府的狗洞里爬出去寻他,没料到今日里竟被谨夜风抛弃!

还被人将她说成是那种女子,她此番若是回到明府,只怕也会被明夫人逼死,倒不如现在一死了之!

她迷蒙间见下方有一块巨石,她咬了咬牙,重重的就朝那巨石上撞了过去。