大理寺女法医 9.2
连载中 签约作品 古代言情 古代情缘
作者: 月漠 主角: 白越 简禹
93.78万字 3.2万次阅读 0.5万累计人气值
更新至 第446章 天赐良缘,灭口 2022-09-26 23:23:04
开始阅读 加入书架
手机免费阅读
七猫免费小说app
举报
  • 1
    作品总数
  • 93.78
    累计字数
  • 180
    创作天数
  • 作品介绍
  • 作品目录 446章
简介

资深法医白越擅长验尸,侧写,痕检,心理学,犯罪画像。 意外穿越古代案发现场,成为大理寺卿简禹的逃跑未婚妻。 阖府喜欢,公婆疼爱,夫妻两人前恩爱,人后互掐…… “虚情假意!”“两面三刀!”“彼此彼此!”“哼!” 多年后,简禹娇妻在怀志得意满的问一句: “越儿,当年你喜欢我什么?” 白越微微一笑:“我就喜欢你,看不惯我,又干不掉我的样子。”

作品荣誉
第1章 我不是凶手

卫府,院子里跪了一地的人,哭声凄凄惨惨不绝于耳。白越在人群中跪着,只觉得头痛。

半个时辰之前,她还在现代化的街头处理一桩凶杀案,却不料凶徒突然从怀里拿出自制的雷管,轰的一声响,火光将她笼罩。

再次睁眼,她发现自己穿着一身古装,跪在一群丫鬟中间。听着管事怒火冲冲的说,老爷被毒死了,厨房里的人都有嫌疑。这身体原来的主人,她恍惚看见一个擦肩而过的灵魂飘离,毫无预备的猝死,让她毫无准备的降临。

大厅里除了主事的卫家老夫人,还站着一排穿着官服的人。刚才白越就听管事说了,这府里的主人卫老爷是当朝六品的太学博士,在府中被毒杀,这是大事。

“大人。”管事恭敬道:“今天厨房里的人都在这里了,一共是九个。只有她们几个有机会在老爷的酒里下毒。我问了,那酒从厨房出来,就直接送进了老爷房里。是小翠送的。”

白越身边一个姑娘面如土色,猛地磕头在地:“大人明查,虽然酒是我端的,可是厨房里的人都有机会接触到酒……”

小翠一顿,突然指向白越:“一定是她!”

白越愕然。

顿时,众人的视线都落在了白越身上。

小翠为了摘出自己,也顾不了那么多了,一口气道:“我们都是常年在府里的,只有她是昨天刚来,问啥都不说,就说自己流落京城也不知真假,肯定有问题,她一来老爷就出事,哪有这么巧。”

这么一说,众人看她的眼光顿时就不对劲了。

白越也在崩溃边缘,半个时辰一个小时,她还没弄清楚自己是谁,就被扣上了杀人的帽子。

“我是中尉周琛。”男人沉声道:“卫大人是朝廷命官,被害一事非同小可。你若是凶手不如就招了,也免得皮肉之苦,”

“我没有,她胡说。”白越脱口而出。

厨房里一水的年轻姑娘,男人视线一个个看过去,本就强忍住哭泣的声音又起,闹哄哄的一片。

“都给我闭嘴。”周琛十分不耐:“既然敢下毒,看来胆子不小,不动刑是不会承认的。都给我押走。”

下人应着,立刻就有人来拉扯众人。

中尉府的牢房没人去过,但显然无论是否无辜,去了就要脱一层皮。

白越已经被人拽着胳膊拉起来了,心里有点着急,这是第一案发现场,人刚死,一切线索应该都还在,但若是这被拉走进了牢里,她连自己姓名家世都说不清楚,那就真完蛋了。

拉拽的人是力气极大的差役,白越觉得自己胳膊简直要断了,此时,一阵风吹过,将盖在卫成尸体上的白布掀起来一些。

白越立刻看了过去,突然脑中灵光一闪,高声道:“老爷不是被毒死的。”

众人的目光顿时都集中了过来,周琛猛的回头:“你说什么?”

“老爷可能不是死于中毒。”白越勇敢的看向周琛。

周琛走了过来,众人立刻分开。

他目光沉沉看向白越:“你为何这么说,你知道什么?”

“我什么也不知道,但是我看见卫老爷了。”白越此时也顾不了太多,甩开差役冲过去,就想伸手去掀白布。

“大胆。”立刻有人喝了一声,周琛也没见动,便挡在了白越面前,钢铁般的一只手,牢牢握住了她的手腕。

一瞬间的安静之后,卫府终于有人反应过来了,卫家老夫人喊道:“快抓住她,那丫头想干什么……”

说着,立刻就有卫府的小厮冲过来,但是周琛摆了摆手。

冲上来的人迟疑着站住了。

周琛板着脸道:“现在你说的每一句话,都必须真实。不然的话,你付不起这个代价。”

白越点了点头。

“你说卫老爷不是死于中毒,你有什么证据?”

白越深吸一口气,一手还被周琛拽着,另一手一伸,直接就把白布给掀来了。

哗啦一声,院子里大半的人都惊呼出来。

卫城大约五十岁年纪,身体壮硕,此时双目圆睁躺在地上,死不瞑目。

死者为大,何况死的还是个朝廷命官,论理白越这样的身份是绝对不允许随意亵渎的,但既然掀都已经掀开了,也没人能拦着她看两眼。

“说。”周琛神情冰冷,抓紧白越的手腕:“你看见什么了?”

这力气可真不小,白越痛的缩了下,然后指了指地上:“看见他。”

周琛有些意外:“你不是看见了凶手?”

“没有,我没看见凶手。”白越知道这人误会了,忙道:“刚才风吹起白布,我看见卫大人的脸,面部呈青紫色,眼睛凸出,这是典型窒息而死的特征,并非中毒。”

“你还懂这个。”周琛有些意外,但随后冷笑一声:“难道你觉得,是中毒身亡还是窒息死亡,我会分不清?”

说的也是,窒息死亡是个非常明显的特征,中尉掌管京城治安,各种死亡见过无数,不至于会犯这么浅薄的错误。

周琛摆了摆手,那意思是,带走。

“等一下。”白越忙道:卫大人明明是窒息而死的特征,为什么您一口咬定是中毒?”

看来这不是什么秘密,周琛身边的一个随从道:“卫大人被发现的时候,手中握着酒杯,嘴角有白沫。口鼻中皆有血迹。我们立刻查验了他杯中的酒,有毒,又用银针探喉,也有毒。”

这确实是非常典型的中毒症状了,白越愣住,总觉得哪里不对劲。

“看来你确实有问题。”周琛脸色阴沉:“把她给我捆了带走。”

手下立刻上来,不等白越挣扎,三两下就将她手结结实实的捆在一起,跟拽个猪仔一样往外拽。

突然院子外面好像来了什么人,传来一阵脚步声。

白越被拽的踉跄了几步,脚下被什么一绊,整个人往前扑去。

就在快撞到地上的时候,一只手托住了她的胳膊。

“简大人。”周琛从后面走过来:“你也来了?”

白越愕然抬头,只见扶住她的是一个一身黑衣的年轻人。

从下往上看,只觉得说不出的伟岸,这竟是个非常好看的年轻男人。浓眉星目,鼻梁高挺,薄唇微抿,面相非常出色。

年轻男人的手也好看,手指修长骨肉均停,看似很轻巧,却十分有力气的将她给扶住,稳稳的托了起来。

“周大人。”男人点了点头,却不再说什么,而是看向白越,低声道:“你没事吧,可有伤着?”

白越恍惚茫然的摇了摇头。

“那就好。”男人非常自然的将白越往后一拉,扯到了自己的身后,一旁跟着的手下便忙来替她解开手腕上捆着的粗绳。

“简大人,你这是什么意思?”走过来的周琛明显不满,但似乎有所忌惮,压抑着这种不满。

年轻男人走上前两步,对众人朗声道:“我是大理寺卿简禹,卫大人被害一案,现在开始由大理寺接手。”

接着,简禹转头道:“周大人辛苦了,下面的事情,我会处理的。”

简禹这话一出,周琛手下明显露出不悦的神情,有人嘟嘟囔囔,那么明白的案子还要大理寺查,这不明摆着抢功么?

但是周琛立刻就瞪了手下一眼,爽快道:“好,那后面的事情就交给简大人了。”

白越手腕上的绳子解开了,她正活动着手腕,周琛从身边路过突然一停,指着她道。

“这个女人。”周琛道:“来历不明,很有可能就是凶手,大人可要查仔细了。”

“不会的。”简禹道:“有人做担保,她绝不会是凶手。”

周琛奇道:“谁给她做保?”

简禹微微一笑:“我。”