花轿错 9.1
完结 签约作品 古代言情 古代情缘
作者: 漠纨 主角: 白以云 厉无妄
35.3万字 0.8万次阅读 15.9万累计人气值
更新至 第169章 又是一年春 2024-02-20 07:43:02
开始阅读 加入书架
手机免费阅读
七猫免费小说app
举报
  • 1
    作品总数
  • 35.3
    累计字数
  • 78
    创作天数
  • 作品介绍
  • 作品目录 169章
简介

嫁给厉无妄的女子没有好下场,都死了。 白以云给自己换了个新郎官,倒大霉,把自己换给厉无妄了。 不过,传闻中狠厉的南王,好像不一样?怎日日夜夜都要来缠她? 换新郎官的事被捅破,那个不可一世的王爷却更放肆了。 芙蓉帐内,厉无妄压着她的双手,轻笑道:“论辈分,本王是不是该唤你一声弟媳?”

第1章 换新郎官

换新郎官这种事谁会干?

更别提这新郎官还是皇帝钦定的,而且还是有权有势的尊贵王爷。

白以云她就干了。

万夏国,康纪二十二年春。

今日,全城的百姓都停下了手中的活计,站到街道两旁,只为见证那让人不可置信的一刻。

南王厉无妄和北王厉湛竟要同日娶妻。

京城街道,十里红妆,锣鼓喧天,鞭炮齐鸣,人声鼎沸,骏马开路。

只见那迎亲队伍首位,两名气度逼人的男子身着大红婚服,胯骑血汗宝马,在所有人的注视下,迎娶了各自的新娘。

按理来说,南王娶的是何家大小姐何微月,北王娶的是白家独女白以云。

事实上也确实如此。

只不过,两位王爷都仅是娶到了那个身份,没娶到那个人。

大红彩绸的花轿里,女子一身嫁衣如火,盖着那红盖头,端坐其中。

正是白以云。

她并没有因为能当上王妃而欣喜。

水葱般的指尖不断绞着衣袖,直至把衣袖绞皱了去。

她一边绞着,一边回想起大婚前一个月与何微月的对话。

“云儿,云儿,算我求求你了,只有你能救我,不然我真的会死的。”

何微月抓着她的手腕,不住哀求。

她用力想将那双手掰开。

奈何何微月的力道太大,似乎是想要把她的手腕钳断一般。

她只好无奈道:“月姐姐,不是我不想帮你,这可是欺君之罪啊,被发现了是要诛九族的。”

耳边又响起何微月颤抖的声音:“只要我们谨慎些,一定会没事的。”

“好云儿,你我从小一同长大,情若姐妹,你忍心看姐姐嫁给那杀人不眨眼的南王吗?我真的会死的。”

“就算被发现了,只要你父亲出面,两位王爷定会将此事吞进肚中的。”

“只要皇上不知道,便什么事也没有。”

“你也知道,那两位王爷的性子,天差地别...”

听到“两位王爷”,白以云不禁想起了那坊间传闻。

传闻大皇子,也就是南王厉无妄,只有一个侧室。

只因进了南王府的女子,不管身份如何,都活不过七日,进一个死一个,来两个死一双。

或是因得罪了那受宠的侧室被厉无妄杖责而死,或是被那侧室赐毒酒而亡。

足以见那侧室实在得宠异常,纵使尊卑不分,闹出人命,也不曾被责怪。

而二皇子,也就是北王厉湛,则正相反。

传闻北王厉湛温润如玉,待人和善。

侧室虽多,却都相敬如宾,使北王府得以安宁。

不似南王府般,不是你死,便是我活。

又传闻原太子病逝之后,厉湛为笼络朝臣,争夺太子之位,求皇帝赐婚,娶那朝廷命官独女白以云。

而厉无妄自是不肯受制于人,退而求其次,求娶了与白家交好的何家的长女何微月。

皇帝赐婚,纵然何家千般万般不肯,也不敢违了皇命,只得忍痛将长女送去那玉面修罗手中。

都是正妻之位,处境却天差地别。

想到南王,还有那个仗着宠爱谁都敢杀的侧室,白以云冷不丁打了个寒颤。

又听得何微月说:“好云儿,你实实在在是白家的,你父亲面子大,嫁去了尚且有生路,但我嫁去了,那必定死路一条了。”

“表面上南王求娶我是为了制衡,但你我都知,他根本就不怕与何家结怨,只是见不得北王揽权罢了。”

“那个侧室想要弄死我,简直易如反掌。”

“只有嫁了北王,我才有活路。”

说罢,便哭了出来,用袖子轻轻擦着泪水。

她见何微月这样,心下酸楚,从小到大,亲如姐妹,什么都让着她,她自是不忍心。

伸手帮何微月擦去了泪,微叹一声,仿佛下定了决心一般,说道:“我答应你,我去嫁给南王,出嫁之后,你就是白以云,我就是何微月。”

何微月猛然抬起头,眼中尽是感激,松开了手,身子往前倾,环抱住她。

口中不停道:“好云儿,我就知道你不会忍心看着姐姐去送死的。”

她也回抱了何微月:“你我这么多年的情谊,我又怎舍得让你送死?左右我低调一点,不争不抢罢了。”

抱了一会,她将何微月推开,说道:“到了出嫁前一晚,你我打点好下人,带着陪嫁丫鬟,半夜偷偷跑出来。”

“你来白府,我去何府,到了第二天,盖着盖头出闺阁上花轿,没人会发现的。”

何微月拉着她的双手,感激道:“嗯,谢谢你,云儿。”

“落轿!”

外头一声大喝将白以云从回忆拉到现实,她即将成为南王妃。

“小姐,到了,下轿吧。”

她的陪嫁丫鬟戴鸢掀开了轿帘,正叫着她。

听着外面那敲锣打鼓之声,她微微起身,弓着身子向轿外走去。

出了轿子。眼下除了戴鸢的手,再无旁的。

扶着戴鸢的手下了花轿,走了几步便看到男人修长的双腿。

厉无妄背向花轿站在那高耸入云的阶梯之下。

白以云站到男人身后。

短暂的停留过后,男人的双腿往阶梯上迈去。

她连忙跟上,盖头遮眼,看不见前方,只能低头盯着脚下的路,以免被阶梯绊倒。

厉无妄步子太大,走得太快,两节台阶并作一节,她跟得吃力,便开始小跑起来,惟恐落后。

她不想在成亲当天出差错惹恼他。

心中焦急,没注意到前头的男人早就停下。

她就这样直直撞上男人的背,感觉像撞上了一堵墙,一下没站稳就要向后摔去。

不会吧,还没拜堂就要死了?

心中凄然,她索性闭上眼睛等着自己往下摔,或许从楼梯上滚下去受了伤就不用嫁了。

千钧一发之际,一只有力的大手将她拦腰托住,稍稍用力一带,让她撞到了一个坚硬的胸膛上,一股雪松香气涌入她的鼻腔。

还没反应过来,那只手便放开了。

白以云好像透过铜锣鼓声听到了旁人的窃窃私语。

她连忙站稳,看到那双腿又开始往上走,急忙跟上,却发现男人这次走得慢了许多。

两对新人站在婚堂。

一拜天地乾坤福。

二拜高堂期颐寿。

夫妻对拜恩爱久。

送入洞房千万孙。

礼成之后,她被人送去了南王府。

红绸满屋,烛火长燃,灯影摇曳。

这便是她的洞房。

白以云端坐在大红床幔之间,等待着南王的到来,心中祈祷今日一切顺意。

等到了太阳西沉,腿都坐麻了,肚子也饿了,南王还是没来。

屋内桌上摆放着几盘糕点,她正想站起偷偷拿点来吃。

“吱呀!”

耳边突然传来推门声,紧接着是一阵轻柔的脚步声。