重生退亲,我干掉侯府不过分吧 8.0
连载中 签约作品 古代言情 古代情缘
作者: 不偷懒的蚂蚁 主角: 云芪 沈瑜
6.98万字 0.1万次阅读 1.3万累计人气值
更新至 第32章 大赚一笔 2024-07-18 00:13:01
开始阅读 加入书架
手机免费阅读
七猫免费小说app
举报
  • 2
    作品总数
  • 53.07
    累计字数
  • 133
    创作天数
  • 作品介绍
  • 作品目录 32章
简介

【非宅斗+成长型女主+偏事业】 云芪是重生的,还重生了两次。 她救过翁旭的命,供他吃喝,供他科举,还帮他照顾老娘。 第一世他金榜题名入赘侯府,她带着嫁妆跟着上门做妾,受尽欺辱,惨死收场。 第二世她拒绝做妾,为了报复他们闹得人尽皆知,最后全家被活活烧死。 这次她不能再重蹈覆辙,退了亲,只为报两世仇,阴差阳错和翁旭小舅假成亲。 人人皆说他恶贯满盈,心狠手辣。 可他和外面说的完全不同,温柔,重感情,脾气好。 众人脑门黑线:那只是对你而已。 她为对付侯府进入织染署,斗得恶女一败涂地,渣男悔恨不已,还搞出一番大事业。 靠一双巧手织出彩锦,皇上亲赐她国之织女,成为金陵最耀眼的女子。 沈瑜急了,为了配得上她奋发向上,一不小心成了神武大将军。 云芪又被封护国夫人,他一脸郁闷:娘子别卷啦,再卷又配不上了。

第1章 我对做妾没兴趣

武侯府客堂,富丽的青石板上撒落满地的红豆,弹跳着发出清脆的哒哒声。

红豆是从云芪手中的布袋掉落的,她顾不上那些精心准备的豆子,愤怒地望着眼前这个男人。

翁旭穿着昂贵材质的白袍,身上已经没有以前的穷酸味,清秀的脸上带着一丝歉意。

“阿芪,你别着急,虽然侯府招我为婿,但我娶你的承诺没有变,侯府也同意你入门,你可以嫁入侯府。”

“嫁入侯府?”云芪眼底蒙上一层雾气,声音不争气地颤抖问他,“那算什么?平妻?还是贱妾?”

他目光躲闪不敢对视,低声嘟囔:“侯府嫡女身份尊贵,怎么能有平妻,自然是妾……。”

话音刚落,他又急忙解释,“说是妾,其实在我心中你们并无高低之分,进了侯府对你也是莫大的尊荣。”

翁旭说完还不忘点头肯定自己的说法,以此掩盖脸上的心虚。

云芪吸吸鼻子,他竟然让自己为妾,那她这三年的付出算什么!

为了让他安心读书科举,她不顾非议未入门便替他照顾老母,翁家穷得叮当响,自己变卖嫁妆支撑他在金陵的用度,哪怕再难都没跟他抱怨过。

他伸手想替她擦泪,她避开,自己随手一抹。

“阿旭,你可还记得去金陵书院之前在三生石旁说过的话!”

翁旭皱眉,他曾在三生石下许诺要娶她为妻,今生只她一人,双方交换过庚帖,只等金榜题名时迎娶她。

他食言了,脸上闪过一抹不耐,但语气尽可能听起来温柔。

“阿芪,我已经是侯府的快婿,再说那个已经不合时宜。你要理解我,我依旧会娶你入门,只是称呼不同。一个妾的称呼不会改变我们之间的感情,我对你的心意日月可鉴!”

“三年前你救了乡贡失败的我,我差点自杀,是你救了我的性命,没有你就没有我的今日。这三年也多亏你在青州帮我照顾母亲和妹妹我才能安心读书科考,你的付出我都看在眼里,你的心意我都明白。”

他说得情真意切,连他自己都被感动,把眼睛憋得通红。

云芪没有说话,她的心很乱,总感觉哪里不对劲。

翁旭知道她在犹豫,还差一点就能让她妥协。

“阿芪,让你受委屈我的内心也很痛苦,但我保证你和普通妾室是不一样的,在我心中你永远是第一位,永远是我的妻子。今后我会保护你,不会让你受一丝伤害,受一点委屈。若违此话,天打雷劈,死无全尸。”

云芪内心动容,哪怕心中别扭还是被他这番承诺打动,正要答应他。

忽然觉得眼前这一幕十分熟悉,好像曾经发生过一样。

下一瞬,她头痛欲裂,抓着脑袋发出几声闷哼,翁旭下意识后退一步:“你没事吧?”

她没有搭话,等缓过来脑海中多了两世记忆,眼中难掩震惊之色,原来她已经死过两次。

第一世她嫁入侯府为妾,安分守己不敢有丝毫僭越,却还是惨遭主母欺凌,每日过着奴婢不如的日子,在榨干她仅剩的一点价值后将她禁闭在房,他亲手断了她最后一口气。

上一世她在纳入侯府那日拒绝为妾,为第一世讨回公道,把这事闹得人尽皆知。

虽然如愿让侯府颜面无光,让世人知道翁旭是负心汉,但也因此被他记恨在心。在她回到青州后惨遭报复,青州云氏布坊遭人纵火焚烧,连累全家被活生生烧死。

她临死前亲眼看到翁旭的身影,带着愤怒,悔恨,无助的死去!

云芪气的胸口憋闷,好狠毒的人,自己竟然为这样的人付出一切,刚刚差点又重蹈覆辙。

好在老天有眼,让她还有重新选择的机会。

三生石下许过的诺言用三世来亲历,或许这是她最后的机会。

“阿芪?”翁旭的声音打断她的思绪,“你怎么了?没大碍吧。”

她回过神,眸色晦暗不明,冷漠地摇摇头:“无碍,翁公子刚刚说到哪了。”

翁公子?

翁旭蹙起浓眉,心中疑惑但没心思多问,回道:“你安心嫁入侯府,今后享受荣华富贵,好日子还在后头,云伯母云家都会因你而变得尊贵。”

云芪嗤笑,这话听起来真恶心,吃大粪都不会觉得那么恶心,反问他:“怎么,你还要我做妾?”

看她反应奇怪,翁旭语气带着不满:“这个问题不是说过了吗?怎么又问!虽然是妾,但你和别人不一样。”

“怎么不一样?”她似谀似讽地追问。

“不一样就是不一样!”他一脸烦躁,不愿再谈此事,转口吩咐道,“总之这事就这么定了,你入侯府的嫁妆不能太寒碜,让云伯母尽可能多准备些。”

能嫁入侯府别人求都求不来,哪怕是做妾都令人羡慕,她还问东问西,以前怎么没发现她这么烦人。

云芪气笑了,别人纳妾都是给买妾银,哪需要什么嫁妆,他竟然不要脸地要嫁妆!

以前真是害了瞎眼病才高看这个男人,冷声道:“嫁妆就算了……。”

翁旭闻言立马打断她的话,他可是跟侯府保证她进门一定会带足嫁妆,云家可是有间几十架织机的布坊。

“算了是什么意思?你入门嫁妆多也能让侯府高看你,况且嫁妆都是属于你的私产,不用担心。”

“算了就是我对嫁入侯府做妾没兴趣,我要跟你退亲。”

她语气温柔,但眉梢下难掩冰冷的杀意,想刀一个人的眼神是藏不住的。但她明白现在的自己力量孱弱,别说侯府,连翁旭都奈何不了。

现在不行,不代表以后不行!来日方长。

翁旭鼠目圆睁,以为自己听错了,声音尖厉喊道:“你说什么!”

“我说退亲!”

她一字一顿说出来,免得他耳背听不清。