哑娘有空间,荒年不愁 8.7
作者: 芸摇 主角: 苏南熹 夜清羽
266.64万字 0.8万次阅读 113.4万累计人气值
更新至 第1291章 大结局(三) 2024-02-02 16:31:11
开始阅读 加入书架
手机免费阅读
七猫免费小说app
举报
  • 2
    作品总数
  • 287.87
    累计字数
  • 作品介绍
  • 作品目录 1291章
简介

身份尊贵嫡女遭人陷害,流落边陲之地,失去记忆,成了农门妻。苏南熹自带空间而来,利用空间带领一家人团结一致发家致富,熬过荒年,躲过灾年,把夫君一路培养到京城,却得知夫君另有身份,自己身份也渐渐揭开。

第1章 哑巴新娘

“爹,娘!你们花了一两银子就买了个要死的儿媳妇回来啊!买回来是伺候我们还是要我们伺候啊?”

“是啊爹娘,我们莫家都穷成啥样了,你们也不是不知道!给老三讨媳妇我们不反对,但花了那么多钱总该找个正常的吧?这个看起来病得不轻,我们哪里还有钱给她治病啊?”

“爹娘,你们该不会被人骗了银子吧?”

莫老夫妇低着头,一副做错事接受批评教育的模样,他们心里非常愧疚。

衙门来了一批因主家或家族犯错而受牵连的女子,看上交钱签婚书就能带回家。两人本想讨个好儿媳妇,奈何借钱去晚了,只剩下一个趴地上的女子了。

天色渐晚,师爷急着脱手,舌灿莲花,两老脑子一热就交钱帮三儿子签了婚书,花了十文钱换了个儿媳妇。因背不动人,师爷还热心借了衙门推车给他们。

两人回来路上醒神了,懊恼,后悔,愧疚,可人都推回来了,还签了婚书,只能先带回来了。

回来后,自知儿子儿媳会生气,两人任凭他们责怪也不还口。

莫老太抬头看了一圈,没发现老三在场,又低下头,小声回了一句,“衙门不会骗人的,这姑娘只花了十文钱而已。”

很便宜的!

莫云妹心里有气,她有理想的三嫂人选,如今突然空降个三嫂,还是个病秧子,更气了,说话也夹枪带棒,“娘,什么姑娘?你怎么就确定人家是姑娘?谁知道她的过往,说不定娃娃都有好几个了!”

众人一听,脸色都变了。

衙门通告只说是受牵连女子,这些女子的过往只字未语,谁也不知道是否成过亲生过娃。

两老脸色更难看了,双手不住揪着衣角扯。

莫云妹瞧着众人脸色,心里舒坦了些,抬起下巴,“我三哥相貌堂堂,英俊不凡,她什么身份,怎么配得上?”

一直没出声的莫老大,当即训斥了莫云妹,“你像什么样?!大呼小叫!你的教养去哪了?爹娘做事自有道理,哪有你指手画脚的份?!”

大儿媳秦氏挽上莫云妹,轻声道,“你冷静一下,别激动。爹娘也是太操心你三哥的婚事,我相信爹娘带这个女子回来肯定是有原因的。再说了,婚书都签了,这是衙门见证下签的,可不是能乱来的。我们慢慢想办法就是。”

莫云妹不吃秦氏这一套,她一把甩开秦氏,“什么好话都是你说完,就你是好人!哼!我可丑话说前头,我不会照顾这女人!”

秦氏被甩也没生气,莫老大却生气了,“你连自己都照顾不明白,好意思说照顾人!”

秦氏拉住莫老大,摇了摇头。

莫云妹扬起头,不服地和莫老大理论了起来。

众人争吵之际,院里无故起风,风掠过院角一株海棠树,卷起满树海棠花,悠悠转转,在一辆推车上空,止住了移动,海棠花犹如夜色精灵,跳着优美又神秘的舞蹈,飘飘然,落在推车上的女子身上。

风轻轻吹动女子的衣襟,吹起了她的发丝,夜色中,女子身上似乎散发着微微光点,好一阵子才渐渐消失。

海棠花落满推车,连女子头上都落满了花,看不清容貌。

一铺红色,神秘妖冶。

就着夜色,瘆人发毛。

没人发现他们身后发生了什么,仍争论不休。

莫老太头发花白,此时更显老,止不住泪流,她的三儿子本能有大好前程,却因为双腿不能走,什么都没了,如今连个媳妇都难讨到!

莫云妹狠狠瞥了一眼推车,发现了不对劲,叫喊起来,“哎呀!怎么这么多海棠花?”

众人看过去,满车海棠花,怎么看怎么诡异,你看看我我看看你,谁也不知怎么回事。

谁摘了撒这?

风再次起,吹开了女子身上的海棠花。

苏南熹睁开沉重的双眼,看见一圈古装打扮的人围着她看,顿时蒙圈了。

她记得自己为了救人坠崖而死,她这是到了地府了吧,这地府的鬼怎么个个古装打扮?难道做鬼要复古才能过奈何桥?

“啊!鬼啊!”

莫云妹的尖叫把苏南熹的思绪拉了回来,她看向说话者,想开口却发现嗓子疼得不行,根本说不了。

莫云妹不理睬大哥们的眼神警告,往后一跳,“我不要这么丑的三嫂!你配不上我三哥!我不承认你是我们莫家的媳妇!”

说完掉头就跑。

苏南熹懵了,媳妇?她怎么就成了别人的媳妇了?

难道她闺蜜怕她在地底下太孤独寂寞,给她配了冥婚?

莫老二夫妇见莫老太哭得伤心,即便有不满,也不敢再多说什么,莫老大夫妇安抚了老娘又来宽慰苏南熹。

“三弟妹,云妹年纪小不懂事,你别把她的话放心上,你既到了我们莫家,先安心住下,不要想太多。”

苏南熹挣扎着要坐起来,牵扯到身上的伤,痛得她再次跌倒下去,花弹了一地。

这不是地府!

她没有死,她穿越了!

只是,她穿越就穿越吧,怎么穿越到了一个重伤的人身上啊!

感觉浑身都痛得不行,身上估计没有一块好肉了!

她这是造了什么孽啊!

稍稍动一下都痛得她龇牙咧嘴的,她根本就没有力气爬起来!

冷汗一下子就湿透了衣服!

天杀的!谁对原主这么狠啊,这完全就是非要置她于死地不可的架势!

她费劲地瞅了瞅自己,简直可以用脏乱差来形容!

惨不忍睹!

而且,明显的能感觉到,她的脸肿胀得厉害!眼睛都快睁不开了!

脑壳也疼得厉害,可是并没接收到什么原主的记忆,她对原主一点都不了解!

完了!哪来的都不知道!

听刚才那些人的对话,她还成了别人的老婆了!

她的便宜老公还是个不能行走的!

老天爷玩她呢!

为什么别人穿越,不是公主,好歹是个什么千金小姐,她呢,身受重伤就算了,还不知自己打哪来的,突然就有了老公!

苏南熹想了解一下情况,可是嘴巴一想出声,就感觉有针使劲扎那般,怎么也开不了口!痛得她眼泪直流!

完了!

还是个哑巴!

这处境如何破啊!

该作者其它作品