和离后她觉醒点石成金能力 9.5
作者: 染仙衣 主角: 乔巧 云以墨
120.39万字 4.7万次阅读 52.2万累计人气值
更新至 第582章 番外 2024-04-05 08:10:09
开始阅读 加入书架
手机免费阅读
七猫免费小说app
举报
  • 2
    作品总数
  • 130.75
    累计字数
  • 作品介绍
  • 作品目录 582章
简介

🐷占楼推荐下自己新书:(爹不详,娘不爱,逃荒后她占山为王)逃荒题材的文文,有兴趣的小天使请支持下,谢谢🙏) 穿越✘农家生活✘家长里短✘乱世✘武举✘脑洞 穿越到穷乡避壤的乔巧,开局就成了一个双腿残废,被夫家赶回娘家的弃妇。 本以为完犊子了,却意外发现自己拥有点石成金的能力。 虽说这金手指好像是个鸡肋,百次点石九十九次不成金。好歹剑走偏锋,她努力摆脱了吃糠咽草的困境。 腿治好了,便宜娘家带飞了,便宜女儿也纳入自家羽翼下了,顺带收容忠犬一枚。 没什么雄心壮志的乔巧,准备从此忠犬孩子热炕头,嗑瓜子吃瓜围观前夫家的笑话。 谁成想这是乱世。 身为一介草民,躲不掉逃不掉。 既如此,她就不能如前世那般懦弱、自暴自弃了。 为了自己爱的人,也为了爱她的人,她要运用自己日渐强大的金手指,没有未来,也创造出一个未来! 钱能通鬼神!你信吗? 而她,最不缺的,恰恰是钱。

第1章 和离

“我们和离吧!”

“???”

刚醒过来的乔巧一脸懵。

她明明记得自己因为感情受挫事业失败,一时想不开爬上了楼顶。

开始也没真想跳下去的,就是打算吹吹风、清醒下头脑。结果一不小心......

那种身体在重力作用下急速下坠,空气增加的压力不断钻进鼻子、耳朵……撕裂的疼痛,就好像有人掐住了她脖子。

强烈窒息感尚未消除,睁眼就见到一条人影杵立面前,对她说出这么一句话。

等她眼睛能稍微适应室内昏暗的光线,才看清对方是一位布衣布裤的青年男子。

头发又乱又干燥,脸又黑又憔悴。

露在袖管外的两只手,青筋暴突,紧紧攥成拳头,枯干得如同鸡爪一样。

“我们和离……”

见乔巧一脸震惊的表情,他重复半句,便闭住嘴。满眼含着说不出的疲惫和哀伤。

不是……大哥你谁啊?

乔巧刚想问出这么一句。

碰!

房门被重重撞开,有人挟带寒风冲了进来。

二话不说,“啪”地一巴掌招呼到乔巧脸上。

乔巧完全不曾防备,被打得身子向旁一歪。手肘撞在硬物上,才发现自己躺在一张摇摇欲坠的木板床上。

身上盖的是一床臭烘烘的破棉絮,身下垫的是一堆乱糟糟的霉稻草和破衣服。

两条腿,好像失去了知觉,她挣扎了一下,险些从床上滚下去。

一时间,天雷滚滚。

她这是死了?还是活着?

“和离?”

来人愤怒无比,手指头快戳到乔巧脑门,尖锐的嗓门,刺破耳膜。

“文哥儿你是傻了还是舍不得这废物女人?”

“来我们丁家,整整六年,就生了两个赔钱货丫头!现在挖个荨麻草,又摔断腿……除了一张脸,她到底哪里有可取之处?”

“和离?”

“老娘倾家荡产,能从鬼门关拉回她一条贱命不错了!”

“你还想同她和离?和离会损坏你的名声影响你娶新媳妇进门,你明白吗?”

来人是个同样又黑又干的老太太。

因为太激动,挽着的发髻松散了些,跑下脑后几缕,颇有些癫狂的感觉。

这……这是……

乔巧脑子中万马奔腾,胸腔怒吼:她是谁?她在哪?

“你给我写休书!”

“现在!马上!”

黑老太太跳着脚,手拍着马上快散架的床头柜,目眦欲裂。

“娘已经托王媒婆,给你另寻好生养的姑娘了。人家还是个黄花大闺女,就等你把这扫把星撵走,才能迎进门。”

“听话,文哥儿……”

见青年男子抿着嘴黑着脸不做声,黑老太太颤抖的声音,带出哭腔:

“明年,就是征兵之年。咱家上一次是侥幸躲过,这一次,家里哪还能拿得出那么多钱替你赎身啊……”

“你要走,好歹给咱丁家留个根……不然,娘日后如何去见你九泉之下的爹和爷爷哇……”

老太太说得是真伤心了,软瘫在地,一把鼻涕一把泪,嚎啕大哭。

青年男子眼圈慢慢红了。

沉默一会,转头看向目瞪口呆的乔巧。

“娘……娘!”

突然,门外又冲进来两条小身影。

一个扑到床边,紧紧抱住乔巧;一个拉住老太太和青年男子的衣角,扑通一声跪了下来!

“不要赶我娘走!”

“奶奶!爹!求求你们不要赶我娘走……”

“我和妹妹,以后会努力干更多的活,吃更少的饭……奶奶,爹!求你们不要赶我娘走啊!”

乔巧僵硬着身子,看看怀里不到床板高的豆芽小姑娘,又看看爬在地上,拼了命为“她”磕头求情,却一次又一次被老太太狠心推开的黄发小女孩。

终于,她动容了。

打量周围破败潮湿的环境,眼前的一切,逐渐让她清晰意识到自己不是在做梦,更不是在地狱。

跳楼那个她,应该的确是死了。而魂灵,困在某个人的躯体里。这个人不仅是残废,还正在被夫家嫌弃休弃。

“娘……”

听着两个女儿撕心裂肺地哭喊,青年男子痛苦闭了闭眼睛:“咱家……哪还有娶新妇的钱!”

老太太狠狠抹了一把脸,两眼泛着尖锐犀利的光,扫了一眼兀自揪住自己衣角不放的小姑娘。

“乐丫头五岁了,送出去做养媳。实在不行,卖给县城的大户人家做丫鬟也可以,得来两个钱,够你娶媳妇了!”

“就算不够,还有盼丫头……”

老太太看来早盘算好了,不理几人一脸的不可置信,一口气说完这话。

丁乐本来还想去抱着她爹大腿,为娘求情的,一听这话,惊吓呆住当场。

丁盼年龄尚小,不到四岁,被姐姐牵着进来,是被屋里压抑的气氛吓哭,本能钻到她娘怀里的。

此刻一听“卖”这个字,即使她还小,也恐慌起来。

因为村里很多曾经带她玩耍过的小姐姐,就是这样被家里“卖”,从此再看不到的。

当即“哇”的一声哭出来,挣扎着下床又去牵她姐姐:“不要卖我姐姐……不要卖我姐姐……”

“给老娘闭嘴!”

老太太被吵得烦死了,想也不想,一巴掌甩下来。

丁盼摇摇晃晃,本来就趴床沿没站稳,这一巴掌若落实,不被扇飞才怪。

乔巧眼疾手快,揪住丁盼背心衣服,一把扯回自己怀抱。

这具躯体,好像是真废了。

她上半身使了大力气,下半身却一点知觉也没有。丁盼压在她大腿处,完全感觉不到分毫重量。

乔巧心里一沉。

老太太扇了个空,一个踉跄,险些栽倒。

一瞬间,所有的郁闷和怒火全冲乔巧撒去。

“都怪你……都怪你这个丧门星!生不出蛋的鸡!害得咱丁家落到现在这个地步……”

乔巧抱着丁盼,双腿挪动不了,眼睁睁瞅着对方发疯般抓扯撕打自己,只能尽力向后仰躲避。

她快控制不住要把丁盼扔一边和这疯老太太拼了时,青年男子怒吼一声:

“好了!”

冲上来拉开他娘。

“我……我这就写和离书!”

老太太刚瞪起两个眼睛,青年男子面红脖子粗地把她怼回去:

“如果娘执意要我休妻,我宁可不娶新妇,让丁家断子绝孙!”

这话太重了,老太太眼泪刷地又流下来了,狠狠用拳头捶打了下他的背部。

“你这傻子!娘也是为你好啊!休妻,对外尚有说法。如果是和离,外人会道咱们丁家的是非,坏你的名声。”