误嫁皇叔:嚣张医妃惹不得 9.6
连载中 签约作品 古代言情 古代情缘
作者: 安卿心 主角: 陆昭菱 周时阅
37.32万字 5.8万次阅读 14.3万累计人气值
更新至 第183章 我教你啊 2024-05-19 23:47:04
开始阅读 加入书架
手机免费阅读
七猫免费小说app
举报
  • 1
    作品总数
  • 37.32
    累计字数
  • 92
    创作天数
  • 作品介绍
  • 作品目录 183章
简介

【女强+甜宠+医妃+玄学+爽文】 玄门大师姐陆昭菱修复龙脉时被炸飞,穿越到了大周朝。 魂魄还不稳时撞进晋王怀里,立马给自己抱了条大粗腿。 于是,陆家人的劫难开始了。 京城小报头条她屠版了。 各路魑魅魍魉纷纷瑟瑟发抖了。 她的东西,谁沾谁倒霉,她的身份,谁占谁吃亏,她要护的人,阎王也夺不去。 一眼看生死,一符去百病,一手掐霉运,还时不时看到财气,捡捡就不愁吃喝。 死后只剩块牌位的太上皇:儿砸!听她的!务必让她保我大周强盛! 晋王:王妃这么强,本王的腿还抱不抱?

第1章 助我重生

京城,黄昏,巷子。

一个少女跌跌撞撞往前冲,后面有几个家奴模样的人紧追不舍。

“臭丫头,站住!”

“世子可等着呢,可别让她跑了!”

少女身体虚软,额上还有一个红肿的大包,眼前开始模糊,但她知道绝对不能让对方抓住。

她在乡下住了十来年,好不容易被接回京,家门都还没进,就被从马车里扯了下来,打了一闷棍塞进了花轿。

京城好可怕!

被打的眩晕缓过来之后,她不顾一切从轿里跳了出来,慌不择路狂奔。

“救命,有人强抢——”民女——

后面一家奴听她大喊,恼怒地骂了一句粗话,抄起路边一块石头就朝她猛地砸了过来。

石头划破风声,狠狠地砸中了她的后脑勺。

砰。

血花溅出。

剧痛传来,少女眼前一黑,身体往前扑倒,她凭着最后一分清醒,连扑带爬地滚出了巷子。

就在这时,一辆马车正好经过这个巷子口。

少女这么一扑出来,直接就滚撞到了马车前面。

“咴——”

拉车的马匹受惊,发出嘶鸣。

突来的变故,也让周围百姓惊呼出声。

那几个家奴急追出来,没看清楚眼前情况,见少女伏在马车前面,立即就要上前抓人。

趁没人看清楚这姑娘的样子,赶紧把她弄回去!

少女被一人抓住肩膀,濒死一瞬间爆发出最后力气,猛地挣脱开他,转身爬上了马车,一头栽进了马车里,撞进一人胸膛。

车夫一鞭甩开了家奴,瞳孔一缩。完蛋了,这当隙竟然让那姑娘钻进了车厢?

马车里,一只骨节分明修长的手,掐住了少女的脖子,将她推离自己怀抱。

那少女分明双眼紧闭,气息全无。

嗯,死了?

那就直接丢出去吧。

正要将这具尸体抛出马车,那被掐着脖子的少女却“刷”地睁开了眼睛。

刹那间,眸光冷洌,带着寒霜般的杀意。

死而复生的陆昭菱一睁开眼睛,便看到了一张摄心夺魄的脸。

墨发紫玉冠,衬得肤似雪,淡墨轻染一样的长眉,如星子落深海一样的眸,鼻直如峰,唇就像最优美的花瓣,但唇角微带冷意,平添几分危险意味。

下一秒,陆昭菱倏地出手,袭向了他的咽喉。

指尖如剑,凌厉得像要直接插进他的喉咙。惊艳的气氛瞬息变为杀机汹涌。

脖子掐着的手蓦地用力一捏,同时,对方另一只手抓住了陆昭菱的手腕。

“死人还能这样张牙舞爪?”

陆昭菱头痛欲裂,感觉到后脑勺有血流着,听着他低沉的声音,抬眸看着他一身紫气,以及那股正一点点蚕食紫气的黑雾。

帝星命格。

原来是他的帝星紫气,助她生而复生,从这个小姑娘身上活了过来。

感觉着脖子越掐越紧,陆昭菱指向他的胸膛,艰难地挤出一句话。

“我能救你……”

那只骨节分明的手微一顿,又把她拽到眼前,两人离得很近,陆昭菱闻到了他身上一丝清冽气味。

两人目光近距离碰撞,似乎有火花啪啪炸响。

“你要如何救本王?”

陆昭菱呼吸困难,“让我待在你身边半年,我会让你知道怎么救!”

她需要时间恢复,需要他的紫气。

“主子,您没事吧?”外面侍卫已经下马,紧围在马车前面,神色紧绷地看着马车。

车帘遮挡,他们看不到里面情形,但听起来没有什么动静。

既便如此,他们也没有一个人敢上前掀开车帘。

“无事。”马车里传出了一道低沉的声音。

就在这时,有一队人马赶来,气势汹汹拦住了马车。

来人一身华丽锦袍,嵌玉腰带,绣金兽纹,手戴碧玉戒,全身明晃晃地写着“权势”二字。

只是泡泡眼厚嘴唇,脸色略显苍白,有点浮肿,眼底青灰,看着就是酒囊饭袋的样子。

“是青福侯世子!”路边有百姓认出来人。

青福侯府世子朱明浩,最得太后宠爱,在京城向来横行霸道,无人敢惹。

刚才追赶少女的几个家奴赶紧跑到了朱世子身边,七嘴八舌告状。

“世子,那丫头在马车上!”

“世子,这马车看着眼生,小的们怕惹事,这才没有上前抢人。”

其实是看着对方侍卫气势凛然,吓到了。

朱世子打量着这辆马车,斜着眼睛又扫了扫那四名侍卫,鼻孔里哼出了气。

“管他眼生眼熟的!把人给本世子拉出来!”

众人就要上前。

“大胆!”一侍卫怒喝,“晋王回京,谁敢放肆?”

此话一出,如同一个响雷,炸得周围所有人都呆住了。

“晋、晋王?!”

晋王五年前离京休养,许久没有消息,现在竟然悄然回京了?

马车里,陆昭菱靠坐在一角,看着眼前的男人拿着一条手帕,仔细地擦着手,动作优雅。

刚才他的手掐过她的脖子,这是嫌脏了。

陆昭菱眼前一阵阵发黑,还未能完全适应。她知道自己得先借力度过眼前危机。

她忍着恶心作呕,“这个交易你不吃亏,毕竟你这条命很贵重,没我救你,你活不了几年。”

这是她第二次说能救他了。

晋王周时阅淡淡地瞥了她一眼,“你倒是先说说,本王哪里需要你救?”

此话刚落,陆昭菱突然动作极快地朝他扑了过来,伸手抓住他的衣襟蓦地一扯。

嘶啦。

周时阅的衣襟被拉开,露出了锁骨和一片胸膛!

他瞳孔一缩,再次掐住了她纤细的脖子,“想死?”

雪白的胸膛上,一个诡异的黑色印记赫然出现,像是隐在皮肤之下的怪物。

陆昭菱的手指戳了上去,那个黑色印记竟然仿似有生命一样,缩了一缩,颜色瞬间浅了几分。

“咳咳,确定不需要我救吗?”陆昭菱被掐着脖子,看着他的目光却沉静自信。

外面传来了朱明浩的叫声,“晋王!我是青福侯府的朱明浩!那个丫头是我小妾,你快把人交出来!”

朱明浩一开始听到晋王也吓了一跳,但很快就回过神来,就算是晋王也不能当街跟他抢女人啊!

传到太后面前,太后肯定是护着他,谁不知道太后不喜欢晋王?

“你堂堂王爷难道要捡本世子的妾吗?”

朱明浩大声叫着,给了一众家丁一个眼色,那群家丁立即就冲过来,拦住了四名侍卫。

朱明浩则是飞快地钻到前面,刷地拉开了车帘。