握神剑!御帝凰!杀疯三界谁敢惹? 7.8
作者: 黄家银 主角: 帝凌释 封凌肆 夜星璃
52.41万字 0.9万次阅读 0.4万累计人气值
更新至 无责任番外 我们回家吧! 2024-03-24 23:20:03
开始阅读 加入书架
手机免费阅读
七猫免费小说app
举报
  • 1
    作品总数
  • 52.41
    累计字数
  • 作品介绍
  • 作品目录 260章
简介

【大女主+虐渣+神兽+空间】 夜星璃,本是天才少女,却遭人算计,容貌被毁,经脉被断,武灵被夺,还被丢进恶渊里给凶兽啃食。 二十二世纪医武双绝的巅峰强者一睁眼,自此新仇旧恨一起算,生前血债百倍偿还! 握神剑,御帝凰,天材地宝尽在手,杀疯三界横着走! 然而,她无意中染指的九天帝子却不依不饶地缠上来:“女人,你还缺暖床的苦力吗?”

第1章 总有一天,我会杀了你们

东灵国,威远侯府。

啪!

一条鞭子,重重抽在夜星璃的脸上!

“啊!”

夜星璃惨叫着倒在地上,一张娇艳的脸已然血肉模糊!

夜雪晴站在她面前玩着鞭子,笑容充满了恶意:“经脉毁了,这张讨厌的脸也毁了,接下来毁哪里好呢?”

夜星璃捂着剧痛的脸艰难地抬起头,她始终想不明白:“为什么?为什么你要这样对我?”

夜雪晴放肆地大笑起来。

“夜星璃,你可真是个白痴啊!”

“你以为你被下人喊一声大小姐,就真是大小姐了吗?”

“你不过是我家养的一条狗而已,我当然想怎么玩就怎么玩!”

这时,一个气度雍容华贵的美妇走了进来。

夜星璃心里升起一丝希望:“姨母,快救救我!”

苏氏施施然坐在椅子上,轻快地笑了起来:“真没想到,你和你娘一样蠢!”

夜星璃心里骤然一沉:“什么意思?”

苏氏居高临下看着她:“知道你娘是怎么死的吗?”

“她是被我亲手毒死的!”

“我毒死了她,轻松得到了她所有的财产,你娘可真富有啊!你看,这里的一草一木都是用你娘的鲜血浇灌出来的。”

“我本来想在她面前杀了你,让她死不瞑目!”

“但我的宝贝女儿是天生的凤命,容不得闪失,我才留你一命,让你当她的替身,在她觉醒武灵之前,给她当挡箭牌。”

“你知道这些年你被暗算被绑架,差点遭人凌辱时我有多高兴吗?”

夜星璃忍不住尖叫出声:“不要说了!”

苏氏的话戳破了她最后的幻想!

她一直感恩苏氏抱养了她,这些年心甘情愿给夜雪晴当替身,承担了本该由夜雪晴承受的刀光剑影,让夜雪晴平安顺遂长大。

直到此刻她才知道,她竟然是认贼作母!

夜星璃目眦尽裂:“你们,好狠!”

苏氏笑意盈盈:“谁让她挡了我的路呢?我和她明明是双生子,却样样都被她压一头,她不死我怎么出头?”

夜雪晴不耐烦道:“娘,别废话了,快按住她,我要挖了她的灵源!”

夜星璃瞳孔骤缩:“不!”

灵源随着人的出生而诞生,是孕育武灵的根基,直到十八岁生辰当天武灵觉醒。

武灵的种类包罗万象,从低到高分为一到九阶,九阶之上,是极其稀有的圣阶、仙阶和神阶。

前些天,她的武灵被东灵学院的副院首测出是圣阶龙纹剑!

这是东灵国几百年以来诞生的最强武灵!

夜星璃每天数着日子,就盼着十八岁生辰的到来!

今天,就是她的生辰之日!

她却没想到,她们母女早已把她的武灵当成了自己的所有物!

她好恨!

苏氏释放出灵压,把夜星璃按跪在夜雪晴的面前。

夜雪晴一剑刺进夜星璃的眉心!

嗤!

“啊——”

剧痛袭来,一股古老而强大的气息从眉心的血洞中喷薄而出!

灵源内,剑丸晶莹剔透,周身缠绕金色龙纹,还没出来,森寒的剑气就已刺得夜雪晴脸颊生疼!

夜雪晴眼中露出一抹嫉妒,但立刻又笑了。

这把龙纹剑,是她的了!

夜星璃死死瞪着夜雪晴。

她能感受到自己和剑丸之间的联系!

这是她用灵源滋养了十八年的武灵,也是她的本命所在!

她甚至能看到剑丸在微微颤动。

可她却连它都保不住!

她发出绝望的嘶吼,猛地朝夜雪晴扑去!

苏氏抬手一巴掌,把她扇飞了出去。

夜星璃摔在地上,两眼通红,声声泣血:“总有一天,我会杀了你们给我和我娘报仇!”

苏氏姿态高高在上,表情轻蔑:“放心,不会有这么一天的。”

夜星璃心里升起不祥的预感:“你想做什么?”

苏氏抬手掐住她的下巴,将一整瓶药液灌入她的口中:“当年我最想做的就是让我那个高冷骄傲的姐姐被千人骑万人压,如今她死了,你就替她完成我的梦想吧!”

夜雪晴捧着剑丸心花怒放:“不,我要把她丢到恶渊里去,我要让看着她发情连凶兽都想扑,却反而被凶兽啃食哈哈哈哈!”

-

危险!

坠空的夜星璃本能避开扑过来的腥风,一睁开眼睛就对上了蟒蛇的竖瞳!

她,二十二世纪医武双绝的巅峰强者,为了保护一枚灵核不落入敌对势力之手,选择抱着灵核和敌对势力同归于尽,怎么突然到了这里?

陌生的记忆涌入脑海,体内热得要爆炸,却又剧痛使不出半点力气,周围又都是阴森凶残的气息,夜星璃迅速调动异能给自己治疗。

好在,异能还在!

莹莹白光落在身上,剧痛迅速消失,夜星璃出手如电扣住蟒蛇的七寸,翻身跃到它的背上,朝渊底的黑潭俯冲而去!

砰!

水花四溅。

夜星璃沉入冰冷的水底,却没想到水底还有一道禁制,她猝不及防之下直直落进了禁制里!

里面干净无水,却格外阴冷。

好难受!

她需要解药!

不然,男人也行!

夜星璃湿漉漉地爬起来,目光一扫——

咦?

男人!

男人盘膝坐在一个古老玄奥的阵台中央,四肢被锁链紧紧缚住。

他的头微垂着,银色的发丝披散下来,看不清脸,一身玄色衣袍敞开,露出的胸膛微微起伏。

男人!

活的!

就在眼前!

夜星璃的眼睛亮了。

她毫不犹豫地扑过去,扒了他的衣袍!

那一刻,她如久旱的行者终于找到了甘霖,每一根睫羽都舒服得翘起!

“呼……”

夜星璃体内的热流终于退了。

此时她才留意到男人丰神俊秀极致俊美的容颜,每一根线条都仿佛上天悉心雕琢而成!

他的肌肤又白又薄透,即便闭着眼睛,也散发着一种说不出的魅惑!

刚才的过程中男人好像一具不会动的雕像,但神奇的是该有的反应一点没少。

他甚至还会脸红!

她怀疑她做了什么他都知道,只是因为某些特殊原因无法醒来而已!

夜星璃试着用异能给他治疗了一下,但没有效果。

她不喜欢欠别人,想了想,问道:“你是被困在这里的吗?要不我放了你,我们就扯平了?”