贬妻为妾?这炮灰宗妇她不干了 7.9
作者: 沐卿棠 主角: 云绯月 裴宴清 穆泽深
105.68万字 0.1万次阅读 2.9万累计人气值
更新至 第515章 英雄救美的真相 2024-04-17 09:41:34
开始阅读 加入书架
手机免费阅读
七猫免费小说app
举报
  • 6
    作品总数
  • 734.93
    累计字数
  • 作品介绍
  • 作品目录 516章
简介

(传统古言宅斗+虐渣打脸+复仇逆袭+王爷追妻,前夫追妻火葬场追不到系列,1v1强强联手) 身为侯门长媳,云绯月兢兢业业,操劳半生。 一声宗妇,蹉跎半生。 她油尽灯枯之时,尽心辅佐一生的丈夫让她给小妾让位。 “这侯夫人的位置你坐了十八年,如今也该还给婉婉了!” 当亲生子养大的养子恨她入骨,在她濒死之际,抓着她的手在下堂文书上画押。 一直尊敬的婆母更是捏造七出之条将她扫地出门。 云绯月活活冻死在隆冬的雪夜中。 重生后才知道从一开始,这场婚姻从始至终就是为她量身打造,彻头彻尾的算计! 好在父母做主,让她与渣男和离! 云绯月却不甘止步于此,放下狠话,“和离? 鬼才要和离,老娘要的是丧夫!” 重活一世,她才不当那冤种,渣男想过河拆桥,那她就先送渣男进大牢! 绿茶陷害,那她就让先让绿茶身败名裂,断了她的东山再起之路。 云绯月一路嘎嘎乱杀,酷酷虐渣,殊不知背后还有个人在给她撑腰递刀。 直到赐婚圣旨到手,云绯月才反应过来,“这位太子殿下,我们好像不熟!” 某太子,“无妨,月儿嫁过来,我们就熟了!”

第1章 恩人遗孤

“母亲,轩儿的父亲为救我和云将军而死,这孩子自小体弱多病,如若不好生将他抚养长大,以慰莫将军在天之灵,儿子寝食难安!“

穆泽深担忧的话语和眼前熟悉的场景,与记忆重合。

云绯月眼神恍惚的打量眼前的男人,他身上着银色铠甲,皮肤被晒得黝黑,却衬得他更加意气风发。

这是她辅佐了十八年的丈夫,真实感扑面而来,她真的重生了!

这一天,是她二十岁的生辰,穆泽深带着他和谢婉婉的私生子穆逸轩回府,是她上一世悲剧的起源。

见她不说话,男人不悦的皱眉,“莫将军不仅救了我,还救了你大哥,你难道连他唯一的骨血都容不下?”

靖安侯夫人见儿媳妇不说话,便在一旁敲边鼓:“绯月,你嫁入侯府这么多年也没个一男半女的,这孩子记在你名下,若能给你带来一些子女缘,那也是两全其美是不是?”

那自说自话的模样,已然是替云绯月做了决定。

以往,她忍气吞声并自以为是地顾全大局,可这次她并不打算留情面。

“母亲又不是不知道,大婚当天,世子就说军务要紧,星夜离家,一走就是四年。

我倒是想生个孩子出来,只怕是我敢生,靖安侯府不敢认。”

云绯月素来好脾气,这一次忽然毫不留情的反驳让靖安侯夫人面上讪讪。

“你这说的是什么混账话?

这孩儿父亲是咱的救命恩人,咱不能让外人笑话是那不知感恩之辈吧?

再说侯府又不是养不起一个孩子,你说呢?”

说的比唱的好听,不过这孩子是穆泽深和谢婉婉的私生子,那莫将军救了她大哥的事情是不是也有蹊跷?

以她对大哥的了解,断然不会急功冒进,让大军都陷入险境。

如此一想,留着这个孩子,或许别有用处。

于是她笑着点了头,“母亲说的是,既是恩人遗孤,是该好生将养着。”

前一世,她听信穆泽深说这孩子是他和大哥云飞羽的救命恩人,主动以穆家宗妇的名义将他收养,并悉心教导。

这孩子也争气,年纪轻轻就中了状元,也让她的脸上有光。

可她却始终无法忘记,临终前,也是这个孩子用世间最为恶毒的语言给了她致命一击,也让她知道,自己的一生活的何其可笑?

想到临终前数次哀求,穆逸轩才施舍似的来见了她一面。

当时穆逸轩眼中的恨意和扬眉吐气矛盾且奇怪的融合在一处,“你知不知道,我最讨厌你那副高高在上的姿态?顶着清流之家的头衔对我颐指气使,在你眼里,和云家不一样的就都是错的!”

“哪怕我想收个通房丫头,你也要拿出云家那套非年过四十而无子者不可纳妾的陈词滥调来逼我!”

“不怕你知道,云家倒台的时候,我可开心了!

当然你要是死了,我也会很高兴的!”

云绯月想不明白,自己亲手养大的孩子,怎么就能如此恨自己?

她气得当场呕血,却怎么也不甘心,“你再怎么怨我,你也改变不了我养大你的事实,你欠我一声娘。”

“当我娘?你配吗?

你要真当我有娘,死之前把这个签了吧,这是你欠我娘的!”

在她急火攻心,呕血昏迷的时候,她一手养大的孩子握着她的手,在那封自请下堂的文书上盖了印。

临走前,还不忘用恶毒的言语来刺激她。“你以为你帮我娘从教坊司出来,父亲就会跟你圆房了么?

父亲心里从始至终都只有我娘,这些年同你苟合的都是父亲从外面找的野男人,跟野男人媾和的滋味如何……”

“多亏了你让云家那老匹夫救我娘出了教坊司,等你一死,我娘就是这靖安侯府名正言顺的侯夫人了!

我们一家三口终于可以正大光明地团聚了!”

她强撑着身体,靠在床沿上,拼尽全力恨不得当场掐死他。

“是我自己愚蠢,竟被你们算计了一辈子!

十八年的苦心经营拱手让人,给他人做嫁衣,替别人养儿子。”

她好恨啊!恨不得将那蛇鼠一窝的一家三口生吞活剥!过去的记忆袭来,云绯月心脏揪着疼,脸色惨白如鬼。

靖安侯夫人好像没看到似的,抱着那孩子在那儿自说自话,“既然绯月同意了,那我回头就禀明老夫人。

请了族老开宗祠,让这孩子入族谱,好尽早引来孩子缘儿,让你和深儿……”

“开枝散叶”四个字还没说出来,就被云绯月打断。

“收养可以,入族谱就不必了吧?

世子也说了,他的父亲是世子和大哥的救命恩人,咱们好好将孩子养大成人,也算是给人家的父母一个交代了。

若是直接给孩子改名换姓,让人家断了香火,这不是恩将仇报吗?”