穿越新婚夜,医妃被战神娇宠了 8.9
作者: 沐卿棠 主角: 沈听澜 傅景渊
41.64万字 0.2万次阅读 6.9万累计人气值
更新至 第203章 凤凰涅槃,浴火重生 2023-05-10 15:39:00
开始阅读 加入书架
手机免费阅读
七猫免费小说app
举报
  • 6
    作品总数
  • 736.14
    累计字数
  • 作品介绍
  • 作品目录 203章
简介

(穿越+空间+女强+先婚后爱+强宠+爽文,1V1双向奔赴系列) 国宝级特工沈听澜,一朝重生,成了蠢笨不堪,嚣张跋扈的敬安王妃。 亲人出卖,闺蜜陷害,渣男算计,简直惨的一批! 沈听澜冷笑一声,空间收纳敌人全部家当,让敌人全都去喝西北风。 幻术一开,让渣男当众社死,全城贵女避如蛇蝎。 收小弟,救至亲,秒变团宠小宝贝,引无数大佬竞折腰。

第1章 穿越新婚夜

“哇偶!

这是我不花钱就能看的吗?”

沈听澜一睁眼就被入目的景象刺激的差点鼻血狂飙。

魅惑的红纱帐中,面如冠玉,郎艳独绝的男人一身正红水衣领口大开,细密的汗珠从莹白的肌肤上坠入隐秘处。

“死了竟然还给发对象,这年头地府的业务都如此周到了吗?

不对不对,地府的业务应该没这么先进。

难不成是那些个小弟孝敬给澜爷的?

眼光倒是不错,澜爷笑纳了!”

想她堂堂异能组独立特工,没死在战场上,居然死在了一群科学怪人的实验室里经够憋屈了,到死都还是单身狗一只,这谁能忍?

难得有识趣的小弟如此懂她心意,她就不客气了!

她喜滋滋伸出手就要享用自己的贡品,谁知那美男竟然见鬼了似的直往后躲,“别靠近本王!”

连声音都这么好听,爱了爱了!

沈听澜嘿嘿笑的像个登徒子,“美男别怕,澜爷会温柔的……”

说着话,便不容置疑的扑了上去。

那绝色美男早已经退到了墙角,退无可退,就被沈听澜扑了个正着。

“哇哦,居然有腹肌!

哇哦,完美的倒三角!

这波赚大发了!

早知道那些臭小子如此得澜爷心意,活着的时候就对他们好点儿了嘿嘿……”

沈听澜沉迷男色不可自拔,完全没注意到男人越发阴沉的脸色,还在那儿满心欢喜的欣赏自己的贡品。

她的咸猪手才伸到男人的脸上,便被男人一把攥住,“你来真的?”

“嗯?

居然还是能说会动的,这贡品也太高级了吧?”

沈听澜更兴奋了,“当然是来真的了!

我读书少,你别骗我,这种事情假的要怎么来,你教我啊?”

男人眼神一黯,终于忍无可忍,“这可是你自己说的,别后悔!”

“我绝不……”

“后悔”两个字还没说出口就被人强势吞噬了。

温热的躯体覆上来,沈听澜懵了,“什么鬼,是澜爷享用你,不是你享用澜爷啊摔!

你个贡品是要造反吗?”

然而,奋力去推,竟然推不动?!她金刚芭比的绰号是白叫的?

沈听澜傻了,沈听澜麻了!

抬手推,用脚踹,身体软绵绵的使不上力,甚至还莫名其妙有一种想杀人的冲动。

各种迷糊中,不属于自己的记忆涌入脑海。

沈听澜,大齐兵部侍郎沈既白的千金,柱国将军府唯一的表小姐。

今晚本该是她和敬安王傅景渊的新婚夜,她本应该满怀欢喜的在新房里等自己的夫婿。

可她却听信谣言,误会傅景渊就是害他父亲获罪,害的柱国将军府满门男丁血洒疆场的罪魁祸首。

竟然胆大包天的在新婚夜刺杀傅景渊。

傅景渊虽然身有旧伤,却也不是她一个体弱多病的闺阁小姐能杀得了的。

刺杀自然没成,沈听澜星夜逃出王府,半路却忽然心脏剧痛,诡异的一命呜呼了。

还以为是地府一日游,结果换成穿越大礼包了!

嗯,穿越,那这贡品……”

后知后觉反应过来,一瞬间暴发出的惊人的力量将男人直接掀到了地上。

咣当一声,男人脑袋撞在地上的圆凳上,那声音,听着就很疼。

沈听澜心虚的缩了缩肩膀,拖着莫名沉重的身体走过去,就看到男人眉峰微蹙,不适的扭动着。

方才还以为自己嗝屁儿了没多想,这会儿仔细一看,便发现端倪了。

“这哥们儿,是中药了吧?”

撑着桌椅缓缓挪过去,“啧,看在你是我在这个世界上遇到的第一个人,又长的这么好看的份上,澜爷发发善心,帮你保住清白!”

她发誓,真的不是因为自己差点把人当贡品那什么了才心虚的想予以补偿。

素手轻抬,一点若有似无的红光自指尖流入男人的眉心,沈听澜捏了一个指决,举在自己胸前运气。

“这玩意儿憋太狠了也不好,澜爷送你一场春梦了无痕吧,嘿嘿……”

伴随着沈听澜略显猥琐的笑容,地上的男人面上复现一丝不可名状的舒爽神情来,暧昧的呻吟更是听的沈听澜脚趾抓地。

妈耶,这玩意儿比现场观摩那什么还让人尴尬!

没体会到丝毫捉弄人的快感,讪讪的正想离开这个破地方,心脏处骤然传来澜爷不可承受之剧痛。

“妈的,要么死,要么活,敢不敢给澜爷个干脆的,这要死不活的是闹那样儿呢?”

低咒一声,沈听澜后知后觉的反应过来,“不对啊,幻术不是还能用吗?”

果断咬破指尖,一个复杂的指决怼在自己胸口,半晌,那种令人窒息的痛感才缓和了一些。

还好,看家的本领还在,不至于才重生就活生生疼死在这鬼地方!

“对了,天一亮,就要抄家流放了吧?

沈家人被流放没事,但澜爷不能一穷二白啊!”

沈听澜忍着胸口处的剧痛走到正做着美梦的男人面前,颇为遗憾的拍了拍他的脸。

“可惜了,好不容易遇到个长得不错的,却是个有缘无分的。

江湖不见了!”

动作熟练的对着男人的周身大穴点了几下,沈听澜撒丫子开溜。

“沈家,澜爷来了!”

她跑的无比潇洒,殊不知,她才出门,本来在地上昏睡的男人悄然睁开了眼睛。

男人慵懒的坐起身,看着沈听澜离去的方向,餍足的勾起了唇角。

“这可是你自己找上来的,澜澜,这一次,再也不会让你离开我了!”