退婚后,神医毒妃虐哭全京城 7.3
作者: 沐卿棠 主角: 宴楚歌 风玄冥
155.55万字 0.1万次阅读 1.4万累计人气值
更新至 第742章 王者归来 2024-03-28 09:41:15
开始阅读 加入书架
手机免费阅读
七猫免费小说app
举报
  • 6
    作品总数
  • 736.14
    累计字数
  • 作品介绍
  • 作品目录 742章
简介

(穿越+空间+医妃+女强+爽文,1V1双向奔赴系列) 宴楚歌,钟鸣鼎食之家的娇贵嫡女,自幼与荣亲王世子凤翼寒指腹为婚。 凤翼寒一句男儿志在四方,她便放下世家贵女的矜持替他操持家务,十六年所学,不过是为了成为他的妻子做准备。 好不容易婚期来临,以为是苦尽甘来,却不料意中人已然成了中山狼。 凤翼寒不仅琵琶别抱,还惹了弥天大祸,逃生的路竟还要她拿命来铺。 大婚当天,被丈夫和婆母生生逼死。 再睁眼,她是九州古武实验室的宗师魔瞳,两眼一睁,草木皆兵。 婆母陷害?一针扎她个生活不能自理! 渣男要休妻? 她一纸休书贴满全京城,让渣男身败名裂! 后来才发现,富甲天下的九州首富是她,武功奇高的苍山圣主是她,起死回生的绝世神医还是她! 渣男屁颠儿屁颠儿求复合,被某个疯批太子一脚踹飞,“敢觊觎孤的太子妃,给爷爬!”

第1章 新婚夜失贞

新房内,喜庆的嫁衣和龙凤呈祥的盖头散落满地。

本应端坐喜床上等他来掀盖头的女人衣衫不整的躺在榻上,这场景,很难不让人想入非非。

凤翼寒沉着脸扯着宴楚歌的衣领将人拽起来,“说,那个奸夫是谁?!”

一句话便不分青红皂白的将她定性为红杏出墙。

宴楚歌双眸不自觉的瞪大,眼泪扑簌簌话落,她大力的摇头,“我没有,世子你相信我。

是有人故意害我……,你看,我的守宫砂还在呢……”

她急切的撸起袖子想用守宫砂证明自己的清白,可那藕节似的玉臂上清白一片。

宴楚歌懵了,全然没注意到凤翼寒带来的那些纨绔子弟们正贪婪的窥伺着她漂亮的玉臂。

凤翼寒则满脸厌恶的一把将她甩在地上。

他不过是想制造这个女人失贞的假象,借机离京而已。

原本他还有些愧疚,想着回来之后定会好生弥补她,却不想这个女人竟然如此淫荡,真的失身给那个奴才了。

“贱人!事实都摆在眼前了还想骗本世子!

你既然不肯交代你那奸夫是谁,那便等着本世子的休书吧。”

那憎恨的眼神让宴楚歌心如刀割,再想到自己失贞之事传出去,父母族人都会跟着自己蒙羞。

她卑微的祈求着,“世子你信我一次,你只要现在派人去查,就能还我清白。”

凤翼寒当然不会真的去查,他只是满脸不耐烦道:“你还嫌我头上这顶绿帽子不够瓷实吗?”

这无疑是认定了她就是与人通奸的荡妇。

宴楚歌的心脏传来一阵生疼,这一刻她才意识到原来十六年恪守克己在他眼里竟是一文不值。

她同凤翼寒自幼指腹为婚,她自记事起便日日在府上被教养嬷嬷耳提面,夫为妻纲,要三从四德,只为了日后做一名合格的世子妃。

可谁曾想到,八年前凤翼寒同荣亲王去边关支援,被敌军偷袭,传回来父子俩双双殒命的噩耗。

她成为了京城百姓人人皆知的望门寡。

而今她已然及笄,本以为要抱着凤翼寒的灵位嫁入荣亲王府守活寡,好在大婚前不久,凤翼寒平安归来。

她以为是上天垂怜她,可现在她被人王府的新房里欺辱,他竟连查都不愿意查一下,就当着众人的面给他定了罪。

她绝望的闭了闭眼,“我知道该怎么做了……”

这话任谁都能听出来不对劲,凤翼寒却不管不顾拂袖而去。

趁圣文公府嫡女新婚夜与人通奸的事情传遍京城,分散皇帝命太子彻查二皇子谋反之事,他得赶快逃离京城。

荣亲王府与二皇子谋逆之事脱不了干系,皇帝要严查,分明是要赶尽杀绝。

他一离开,那些跟着过来凑热闹的宾客们就肆无忌惮的朝院子里窥探起来。

宴楚歌爬在地上,费力的捡起地上的衣衫将自己包裹起来。

院子里的丫鬟见状却故意扯着嗓子讽刺道:“大婚当天就敢与人苟合,也不知道是有多饥渴?

还说不是奸夫,连守宫砂都没了,鬼知道与人通奸多久了!”

别的丫鬟跟着附和,“就是!还说圣文公府的教养好呢,依我看啊,这些个读书人最是喜欢欺世盗名了!

幸亏被世子发现了,否则我们世子娶这么一个荡妇,岂不丢死个人了?”

那些充斥着恶意的声音像是细密的利刺争先恐后的扎在宴楚歌身上。

只是几个不知天高地厚的丫鬟的恶意便如此之深,若是等到事情闹大,圣文公府得遭受多大的羞辱?

她再怎么样也轮不到被下人议论得如此不堪,若非主家授意,这些贱婢们有岂敢嚼舌根?

宴楚歌惨淡的闭了闭眼,她知道,荣亲王府是不会给她留活路了。

她缓缓将繁琐的嫁衣重新穿上,对着镜子整理发髻。

那些丫鬟们见状又开始口吐恶言,“说她是荡妇,还真没冤枉了她。

你们瞧,都这时候了,还不忘搔首弄姿呢,她不会以为这样就能勾引的世子……”

砰的一声,宴楚歌当着一群丫鬟的面一头撞在了柱子上。

丫鬟们慌了!

“来人啊!世子妃自戕了!”

鲜红的嫁衣整整齐齐的穿在身上,像是要为主人留住最后的一丝尊严。

就连灼热的血液,也在努力的帮主人洗刷耻辱。

一身米白色衣裙的少女掩唇惊呼,“天哪,姨母,她不会真的死了吧?”

“死就死了,有什么打紧的?

左右让她进门,不过就是为了演这一出捉奸大戏,好让翼儿名正言顺的离京。

雅儿你离她远点儿,仔细让着小贱人的晦气冲撞了你肚子里的孩子。”

华服妇人正是凤翼寒的母亲荣亲王妃,神情严肃,不带一丝慌张,好像完全没将宴楚歌的死当回事。

“翼儿,趁着这个贱人的死讯还没传出去,你马上带雅儿走。

记住了,不管走到哪里,你都是被这个小贱人气的离家出走的。

二皇子谋逆的事情跟你一点关系都没有。

马上走,走得远远的,没有你父王的通知,永远都别回来!”

细碎的脚步声响起,不一会儿,一道轻柔的声音钻进宴楚歌耳中,“宴楚歌,别怪我。

怪只怪你挡了我和腹中孩儿的路。”