侯门嫡女惨死下堂,重生后大杀四方 9.0
作者: 我笑明月 主角: 顾君珩 林惊澜
80.17万字 1.3万次阅读 23.2万累计人气值
更新至 第401章 四国文武会 2024-03-02 00:00:04
开始阅读 加入书架
手机免费阅读
七猫免费小说app
举报
  • 1
    作品总数
  • 80.17
    累计字数
  • 作品介绍
  • 作品目录 391章
简介

前世,林惊澜替妹妹嫁给了残废世子,为帮他撑起风雨飘摇的王府,操劳数年,累到满身伤病。 本以为苦尽甘来,可恢复满身荣耀的许淮安却抱着自己妹妹说:“你这狠毒妇人如何配得上我王妃之位。” 原来,她在床上不能动弹的时候,她的丈夫一直和妹妹苟且,甚至现在还要她自请下堂! 父亲,母亲,婆婆都知道,独独瞒着她,让她当牛做马,呕心沥血! 再次睁眼,林惊澜重生到替嫁之前。 这一世她不要再受任何人的摆布,也要给自己讨一个公道。 毫不犹豫的选择了曾经那个一无是处的纨绔未婚夫。 只是这个未婚夫怎么和传闻中的不一样。 她打架,他递刀,她杀人,他放火。 后来,那个纨绔世子,揽她入怀,冷眼对着天下人说。 “只要是我娘子想做的事情,就算是捅破了天,我也给撑着。”

第1章 自请下堂?

“你要我自请下堂?”

老旧昏暗的房间中,潮湿发霉,林惊澜慢慢抬起头,不敢置信的问了对面的人一句。

和发丝散乱,病容枯槁的林惊澜不一样,站在她面前男子,一身亲王蟒袍,长身而立,俊朗潇洒。

“林惊澜,你本就不应该嫁给我,和我有婚约的是清雪,你占了清雪的位子这么多年,如今,该还给她了。”

许淮安冷淡的说了一句,神色间都是厌恶不耐。

如今,该还给她了。

林惊澜在心中重复着这一句话。

可当初,明明是林清雪不愿意嫁给你的呀!

“清雪腹中已经有了我的骨肉,我不能让我的孩子无名无分,你放心,你自请休书之后,我也不会不管你的,城外有一处庄子,你可以在那里生活。”

许淮安觉得他为林惊澜做到这些,已经仁至义尽了。

“许淮安,你可真是有情有义的很啊,明明暗中早就和我妹妹苟且到了一起,如今却用这副施舍的语气,让我自请下堂,咳咳咳...”

林惊澜听着许淮安说出的话,心中是止不住的怒火,只是还没说完,就咳嗽起来,撕心裂肺。

而许淮安看着自己的结发妻子如此痛苦的样子,眼中却无一丝动容。

“惊澜,你的话不要说的那么难听,你无法为我诞育子嗣,昭王府不能有一个无子的王妃,如今清雪有孕,我不想委屈了她,现在我们各归其位就是。”

许淮安的声音也有些冷。

“你一向都是识礼的,应该理解,怎么现在却变成这般不可理喻。”

“我不可理喻?许淮安,你难道忘了,我曾经也是有过孩子的,只是为你挡了一刀,失去了孩子,伤了身体,才不能生育的,这是我的错吗?”

林惊澜的质问,让许淮安的脸色更加难看。

“明明当时是她不愿意嫁给你,当初你双腿残疾,是我为你求的神医,五年如一日的每日为你针灸按摩,帮你治疗双腿。”

说到这里,林惊澜激动的坐直了身体,眼泪也忍不住流下。

当初她是定北侯林家的大小姐,虽然是被父母逼迫替妹妹嫁给残疾的许淮安,但也是真心想要和他过一辈子的。

“是我为你打理家宅,在你父母身边尽心服侍;是我在你和兄弟争斗中,全心辅佐,帮你稳固地位;是我在你父王要废你世子之位的时候,入宫向陛下陈情,保你世子之位,后被你父王用了家法,险些没了性命,这些你都忘了吗?”

一字一句的质问,让许淮安说不出话来。

他承认林惊澜说的都是事实,可是,那些年所经历的事情,却是他最不愿回忆的过往,那代表着他屈辱的过去。

“这本就是你该做的,可若不是清雪为我去求太子相助,让你父母相帮,我也不会成为如今的昭王,你和清雪比,差得太远了。”

七年所做,如今竟然比不上林清雪区区几个月的甜言蜜语。

“而且清雪天真善良,活泼单纯,你却心思阴沉,惯会算计,我们本就不是良配。”

提到林清雪了,许淮安的脸上都是温柔的笑意。

“本就不是良配?呵呵,许淮安,苦难煎熬的时候,你许我此生不离:权势富贵的时候,你却说不是良配,真是好笑又讽刺啊。”

为他付出一切,耗尽心力,却落得这般结果,昔日爱意全无,此时林惊澜的心中,全都是对许淮安的恨,和绝望。

许淮安也因林惊澜的话恼羞成怒,上前几步,狠狠甩了她一巴掌,神情阴冷至极。

“林惊澜,如今我在与你好好说,你最好听话一些,明天自己写了自请下堂的休书,否则,我便让你求生不能,求死不得....”

他狠辣的眼神,让倒在床上,嘴角流血的林惊澜感觉一阵心惊。

随后许淮安离开,没有再看林惊澜一眼。

清雪还等着他一起商量的成亲的事情呢。

不知道过了多长时间,巧雁走了进来,哭着对林惊澜开口。

“小姐,小姐,王爷怎么能这么对你呢,呜呜...”

林惊澜握住巧雁的手,眼中都是悲哀绝望。

“巧雁,为何不被爱的人,一直都是我啊?咳咳咳....”

话还未说完后就大声咳嗽起来,咳出的都是鲜血,混着流出的泪水。

“小姐,小姐,你怎么了,不要吓我啊!”

巧雁吓得面色慌张,眼泪不停流出。

林惊澜想要说什么,却说不出来,她的身子因为受伤的原因,一直都不好,几个月前更是忽然病倒,连床都下不去。

纵然她会些医术,也察觉不到这到底是怎么回事。

现在更是到了油尽灯枯,性命堪忧的地步。

“小姐,我去给你找大夫,你一定会没事的...”

巧雁急忙出门,就要去找大夫。

林惊澜抬手想要阻止,却是什么都说不出来。

“你们为什么要拦着我,我要给王妃找大夫,王妃生病了...”

只是巧雁还没出去,就被人拦住了,林惊澜虽然在房间中,可是院子不大,她听得一清二楚。

“哈哈,王妃,你这丫头,说什么笑话?王妃正在前厅中陪着老王妃说话呢,林侯爷和夫人也在那里,商量成婚事宜,那个病秧子算是哪门子的王妃。”

侍卫放肆大笑。

林惊澜也忍不住凉凉一笑。

原来她的父母也来了昭王府。

但是却没有管重病卧床的她,而是兴高采烈的商量许淮安和林清雪的婚事。

此时的林惊澜,忽然感觉到莫大的委屈。

她全心全意为了定北侯府,为了昭王府,为了父母,为了许淮安。

可是这些人却没有一个将她放在心上。

“我这一生,当真是失败的很啊!”

自言自语了一句,林惊澜想要叫巧雁不要和那些人吵了。

可是外面的巧雁却忽然欣喜的叫喊着。

“侯爷,夫人,你们是来看大小姐的吗?小姐刚刚还咳血了,我要去请大夫,但是这些人却拦着我。”

本来死寂的心,在听到巧雁的话后,好像又活过来了一些。

父亲母亲来看她了,他们心中也是有自己的。

“巧雁,你在胡说什么,刚才王爷还说姐姐好好的呢,莫不是她觉得我抢了她的位子,故意装病。”

一道娇美的声音,带了些委屈的神色,是她的妹妹林清雪。

“哼,雪儿不要瞎想,成为昭王妃的人本就该是你,她霸占了这么多年,如今还给你,理所应当。”

这是她母亲的声音。

“她素来矫情,又不是快死了,管她做什么,走,我们回家,帮你清点一下嫁妆。”

这是她父亲的声音。

随后就是脚步离去的声音,他们都忘记了,当初怎么逼迫恳求她嫁给许淮安的。

林惊澜此时再也流不出眼泪了,反而哈哈大笑起来。

“原来我从....一开始......就是一个错误啊!”

不该出生在林家,不该成为许淮安的妻子,更不该活着。

说着说着大声喘了起来,心口剧痛,口中猛然喷出一口鲜血。

然后倒在了床上,再无声息,双眼大睁,带着满满的不甘心,死不瞑目。

灵魂飘出身体,慢慢到了外面,然后她就看到了巧雁激动之下和侍卫争执,最后被侍卫错手杀死的场面。

她想大叫,可是却什么都说不出来。

只能无助的飘然远去,看到了她的父母正将林清雪围在中间,兴高采烈的谈论着成亲的事情。

随后再飘得高一些,就又看到许淮安在梨花树下写着请柬,神色温柔满足。

越来越远,直至什么都看不见,眼前漆黑,再无知觉。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