摄政王一身反骨,求娶侯门主母 9.6
作者: 九月花 主角: 顾楠 萧彦
67.29万字 28.7万次阅读 0.3万累计人气值
更新至 第305章阻拦 2024-05-22 23:11:26
开始阅读 加入书架
手机免费阅读
七猫免费小说app
举报
  • 1
    作品总数
  • 67.29
    累计字数
  • 作品介绍
  • 作品目录 305章
简介

顾楠重生在了被丈夫送到摄政王萧彦床上的那一日。 她红着脸扯住萧彦,“快停下,我夫君马上就来捉奸了。” 萧彦掐着她的腰邪魅一笑,“这个时候让我停下?瞧不起谁呢?” 前世顾楠被丈夫一家陷害失去贞洁,流掉孩子,夺去嫁妆,惨被毒死。 今生她要有仇报仇,有怨报怨。 丈夫想用她的身体换取爵位?让他夺爵抄家。 婆婆与小姑子想霸占她的嫁妆?让她们倾家荡产。 外室与养子上门挑衅?让他们蛇鼠烂一窝里。 顾楠痛快甩出和离书,准备带着肚子里的孩子奔赴自由生活。 渣男丈夫却迷途知返,红着眼哀求:“其实我最爱的人只有你。” 呸! 摄政王一记窝心脚将渣男踹出两丈远,然后将顾楠堵在角落里,深情呢喃:“王妃,你准备带着我的崽崽去哪里?”

第1章捉奸

“别,我是有夫君的人。”

娇媚的声音响起,顾楠羞耻地咬住了嘴唇,抓住男人在她腰间摩挲的大手。

男人一把将她的手反扣在了枕边,声音冰冷。

“呵,你以为是谁把你送到了本王床上?”

顾楠身子微僵,耳畔砸下男人讥诮的声音。

“自己把自己染绿,上赶着当王八的男人,本王还是第一次见。既如此,本王岂能辜负他的美意。”

这句话犹如炸雷一般,将昏昏沉沉的顾楠从沸腾的热意中拉回来。

伴随而来的撕裂般的疼痛,让她彻底清醒过来。

映入眼帘的是男人俊美如俦的脸,即使做着最亲密的事,这张脸仍然没有任何表情。

唯有一双狭长的丹凤眼又冷又沉,仿佛能将人吸进去一般。

这张脸她到死都记得。

摄政王萧彦,她上辈子第一个,也是唯一一个男人。

可她被关在文昌侯府后院多年,至少有十年不曾见过萧彦了吧?

为何眼下又和萧彦做起了这种事?

电光火石之间,她猛然反应过来。

她重生了。

回到了她十八岁,刚嫁入文昌侯府的第三年。

她和谢恒在热孝中成亲,今日守孝三年期满。

侯府举办宴会,准备今晚让她和谢恒圆房。

一身红衣,满心欢喜在院子里等待谢恒的她,却只等来了摄政王萧彦。

不,眼下他还不是摄政王,而是皇帝最宠爱的幼弟景王。

腰突然狠狠被人捏了一下。

“专心点。”

萧彦的声音低哑,望着她的目光带着明显的不悦。

腰间传来的热意让顾楠又羞又气,这个时候她如何专心。

咬牙抵着萧彦的胸膛,她吸着气快速说道:

“快停下来,这是个局,谢恒马上就会带人来捉奸。”

萧彦错愕,从牙缝里挤出一句话:

“这个时候让我停下来?瞧不起谁呢?”

这和瞧不起有什么关系?

“谢恒马上就会过来,你.....”

话未出口,就被萧彦低头封住了嘴唇。

萧彦身上的热意几乎要将她焚烧,带着她起起伏伏,令她无意识抓紧了萧彦的手背。

不知过了多久,萧彦终于停了下来。

顾楠整个人瘫软得不成样子,却还是咬牙坐起身来。

身上没有一处不疼,就连穿衣裳的手都是抖的。

一旁的萧彦却双手枕在脑后,凤眼微眯,若有所思地打量着她。

顾楠脸一热,连忙将他的衣裳一股脑丢了过去。

“都说了谢恒马上要来捉奸,你穿好衣裳赶快走。”

萧彦扯下罩在头上的衣裳,唇间溢出一抹轻啧。

“倒是没小时候那么愚蠢了。”

顾楠背对着他,没听清他这声轻啧。

实际上此刻她整个人都很紧张,不停地在思索如何应对接下来发生的事情。

前世谢恒和她婆婆淮阳郡主就是这个时候来捉奸的。

谢恒将萧彦请了出去,婆婆指着鼻子大骂她是无耻的荡妇,要将她浸猪笼沉塘。

谢恒回来了,坚定地挡在了她面前,护着她。

“母亲,我相信她一定是被人害的,顾楠不是这种人。”

“我既然已经娶了她进门,就应该保护她,说到底是我没保护好她。”

前世不谙世事的她,被谢恒的维护感动得泪流满面。

世道严苛,女子的名誉大于天。

今日的事若是传出去,她只有死路一条。

她感激谢恒的维护与爱重,让她保住了颜面以及顾氏女子的名声。

又愧疚自己失了贞洁,对不住他。

正是这份感动与愧疚,让她在此后的十年里,任劳任怨地为谢恒打理着文昌侯府,用嫁妆养着整个侯府。

即便谢恒从不碰她,即便婆婆整日拉着脸骂她,她也将此归咎到自己身上,是自己失了贞洁在先。

在知道谢恒在外面有了女人和孩子后,还主动将那个女人孟云裳和孩子接进了侯府。

甚至还将孟云裳五岁的儿子过继到自己名下,当嫡子认真教养。

十年辛辛苦苦操持侯府,孝敬婆母,照顾丈夫,教养孩子,无怨无悔。

最后当谢恒从她手里拿到想要的东西之后,终于露出了他的真面目,将她囚禁在后院,一碗毒药灌了进去。

毒药入喉,仿佛五脏六腑都在灼烧,疼得她蜷缩成一团在床上打滚。

一口又一口的鲜血,将床上的褥子全都染成了红色。

她就这么眼睁睁地看着谢恒搂着孟云裳,在她面前亲热得仿佛连体人一般。

孟云裳搂着谢恒的脖子满脸娇笑,“恒郎,说起来姐姐也是可怜,守了一辈子活寡呢。

姐姐放心,你死了之后我会烧几个俊俏的男纸人下去,你到了地下好好享受。”

谢恒看着她的目光满是鄙夷。

“也不算是守活寡,当年我把她送给摄政王玩过,不然你以为我为何能顺利继承爵位?

顾楠,没想到你这辈子唯一一次享受男欢女爱的机会,还是我赏给你的,真是可怜啊。

哦,还有你怀的那个野种,也是我让人给你下药打掉的,已经成了破鞋,竟然还妄想生下个野种不成?

唉,也就是我不嫌弃你一个残花败柳,还让你占了侯夫人的位置十多年。

你还不知道吧?云裳如今可是安郡王的女儿,是县主了,你该给云裳挪位置了。

看在你这十年还算乖巧的份上,我让你以侯夫人的身份下葬......在荒郊野外。

一个破鞋而已,不配进我谢家祖坟,免得谢家祖宗蒙羞。”

谢恒说完,搂着满脸笑容的孟云裳离开了。

愤怒的她眼睁睁看着他们离开的背影,满脸不甘地留下了两行血泪,咽下了最后一口气。

谁知一转眼又回到了谢恒将她送给萧彦的这一天。

这一世,她不再是被人蒙骗在鼓里的傻子。

那些骗了她的,欺了她的,拿了她的,害死她的,她要他们通通都付出代价。

顾楠红着眼系上腰带,转身看到萧彦只套了裤子,上身还裸着,顿时又急又气。

“你能不能快一点?”

“啧,嫌我慢了?刚才求我快的时候可不是这个态度。”

萧彦懒洋洋地靠在床头,声音暗哑,带着丝丝说不上来的邪魅之意。

顾楠想起某些旖旎的情形,又羞又恼又恨,脸涨得通红。

好在理智尚在,知道谢恒和婆婆马上就到。

这一世,她绝对不能被捉奸在床,让婆婆日日有借口骂她娼妇。

强忍着身上的不适,她下床准备整理乱成一团的床铺。

无奈身子一软,一头栽倒在萧彦怀里。

这时,婆婆淮阳郡主不满的声音在院门口响起。

“不是我说顾楠,天还没黑呢就勾着你往内院跑,商户之家教出来的闺女就是粗鲁不懂礼教。”

紧接着是谢恒温润的声音。

“是儿子的错,刚才下人来报,说看到景王三叔朝内院这边来了。

景王三叔的性子您也知道,儿子担心吓着顾楠,所以急着回来看看。”

淮阳郡主的声音拔高两分,“景王进了内院?我的天啊,赶紧去看看。”

母子俩的脚步朝着正房走过来。

顾楠扭头看看乱成一团的床铺,再看看仍旧在不紧不慢套衣裳的萧彦。

急得眼泪都下来了。

来不及了。

重来一世,难道她还要重蹈前世的覆辙吗?

她不甘心啊。

一只微凉的手捏住她的下巴,终于穿好衣裳的萧彦居高临下地俯视着她。

大拇指颇有些粗鲁地帮她拭去眼泪,声音带着些许不耐烦。

“眼泪是最没用的东西,求我,求本王,本王就帮你料理了这个人渣。”

90%看过的人还看