青闺令 9.0
完结 签约作品 古代言情 宫闱宅斗
作者: 江上渔 主角: 李临 苏莞
240.02万字 2.0万次阅读 0.4万累计人气值
开始阅读 加入书架
手机免费阅读
七猫免费小说app
举报
  • 2
    作品总数
  • 401.09
    累计字数
  • 851
    创作天数
  • 作品介绍
  • 作品目录 1154章
简介

《青春环游记3》推荐精品宅斗文! 十三年后,科考落榜的少年郎李临拿着一块玉佩上门来求娶晋宁侯府的千金贵女。 帝城轰动,纷纷在猜想晋宁侯府哪个千金倒了八辈子的霉,要嫁给这个癞蛤蟆。 穿书的苏莞暗搓搓地想,大伯家的嫡女是重生的,二伯家庶女是穿越的,她这个开局第一场就被炮灰掉的小炮灰,要智商没智商,要情商没情商,算了,咸鱼点,保命要紧。 可是万万没想到,她嫁的这个,才是真大佬。

作品荣誉
第1章 落魄学子求娶贵女

三月春闱刚过,前几日刚刚看过了状元郎赶马游街的盛况,晋宁侯府上的姑娘私下还在说着那状元郎的俊美的风姿,还想着这位状元郎最后花落谁家。

想到那婚姻大事,姑娘家还捂着帕子羞红了脸不肯见人。

“姑娘,侯爷和夫人有请。”

侍女小桑的声音从门口响起,正在侍弄花草的苏莞手一抖,扯掉了一片生长得极好的叶子,她稍微皱眉:“怎么慌慌张张的,可是说了什么事?!”

生的一张圆脸的小桑摇头:“奴婢不知,只听闻侯爷通知了各房在府上的都到正院去,方才夫人的人来报,说要姑娘快些准备准备,一盏茶之后便出发了。”

苏莞蹙眉深思了一会,轻轻吐了口气:“我知晓了。”说罢,她便放下手中的活计,回屋子里去换衣服去了。

苏莞其实并不是这个世界的,或者说,这个世界并不是一个真正存在的世界,而是一个小说所构造的世界。

她是穿书的。

穿书之前她只是一个农村出来的大学生,在大城市打滚十年,在终于攒够钱贷款买房的时候,高兴过头了,突发心脏病,一命呜呼了。

这死了也就罢了,不料这一觉醒来,却发现自己穿越成了一本自己叫做《嫡女重生路》的重生女配逆袭文,文中的女主乃是她大伯家的嫡女苏芙。

苏芙前世有眼无珠,原本以为嫁了一生所爱的郎君太子,却不想郎心如同狗肺,他心中所爱的却是自己二叔家的庶女苏苒,最后狠心将她杀害,抛尸荒野,重生之后,她立誓报仇雪恨。

这位被誉为帝城第一才女的苏苒却又是个穿越女,两人之间明争暗斗,再加上府上各个姐妹轮番上场,简直每一天都是一部你死我活的宅斗大戏。

而原主苏莞呢,其实是一个本书中的一个小炮灰,在这部大戏之中第一场就送了性命。

真是实惨。

苏莞穿书已有三个月之久了,她自问没有那等与人阴谋阳谋的智商,于是一直窝在自己的小院莞园之中,不曾外出。

只是这一次,祖父祖母召见,她是躲不过去了。

她仔细地回想了一下书中的内容,也知道了发生什么事情,这是本书的开头,春闱之后,有一名叫李临的学子拿着一块玉佩上门来求亲,要娶晋宁侯府的姑娘。

晋宁侯出身山野,凭着一身功夫跟随皇帝平定祸乱,封为晋宁侯,手握兵权,在东赵国也是举足轻重的人物,而在他十三年前,曾在平乱之中遇险,最后被这位李临的父亲所救。

得救之后晋宁侯为表感谢,又见恩人有一个几岁的儿子,便许下诺言,许了一位孙女给恩人的儿子为妻,并且给了他的一块贴身玉佩作为凭证。

原本晋宁侯见恩人十几年都没上门来,早就把这事给忘得一干二净,今日突然冒了出来,也不得不将此事认下来,想要将一位孙女许给恩人之子。

晋宁侯府的姑娘如何的千金娇贵,要配一个穷酸学子,谁人会愿意?!

就是这样,晋宁侯府的姑娘为了躲避这门亲事爆发了第一场宅斗大戏,原主在这场大戏之中被苏芙和苏苒的争斗殃及,无辜送了性命。

也正是因为苏莞送了性命,她身上的那一门未成的婚约男方想要与晋宁侯继续亲近,打算另外选一个姑娘嫁过去,于是便开启了第二场宅斗。

苏莞回想了一下书中的内容,这位李临最后是归还了信物独自离开,并没有娶晋宁侯的姑娘。

“姑娘,您看这件衣裙行吗?!”小葚给苏莞换上了一身藕色衣裙,梳着简单的流苏髻,在发上只点缀了几朵小簪花。

苏莞今年十四岁,眉眼清丽温婉,容貌清丽,身姿曼妙,姿色在帝城也是排得上号的。

这样的打扮中规中矩的,也不招人眼,苏莞点了一下头,表示尚可。

换好了衣裳,出了门便去了她父亲居住的玉华苑去了,她的父亲名唤苏珣,是个生得风流倜傥的美男子,虽然今年已经三十余岁了,可是风华不减。

他喜爱穿着一身青竹纹的长衫,好诗文,性情洒脱。

此时他正站在院子的檐下,在他的身边站着他续娶的夫人李氏,苏莞乃是原配嫡女,母亲也是出身高贵,故此苏珣在续娶之时询问了外家的意见,选了这位出身商户的李氏。

李氏今年二十七岁,她生的一张和善的圆脸,称不上十分的美丽,但胜在还算年轻,有几分颜色,苏莞的母亲岳氏死后,苏珣守了三年才娶了她过门,隔年便给苏珣生了一对龙凤胎,也就是苏莞的弟弟苏莨和妹妹苏萝,今年才十岁。

她对苏莞称不上好与不好,总的来说也算是尽心了,亲近不曾有,但是苏莨和苏萝有的东西,她一应都是有的。

苏莞对她并没有什么偏见,继母哪能像是亲生母女那样亲近,不管出于什么缘故,这继母做成这样已经算是不错了。

苏莞快步地上前行礼:“父亲,母亲。”

苏珣见她缓步走来,点了点头,询问她的身体:“这两日身体可曾好些了?!”

苏莞低着头,恭敬地站着:“劳烦父亲挂念,已经好多了。”

她穿书之后,总觉得自己的处境实在是太危险了,恨不得找个角落躲起来免得被炮灰,于是府中的姐妹相邀她都以身体不好拒绝了。

好在她穿过来的时候是因为贪凉吹了夜风,高烧后病了好几日,后面一直断断续续的,也不算太好,所以府上的人都没有起疑。

“既然你来了,我便与你说一说这事,你到时候不必慌张。”苏珣小声解释道,“你祖父昔日欠了人家的一桩恩情,说是许了一位孙女给恩人的儿子为妻,如今那恩人的儿子找上门求娶府上的姑娘,你祖父应下了。”

“如今府上你大姐二姐都已经出嫁了,小七和阿萝的年纪还小,你三姐定下了婚事,四姐是大房嫡女,在府上的女儿,她的身份最为贵重,你祖父不会轻易将她许出去的,而你......”

“你母亲曾给你许下的那桩婚事,到时候我与你祖父说一说,你祖父也不会为难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