缠绵意:疯批太子他不禁撩 8.3
完结 签约作品 古代言情 宫闱宅斗
作者: 姜似 主角: 宋珈安 沈叙
71.94万字 0.5万次阅读 3.9万累计人气值
更新至 第332章 大结局(下) 2024-02-15 00:01:38
开始阅读 加入书架
手机免费阅读
七猫免费小说app
举报
  • 1
    作品总数
  • 71.94
    累计字数
  • 169
    创作天数
  • 作品介绍
  • 作品目录 332章
简介

睚眦必报娇小姐&黑切黑疯批太子。 第一世族姜水宋氏大小姐宋珈安前世识人不清,家破人亡,身死冷宫。 一朝重生,恶毒表妹,虚伪渣男,统统送他们去地下赔罪! 谁知复仇路上被前世的死对头太子缠上。 某太子:人长的这么美,脾气这么差? 某太子:宋大小姐认识孤这么久,终于发现孤长得好看了? 某太子:几日不见,皎皎可想孤? 宋珈安:你有…… 某太子:孤有良田金银兵马有天下,皎皎可愿嫁给孤? 宋珈安扶额:我想说你有病?

第1章 狡兔死

“这就是画像中的女人?”

是一道深沉而低哑的声音。

尾音上调,语调诡异,如沁入寒冰般透彻。

宋珈安眼皮动了动,眼睛已经被血糊住,面前猩红一片,根本无法看清眼前之人。

男人单膝跪地,抬手在宋珈安眼前晃了晃,见她没有反应,嘴角扯出一个诡异的微笑,随手拎起一旁的酒坛,朝宋珈安狠狠泼过去。

“啊!”宋珈安凄厉的叫声响彻了整个大殿。

痛!钻心的痛!

烈酒渗进伤口中,转眼间血肉模糊。痛得宋珈安冷汗淋漓,差点晕厥过去!

“太子的帐中挂着三皇子妃的画像,你们大景国,真是有趣。”阴沉的声音再次响起,惊得宋珈安浑身一哆嗦。

“端统帅此言差矣,她已经不是三皇子妃了,她如今只是一介罪臣之女。”沈治神色淡淡,疏离的眉眼间尽是无情,仿佛在说一个事不关己的人。

可他就是三皇子,宋珈安是他五年前明媒正娶的三皇子妃。

宋珈安眼中的血污被烈酒冲洗干净,素来清亮的眸子被仇恨覆盖,她的心中充斥着滔天的恨!

可笑她殚精竭虑,尽心辅佐整整五年,却换来了连诛宋家九族的圣旨。

一切的罪魁祸首,是她的枕边人,三皇子,不。现在是大景皇帝沈治!

是那个跪在父亲面前许她一生一世一双人的沈治!是靠宋家从不受宠皇子到新帝的沈治!

好一个,狡兔死,良狗烹!

沈治不屑于给宋珈安一个眼神,只拿起酒壶为给黑衣男人斟了杯酒,沈治现在贵为大景皇帝,能让他放下身段去伺候的……

宋珈安仰起头,努力辨别着眼前的男人,宋珈安眼中布满血丝,男人的轮廓隐秘而模糊,看不真切,可那愈加强烈的侵略感,仿佛宋珈安正在端量着的是一只伺机而动的猛兽。

他不是大景人?那他是谁?

端尧挑挑眉,抬头冰冷的宋珈安对视,嘴角勾起一丝恶劣的笑:“怎么?你想喝?”

“我与沈叙不死不休十余年,如今有了机会便想见见那画中人,结果……”

端尧直勾勾的盯着宋珈安,冷冽的声线带着邪肆的嘲讽:“你,令我大失所望。”

宋珈安不禁身子一软,跌坐在地上,良久在断断续续的吐出一句话:“你是……西陌人?”

与前太子沈叙不死不休十余年,宋珈安的脑中浮现出一个令大景上下都闻风丧胆的名字。西陌端尧。

不可能!宋珈安瞪大了眼睛。

大景与西陌向来就是死敌!西陌向来对大景的领土虎视眈眈,西陌大军的统帅端尧怎会被大景当作贵客招待!

“还能认出我?看来也不算蠢笨。”端尧耐心耗尽,抬腿离开坐席,侧身拍了拍沈治的肩膀“真无趣,我去御书房等你,别忘了你答应过我什么……”

宋珈安眼神已经不甚清明,望着端尧远去的身影,不好的预感在她心口炸开,她忍着浑身的剧痛抬手揪住沈治的衣边,“你答应了西陌什么?”

宋珈安的牙齿已经被尽数拔除,露出森森的牙床,沈治满脸厌恶,这样的女子何德何能被誉为大景第一美人。若不是为了皇位,自己怎会娶她?真是多看一眼都嫌脏。

“你们宋家人不是自视甚高么?你猜猜我答应了什么?”

“是我将你们宋家人全都活活喂了西陌的蛊虫?是我联合端尧将沈叙杀死助我夺得皇位?还是我按约定将平雁城送给端尧当作杀死沈叙的报酬?”

沈治几近癫狂,眼中尽是对权力的渴求:“这些,我统统都做了。”

宋珈安闻言瘫软在地,血泪顺着脸颊不住的流,胸口沉重使她喘不过气来。

“疯了!沈治你是不是疯了!”宋珈安用尽最后的力气扑上去,沈治猛起一脚将宋珈安重重踹了出去。

宋珈安只觉得五脏六腑都移了位,痛!痛极了!

“姐姐这是怎么了?怎么将自己搞的如此狼狈?”

一个娇弱又熟悉的声音传来,宋珈安顿时怒目圆睁。

“陛下,姐姐好凶啊。”林苏荷捂住嘴仿佛被吓到,娇滴滴的望沈治身后躲去。

宋珈安眼神冷冽,仿佛要喷出火来,将这对狗男女活活烧死。

“林苏荷,你这个畜生,我宋家待你不薄,你竟然如此忘恩负义!”宋珈安望向林苏荷的眸子里好似淬了毒。

林苏荷咬牙切齿,转头泪眼汪汪的望向沈治,那模样,要多可怜有多可怜。

沈治被林苏荷看得半边身子都酥了,他暗骂一声,抬手狠狠甩了宋珈安一巴掌。“你个贱人!谁准你侮辱苏荷,你这个毒妇连她的一个手指头都比不上!”

宋珈安吐掉口中的血,眼神似要化作利刃将沈治千刀万剐。“沈治,你当年不过是皇宫里任人欺凌的狗,若不是我宋家,你现在还在对人摇尾乞怜呢!结果你就是扶不上墙的烂泥!勾结西陌,嫁祸给父亲,你以为你的皇位真的能坐得稳么!”

“姐姐怎可如此侮辱圣上,圣上英明神武,子民们称赞为千古一帝,在姐姐面前怎如此不堪?”

“林苏荷,你算个什么东西,当年若不是祖母可怜你将你带在身边,你八辈子也没资格在我面前放肆!”

林苏荷不禁怒火中烧!

表小姐,嫡小姐,一字之差,千差万别!

凭什么她宋珈安生来便高高在上,而自己只是靠宋家垂怜才能活下去的弃女!可看见宋珈安手脚皆断,匍匐在地,她又得意的笑起来。“姐姐,今时不同往日了,圣上不再是不受宠的皇子,我不再是宋家的表小姐,而姐姐你,也不再是第一世族姜水宋氏的嫡小姐。”林苏荷装出一副恍然大悟的模样“啊对,你瞧妹妹这记性,姜水宋氏啊,已经没了!”

姜水宋氏,没了……宋珈安心痛难忍,用力的咬住自己的下唇。对啊,宋家已经被沈治嫁祸勾结西陌的罪名株连九族了,全因她识人不清,她的父亲,兄长,宋家前前后后三百七十四口,都已经没了!

“宋珈安,朕最讨厌的便是你们宋家人骨子里的目中无人,眼高于顶。你父亲宋卓不是看不起朕么,朕便一寸一寸敲断了他的脊梁,你哥哥不是高高在上么,如今这个时辰,估计已经手起刀落,脑袋滚到闹市里任人践踏。而你宋家那些未出阁的姑娘,不是喜欢打着‘宋家女不为妾’的招牌么,朕偏偏要将她们充为军妓,任人蹂躏。剩下的人……”沈治几近癫狂“朕便将他们活活喂了蛊!”

沈治的话像一把刀子刺进了宋珈安心里,她的牙齿咬的吱吱作响,鲜血从嘴里流出。

“姐姐你还不知道吧!你的那位姜嬷嬷到死都在惦记着姐姐,她的身子已经被蛊虫吃空了,脖子被蛊虫咬断,脑袋掉到地上,小指长的母蛊钻进脑子里,将她的眼球挤出了眼眶,东窜西吃……”

宋珈安气血上涌,吐出一口黑血“别说了,别说了……”

“姐姐这便受不住了么?都这时候了,妹妹就跟你交个底,你的母亲不是病死的,你的贴身丫鬟玉萱早就是我的人了,是她将毒药给钟氏灌了下去。”

我母亲待你如亲生,你,你为何要杀她?”宋珈安双目通红,双唇颤抖。

“谁让她看到了不该看到的,圣上在花园里与我约见,被她撞见,竟骂我不知廉耻!圣上明明自始至终只爱我一人,娶你不过是看重宋家的势力罢了。”

“原来我的母亲根本不是病死……都是因为我,识人不清……”宋珈安无助的匍匐在地,不住的呢喃着,眼神空洞了无生气。

宋珈安猛得想起什么,伸手抓住沈治的衣角。“那西陌呢!你为何要勾结西陌!难道你不知道西陌对大景虎视眈眈么!还要将平雁城拱手相让!你是不是疯了!”

平雁城是大景第一城,是大景的命脉,外祖一家为守护平雁城全部战死!那是平雁城啊!那是埋葬了无数英骨的平雁城啊!沈治他怎能拱手送人!

“我疯了?如果沈叙不除,那个老不死的一定会将皇位传给他,他从未想过我也是他的儿子!那种我为鱼肉,任人欺辱的日子我过够了!我会按约定将平雁城送给西陌,当是他们除去沈叙的报酬。同时西陌也向朕保证,永远不会进犯,用一座城换永久的和平!从此朕便是千古一帝!”“现在大景都是朕的,区区平雁城算什么?沈叙也是可笑,他聪明了一辈子,结果却要与平雁城共存亡,朕将兵符偷偷交给西陌,最后铁骑从他身上生生踩过去,将他碾成肉泥。你说好不好笑?”

沈叙。

不同于沈治生母下贱,沈叙是中宫皇后所出,从小饱受恩宠,是皇位的不二人选。

自宋珈安嫁给沈治,便与这位天之骄子频频过招,结果便是宋家与东宫两败俱伤,而沈治坐享渔翁之利!

父亲曾劝过她,这江山只有沈叙才坐得,她那时偏偏不信,倾尽所有将沈治推上皇位!连沈叙都曾问她,问她是否后悔,她那时怎么听得进去!如今!她心里有悔!

“姐姐别急再等等,明日便是妹妹的封后大典,待册封大典后,妹妹会穿着凤袍给姐姐送行。”

林苏荷得意的挽着沈治,走出了冷宫,只留下宋珈安一人嘶吼:“轻信你们是我活该,沈治,林苏荷若有来世,我定用你们的血,来祭奠宋家满门!来祭奠为平雁城豁出性命的将士!不然,我势不为人!”

*

枯树的枝杈在冷风里晃荡,宋珈安下意识缩紧了身子。

“还活着么?”

一声冷冽的男音将宋珈安从沉睡中唤醒。