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332章 大结局(下)

书名:
缠绵意:疯批太子他不禁撩
作者:
姜似
本章字数:
2379
更新时间:
2024-02-15 00:00:16

已经读完最后一章啦!

全书完

90%的人强烈推荐

真嫡女嫁残王,新婚一晚就多胎

【重生+真假千金+全家火葬场+男女主双强+甜爽】 沈傲雪沦落乡野,被养父母虐待十四年。 一朝回归,她收敛锋芒、伏低做小,只为讨好家人。 可最后,却遭假千金陷害,父母兄长亲手将她送上断头台。 重活一世,她锋芒毕露,不再卑微! 假千金伪善陷害,她见招拆招将其虐的生不如死! 极品亲人护短偏心,她便毫不犹豫地断绝亲缘,做最冷血之人! 可当她离开沈家自立门户名扬天下时,父母兄长却幡然悔悟,火葬场哭求她的原谅。 亲生父母:小雪,都是爹娘错怪了你,回沈家吧,你永远是沈府千金! 兄长们:小雪,只要你能原谅,哥哥们赴汤蹈火在所不辞! 沈傲雪冷然一笑:“此生绝不原谅!”
连载中,累计108万字 | 最近更新:第528章 我要打死你这个禽兽!

第1章 六月飞雪,冤屈难伸!

书名:
真嫡女嫁残王,新婚一晚就多胎
作者:
是心动啊
本章字数:
2057

“沈傲雪谋害太子妃,罪无可恕,斩立决!”

断头台上锋利的刀刃闪着寒芒,让人望而生畏。

跪在刀下的少女身影单薄,褴褛的赭裾已然分不清是她的血还是原本的颜色。

随着犯由牌落地的声音,她突然笑出了声。

蓬乱的长发遮住了满是伤疤的脸,缝隙中露出的一只眼底溢满嗜血的嘲讽。

“哈哈……哈哈哈……哈哈哈哈哈……”

面对斩首,还能笑得如此猖狂,着实让人不解。

监斩官沈如风眉头紧锁,指着她问道:“死到临头还不知悔改,你笑什么?”

沈傲雪的笑声戛然而止,受尽严刑逼供的她早已面目全非。

那狰狞的脸即便有乱发遮掩,依旧阴森可怖。

“沈如风,你是非不分,听信沈无双一面之词冤死自己的亲妹妹,总有一天,你会后悔的!”她咬牙发出赌咒。

台上,沈如风冷笑一声,全然不屑:“当年,你和无双被乳母掉包,才导致你流落乡下,你恨无双抢走了你沈家嫡女的身份,更嫉妒她嫁给了你喜欢的太子殿下,所以,你非要置双儿于死地!”

“如今,人证物证俱在,一切都是你罪有应得,来人,斩!”

厉声一令,锐利的铡刀如雷霆般落下。

沈傲雪发出歇斯底里地怒吼:“我蒙冤而死,昭烈国必将六月飞雪,大旱三年!”

字字泣血!满呛怨愤!

下一刻,鲜血四溅、头颅滚落,那双死不瞑目的眼,直直瞪着沈如风,眸底阴森幽暗的光逐渐熄灭。

“轰隆隆——”

万里晴空突然响起一声惊雷,骤然间,刑场上方狂风四起阴云密布。

就在所有人都以为会有倾盆大雨落下的时候,天空突然飘起了白色的雪花。

六月飞雪,冤屈难伸。

这一刻,众人看着断头台上尸首分离的沈傲雪,彻底慌乱!

一片雪花落在沈如风指尖,冰凉刺骨,他眼底却燃起怒火,咬牙暗骂。

“不知悔改的东西,到死都不忘攀咬沈家,喂不熟的白眼狼!”

……

沈傲雪化作一抹孤魂,飘荡于空中,不知该去往何处。

恍然间她来到沈家,看着自己的亲生父母和二哥正围在太子妃沈无双身边嘘寒问暖。

“双儿,我一直以为,将傲雪接回来好生照顾,她就会容得下你,没想到她竟然下毒害你……都是母亲不好……”沈母一脸愧疚,抬手擦去眼角的泪水。

一旁的沈父叹息,语重心长道:“还好双儿命大,及时找到了解药,否则就要离我们而去了。双儿,从今日起,再不会有人害你了。”

沈如澜不屑道:“都怪那毒妇太贪心了,她已经拿回自己的身份,为何还要害双儿,现在好了,落个斩首示众的下场,这都是她咎由自取!”

沈无双泫然欲泣,一副楚楚可怜的模样。

“父亲母亲,可我还是好害怕。”

从刑场赶回来的沈如风进门,闻言安慰道:“别怕,有大哥在谁也不敢伤害你。那沈傲雪在乡野长大,心肠歹毒容不下你,好在我已经为你报仇了。”

沈母一脸哀愁:“那孩子的尸体呢?”

沈如风神色厌恨:“已经派人处理了,这种阴险歹毒之人,不配入我沈家祠堂。”

……

沈傲雪飘荡在空中,眼神冷漠的看着他们一家五口齐聚一堂痛斥她的“罪行”。

嘴角勾起一抹冷笑。

原来一缕幽魂也能感受到心痛。

她回到刑场,看见自己的尸体被人用草席裹着扔进了乱葬岗。

而她的头颅则被几只野狗当球似的叼来叼去,撕咬中早已皮肉分离。

在她生气又无奈之际,一道黑色身影落下。

他带着一副诡异的面具,青色獠牙嗜血阴森,可那双深邃的眼睛里却充满怜惜。

他抽出佩剑驱赶野狗,将她面目全非的头颅抢回来,拼在了尸身上。

沈傲雪看到他的手在颤抖,一下又一下帮她捋着凌乱的发丝。

“对不起……我来晚了。”

男人将她的尸体葬于一处风水宝地,并立下墓碑。

上面刻着:吾妻沈傲雪之墓。

她充满疑惑,想要追上去看清楚他到底是谁,可一股神秘的力量拉扯着她的灵魂,将她拖入漆黑的漩涡之中!

……

昭烈国三百二十六年。

寒风刺骨中,沈傲雪逐渐恢复了意识。

“明明告诉过你,不准找双儿的麻烦,为什么要将兄长的话当作耳旁风?”

“沈傲雪,你别以为你是沈家亲生的孩子就能取代双儿在我们心中的位置!”

“在皇子们面前争风吃醋不惜抱着双儿跳水,简直丢尽了我们沈家的脸面!”

“若不是有丫鬟发现你们落水及时相救,你早就没命了!”

……

迷茫中,沈傲雪逐渐回过神来,伸手摸了摸完好无损的脖子。

耳边一句句凌厉的斥责,让她心中炸开一个念头。

她重生了,还回到了十年前!

苍天怜惜,知她遭奸人所害、蒙冤而死,所以给了她重来一次的机会!

抬眼看去,正是上一世监斩自己的大哥,沈如风。

他俊逸的脸上满是愤然,正严肃地瞪着她,得不到回应,不耐烦地蹙起眉头。

“你是哑巴了吗?”

质问声落下,沈傲雪抬头怒视着他。

今日,是她回到沈家的三个月后,也是当朝太傅沈翊的五十寿宴,皇子们亲临沈家贺寿。

沈无双为了让她出丑,便拖着她一起跳湖。

事后却反过来诬陷她为了吸引皇子们的注意不择手段!

想起上一世人头落地的痛苦,沈傲雪的眼底便充满蚀骨的恨意。

她暗暗咬牙,强撑着起身,湿漉漉地站在寒风中,即便瑟瑟发抖依然挺直腰背。

此时,沈无双已经被沈家父母紧张地抱回了房里,又是请大夫,又是熬姜汤,伺候的十分周到。

没人在乎她冷不冷,更没人在乎她刚才也险些被淹死。

对上那双冷漠的眼睛,沈傲雪已然心灰意冷。

她走上前一步,目光沉着清醒,冷声反问:“沈如风,你当时就在附近,应该看到是我先来湖边沈无双后来的,如果是我推她,为何她却站在我身后呢?”

沈如风愣住了,不可置信的打量着面前的女子。