九皇叔的神医毒妃 9.1
完结 签约作品 古代言情 宫闱宅斗
作者: 柠檬小丸子 主角: 姜云絮 楚玄知
106.68万字 14.2万次阅读 338万累计人气值
更新至 第639章 结局 2023-12-22 23:20:11
开始阅读 加入书架
手机免费阅读
七猫免费小说app
举报
  • 4
    作品总数
  • 455.41
    累计字数
  • 717
    创作天数
  • 作品介绍
  • 作品目录 639章
简介

她是医毒界绝顶的奇才,能让枯骨生肉,也能一手蛊毒令人痛不欲生。 这样的她,却穿越到一个不受宠的三王妃身上。 遭下人欺压,受众人唾弃,心爱之人更是要拿她当做药引,让她用心尖血去救小妾。 一朝穿越,她一纸休书把渣男踢出家门,贱女更是被折磨得跪地求饶。 她展露神颜,风华绝代。 渣男却后悔了,跪地三天三夜只求复合,谁料那个人人畏惧的九皇叔,竟提刀而来,利刃指在他的喉间。 “本王的掌中娇,你也配碰?”

作品荣誉
第1章 魂穿古代,大婚成弃妃

云曦城,三王爷府。

大红灯笼高挂,红绸布铺满了地,今日是三王爷娶妻的大喜之日,可气氛却有些诡异。

三王爷楚宥齐怒目圆睁地看着面前一身婚服的女人,她脸上斑驳,一道道触目惊心又突兀的痕迹攀附,一张脸难以入目。

楚宥齐嫌恶地蹙眉。

“本王娶你进门,是看在嫣儿的份上,能成为嫣儿的药引,这是你的福气!你还敢拿捏身份不救嫣儿,不自量力!”

楚宥齐搂着哭得楚楚可怜的娇柔女子,恨不得把地上的丑女大卸八块。

若不是嫣儿需要这贱人的血,他宁死都不会娶进门。

看着便倒胃口。

被打得滚到在地的姜云絮面如死灰,半张脸又红又肿,连嘴角都溢出血丝,她手指蜷缩着,扯出自嘲的笑。

“楚宥齐,你怎么能这样对我?”

她抬眼,原本满腔的爱意被恨覆盖:“你知不知道当初……”

“王爷!”

一道声音打断,是姜嫣儿捂着胸口喊疼,虚弱道:“妹妹若是不愿意,妾身也不勉强了。”

闻言,楚宥齐的眼神霎时变得幽暗,抬手间,竟接过下人递来的长鞭,狠狠朝姜云絮打了过来。

“啪”!

当即,姜云絮背上一条长长的血痕显露,她彻底趴在地,疼得头冒虚汗,连眼前的景象都变得涣散。

“贱妇!抢走了原本属于嫣儿的王妃之位便罢了,还敢见死不救?来人,将贱人给本王拖下去,一炷香之内本王要看见血!”

楚宥齐厌恶地看了姜云絮一眼,便把姜嫣儿打横抱起,转身离去。

随即,立马有奴才架起奄奄一息的姜云絮。

与此同时,一个老嬷嬷走到姜云絮的身边,掐着她的手臂,在耳边低语:“王妃,还望你不要乱说话,否则你那个疯娘可不会有好果子吃!”

姜云絮望着逐渐走远的身影,眼底黯淡一片。

五年前她以身试药,好几次险些就没命了,最终练成了解药,可到头来,楚宥齐却不认识自己了。

她绝望地闭上了眼。

——

嘶!

疼,蚀骨钻心的疼。

姜云絮睁开眼,就见几个脸上溢着阴险神情的妇人摁住她的双手,指尖都要刺进了她的肉里。

什么情况?她不是在实验室研究新的蛊毒吗?

正当姜云絮一脸茫然时,寒光乍现,竟是一把匕首抵在她的胸口。

“王妃啊王妃,能给嫣侧妃入药,这是你多大的福分,只不过像你这样的丑人,怕是下十八层地狱都无鬼收吧!哈哈哈……”

胸口的匕首即将刺入,老妇人眼神就像是淬了毒。

就在这一刻,姜云絮倏然抬眸,眼神也是霎时变得狠戾,抬腿间,一脚就踹在了老妇人的胸口。

“哎呦!”

其余三人诧异,就是趁着这个间隙,姜云絮反扣住她们的手腕,摁下其中的穴位,她们痛呼,姜云絮挣脱开束缚,翻身夺过了匕首。

没等众人反应,她一刀刺入了那个老妇人的眉心。

“十八层地狱,我先送你。”

她声音沙哑却空灵,血溅了她那半张被毒遮盖的脸,活像厉鬼。

“啊!!”

“杀人了!杀了人!”

老妇人直挺挺地倒下,双目都还瞪着。

旁边的婢女看得惊声尖叫,她便是刚刚抓她手的人,姜云絮回头就给了她一巴掌,蹙眉冷言:“不想死就闭嘴。”

此刻的姜云絮周身气息凌厉,让人不寒而栗,屋内其余的三人果真安静了下来。

毕竟任谁都没想到,刚才还虚弱的三王妃,会突然变成这般模样。

姜云絮扫视过她们,她看见其中一位丫鬟端着的瓷碗,是要接满她的心尖血,呈给那个姜嫣儿的吧?

想她医毒双绝的二十三世纪现代女性,穿越到这等架空朝代,嫁给了渣男不说,还要用她的心头血入药?

可笑!

而这时,她的脑海中突然出现一个消瘦的身影,她通红的双目中满是恨意。

“别放过他们,别放过他们!”

这是原主仅剩的意识,以及来自原主的所有记忆。

原主和楚宥齐是先帝所赐的婚约,五年前楚宥齐被牵扯到一桩命案中,不慎中了剧毒导致昏迷不醒,群医束手无策。

楚宥齐就像是个活死人似的躺在塌上整整五年。

是原主费尽周折,试了五年的药,才将解药试出来,解开了楚宥齐的毒。

脸上的伤疤也是其中一次试药反噬所致。

更令人气恼的是,大房堂姐姜嫣儿厚着脸皮冒领了她的功劳。

因是先帝赐婚,楚宥齐和宰相府不敢明目张胆的退婚,再加上姜嫣儿需要原主的血养着,所以姜云絮只能是正妃,而姜嫣儿作为侧妃一块嫁进去。

两姐妹一同入府,待遇却是天壤之别,一个是掌中宝侧妃,一个是弃妃药引子。

新婚之夜被殴打丢了性命?

姜云絮深吸口气,这口气坚决不能忍!

她轻声低语安慰了几句原主:“放心吧,你的仇我来报,你安心投胎去吧。”

意识中一团白雾渐渐消散,她整个人顿时都轻松许多。

与此同时。

“那个贱妇的血还没取出吗?”

楚宥齐满脸怒火。

奴才连忙上前:“王爷,已经派人去催了!”

“王爷,其实妹妹若是不愿,不必强求的,妾身本就体弱,死了也是活该。”

此刻的姜嫣儿靠在楚宥齐怀里,眼底含泪,这番话,配上那张清丽的小脸,真是我见犹怜。

“嫣儿,你救过本王,本王又怎么会让你死,不许说傻话。”

想到姜云絮那张丑脸,楚宥齐温柔的神情又转而变得阴狠:“她倘若再不愿,本王就把她的心挖出来!”

就在他话语落下之际,一个婢女端着还冒着热气的瓷碗颤颤巍巍地走了进来。

“血……血来……来了。”

她磕磕绊绊,王爷的随从接过,十分嫌弃地看了她一眼:“不过是一碗入了血的药,你怕成这样干什么?”

婢女根本不敢回话,退到一旁,目光总是不自觉地看向门外。

但无人注意。

楚宥齐抚起姜嫣儿,端着那碗药,声音轻柔:“嫣儿,来,喝了便好了”

姜嫣儿看着那碗泛着红光的药,唇角扬起一丝不易察觉的笑意。

她张嘴便抿了一口,那婢女看得心惊,就要出声。

“等……”

谁料,下一秒,寒芒闪过,一根银针随风刺来,她应声倒地,姜嫣儿的那口药随之咽下。

也是在这时,一声含着笑意的问话响起:“够不够啊,姐姐?”

姜云絮推门而入,她一身红衣,身姿曼妙的迈步走来,只是那张脸,实在是不忍直视。

而看到她安然无恙的出现,姜嫣儿瞪大了眼。

“你怎么会?”

按理说,她就算不死,取了心尖血,也该是奄奄一息,怎么会完好无损地站在眼前?

姜云絮耸耸肩,笑眯眯地问:“血好喝吗?”

姜嫣儿心头一跳,忽起不好的预感。

姜云絮眉眼含笑,随即,她从身后拿出鲜血淋漓的死鸡,冲姜嫣儿挥了挥,鸡身子还随之晃了晃。

“这心尖血的滋味如何?”

死鸡丢到了姜云絮的跟前顿时一股恶臭外加腥味袭来。

还是瘟鸡!

姜嫣儿想到自己咽下的那一口,脸色变得煞白,当即弯腰作呕,是连胆汁都要给吐出来的模样。

这就受不了?

想到她对原身做的种种,姜云絮眼含幽光。

还有更刺激的呢。

但此时楚宥齐听到她所言,已经怒不可遏,他甚至都来不及安抚姜嫣儿,冲过来,便掐住姜云絮的脖子。

他凝视着她,额角青筋微跳:“贱人!你竟戏弄嫣儿?”

姜云絮就这般看着他,一双似浸了秋水般的杏眼,满是轻蔑,开口更为猖狂:“是又怎么样?你要杀了我吗?”

楚宥齐眼里一片阴鸷:“你当本王不敢?”

看着那张丑脸,楚宥齐手上的力道逐渐加重,周边的空气都被抽离。

姜云絮却是眼含着笑,没有任何挣扎,只是开口冲他淡然地问道:“王爷,你不会以为那只是一碗普通的鸡血吧?”

楚宥齐一顿,不明所以。

也是在这时,姜嫣儿的呕吐声忽然加剧,几声猛烈的咳嗽过后,她脸色发紫,开始吐出的竟是一滩黑血!

“嫣儿!”

楚宥齐当即慌乱,一把甩开姜云絮,跑到了她身边,冲姜云絮吼道:“你对嫣儿做了什么!”

姜云絮半趴在地,抬眸看去时,她眉眼弯弯,没有半点隐瞒。

“我下了药。”

一个明媚的笑容,在她脸上荡漾开来,红唇翘起弧度,语气空灵:“而且剧毒哦。”