私尝!冷欲顾总每天晚上要亲亲 7.6
作者: 小宝珠 主角: 姜荷 顾政昀
44.32万字 0.3万次阅读 15万累计人气值
更新至 第207章 圆满(大结局) 2023-09-30 21:06:04
开始阅读 加入书架
手机免费阅读
七猫免费小说app
举报
  • 1
    作品总数
  • 44.32
    累计字数
  • 作品介绍
  • 作品目录 207章
简介

姜荷醉酒走错房门,她想脚底抹油溜走; 却不想,从此以后,神奇又出乎意料的事情开始层出不穷: 在情场,前男友上门求和,第二天与别人原地结婚;苦恋多年准备乘虚而入的男性友人,被逼闪婚富家千金;总之,只要是她身边的男人,蹦跶不过三秒; 在职场,则如同坐火箭一样一飞冲天,甚至,她还拿下了她哪条都够不着的“海安总裁私人贴身秘书“职位。 “顾总,我该认识你么?”姜荷站在海安集团的总裁办公室,脸不红心不跳地说道! “你不认识我?”顾政昀皱眉! “就因为你帅我就该认识你?” “那天在床上,你可不是这么说的。”

第1章 你不认识我?

姜荷和一个陌生男人睡了。

浑身酸痛的感觉提醒她,昨晚折腾了一夜!

她不经意侧头,看到男人背朝自己,健硕而性感的肩头,肩胛骨的位置有一颗小小的痣,不大,却十分性感,吸引着人想看清他的真容。

记忆开始慢慢回笼:

昨天收到男朋友盛墨言要求分手的微信,姜荷彻底崩溃,出去喝酒,回来的时候,她的房门打不开,然后她一直敲门,刚一打开,便看到有个大帅哥腰间裹着浴巾,不满而芥蒂地盯着她。

姜荷以为他是“特殊服务人员”,因为喝酒以前姜荷接到推销电话,问她需不需要“特殊服务”,当时姜荷严词拒绝了,可是喝了酒,酒精上头,再加上刚刚和男朋友分手,她突然想享受一下“特殊服务”了。

此刻,姜荷抱着自己的头,昨晚她好像很不理智,缠着对方“要她”,想想都觉得脸红。

脸红过后,姜荷迅速恢复理智。

见男人没有醒来的迹象,她快速穿衣,脸都没洗便落荒而逃。

等到上电梯之后,姜荷才看到,这里是五楼,可她定的房间是在十五楼,也就是说,昨晚,她走错了房间。

怪不得她房门打不开。

姜荷懊悔地双手覆脸,原来昨晚她睡的不是“特殊服务人员”,而是一个房客。

她希望永远都不要再见到这个房客,太丢人了。

也好,昨晚关着灯,她又喝了酒,导致她已经忘记那个房客长什么样了。

退房的时候,因为房卡落在昨天的房间,她不得已补了一百块钱才离开。

她是一点儿再回那个房间的勇气都没了。

姜荷这次出差桐城,是来开“十大杰出广告人”大会的,拿了奖以后,再也不会来这里,也就见不到那个男人了!

桐城距离自己所在的海城2300公里,飞机落地后,姜荷的心才终于落定。

只是第二天她刚到公司,便被告知了一个消息:之前公司费了好大心力才拿到的海安集团的投标文件,被驳回了。

老总庞博特意因为这事儿找了姜荷。

“实在不行你去海安找找人,看看是不是你那个前男友搞得鬼。”庞博说道,挺不耐烦的样子。

姜荷前男友盛墨言是海安集团广告总监。

“我知道了。”姜荷说道。

她去了海安集团,先找了盛墨言。

盛墨言说,“姜荷,我向来公私分明,这些你不知道吗?”

“既然不是你,为什么我们公司的投标文件被撤回了?还偏偏是在咱俩分手的节骨眼上。”姜荷问道,口气疏离,却并不狠厉。

“是顾总他亲自撤的,原因我们也不明白。”盛墨言说道。

姜荷一头雾水,“顾总?顾政昀?”

盛墨言点了点头。

对顾政昀,姜荷是只闻其名,不见其人,他不怎么上新闻,非常低调,而且他在国外公司也很多,心思并不全在国内。

这次投标标的是六个亿,虽然对姜荷来说是大项目,可应该还到不了顾政昀亲自过问的程度。

姜荷决定,去一探究竟。

她缓了缓情绪,敲响了海安集团“总裁办公室”的门。

随着一声磁性而低沉的“进来”,姜荷怀抱“柏美传媒投标文件”,进入了总裁办公室的门。

整个办公室氛围凝重而严肃,顾政昀坐在办公桌后面。

姜荷感觉顾政昀多少有点儿面熟。

姜荷想,他可能某个时刻曾经上过新闻,所以才觉得面熟,他三十岁左右,整个人散发的是成熟男性的深沉和睿智。

“有事?”他冷冷地抬起眸子,问姜荷。

这眸光,似乎能够直直地射穿人心。

他好像感冒了,声音有些瓮声瓮气。

“顾总,保重身体啊。”姜荷体贴地说道。

“有事说事。”他微皱着眉头,手握拳,轻触在唇上咳嗽一声,对姜荷说道。

倒是奇怪,他跟姜荷说话的口气,倒不像是第一次才见面的。

姜荷被他的目光看到低头,顺势看向怀里的投标文件。

“顾总,我是柏美传媒的设计总监姜荷,我们的投标文件被退回了,我想问一下原因,我们的资质,贵公司之前已经审核过了,是没有问题的,可为什么……?”说完,姜荷抬起头来,看顾政昀。

她是百思不得其解啊。

“的确没问题。”顾政昀声音毫无波澜。

“那您是对我的初步设计不满?”姜荷微微歪了歪头,又问。

“姜小姐业务能力出类拔萃。”

被海安集团的总裁表扬,姜荷心里难免有些微动。

她二十四岁,虽然已经做到总监了,但做到“喜怒不形于色”还是挺难的,她唇角微微上扬了一下。

“那既然对公司,对我个人都信得过,为什么要退回呢?”姜荷不解地问道。

“人品。”顾政昀说到。

“呃?”姜荷一头雾水,眉头锁得更紧了。

像海安这种大集团,不跟人品次的公司打交道,免得被拖下水,这是人之常情,可顾政昀指得是谁的人品?

柏美传媒总裁庞博?

庞博离过两次婚,有三个孩子,但他从未婚内出轨,都是和前任办完离婚以后再和现任开始谈的,除此之外,姜荷实在想不到是谁的人品影响了这次的投标。

这次标的是六个亿,涉及到海安集团一年的广告业务,包括在电视和网络的广告投放,拿下这个业务,柏美两年的GDP都实现了。

所以,姜荷对这次的业务穷追不舍,甚至初生牛犊不怕虎地来了顾政昀的办公室。

“盛墨言是你男朋友?”顾政昀又问。

啊?

姜荷吓了一跳,万万没想到事情出在自己身上。

按理说,她和盛墨言是男女朋友的事儿,海安集团应该没几个人知道,盛墨言从来不让姜荷来公司找他吃饭,至今姜荷都不认识盛墨言的同事。

当然,拿到投标文件,盛墨言也没帮上任何忙。

“他是我的男朋友,可是我们招投标没有借助任何私人关系,他也没有给我任何照顾,我之所以……”姜荷突然发现自己急于辩白,样子显得有些狼狈,口干舌燥。

顾政昀就那么盯着姜荷,让姜荷坐立不安。

“你不认识我?”他微皱着眉头看姜荷。

姜荷确实看他挺面熟,但也仅限于面熟而已。

难道因为他帅,自己就要认识他?

“我该认识您吗?”姜荷实话实说。

顾政昀讥讽地笑了一下,接着,他打开办公桌的抽屉,拿出了一张卡,放在了桌子上。

那天晚上,姜荷在505房间掉了两件东西:一件房卡,一件是床单上的处女血。