轻熟 9.7
连载中 签约作品 现代言情 职场情缘
作者: 乌木桃枝 主角: 陈宁溪 程桥北
108.75万字 6.6万次阅读 49.7万累计人气值
更新至 第515章 就是他 2024-07-18 02:23:06
开始阅读 加入书架
手机免费阅读
七猫免费小说app
举报
  • 2
    作品总数
  • 165.26
    累计字数
  • 393
    创作天数
  • 作品介绍
  • 作品目录 515章
简介

莫兰迪色系是指饱和度不高、脱尽烟火气的灰系颜色。 不食烟火气的陈宁溪在遇到莫兰迪系的程桥北后竟有些招架不住了。 第一次见面,程桥北是乙方,陈宁溪是甲方,甲方爸爸不满意,乙方累得像孙子。三日后再见,程桥北巡视酒店日常,陈宁溪是VIP客户,她的投诉电话直接打到他办公室。 半月再见,新建成的连锁酒店急需接入电力设备,审批电力设施的负责人就是陈宁溪,程桥北无奈亲自登门交涉,却赶上陈宁溪相亲,权衡利弊后,他被陈宁溪临时抓了壮丁去挡灾。 一个眼神,各取所需,他拿到批复文件,她躲了媒妁之言。 在假戏的日子里真相处,他酩酊大醉,她认真聆听,他忙到起飞,她专心工作,他不走近她,她也不打搅他,陈宁溪发现她好像找到那个相处容易又久处不厌的人了。 关于爱情,陈宁溪有本事爱,也有本事克制;关于事业,程桥北有能力翻云,也有能力东山再起。 关于他们,就是一对游走在莫兰迪色系里的情侣。

第1章 劈腿了

丹江的初秋,树叶将黄,风和沁凉。

陈宁溪坐在男友郭鹤鸣的车里脸色苍白,胸口发闷。

就在刚刚,她发现车内置物箱里竟然藏着一盒杜蕾斯,根据包装标注的数量少了三个,她确定不是跟她用掉的。所以,郭鹤鸣劈腿了。

震惊之余,内心也在斗争是大吵分手还是忍下来装作一切没发生。毕竟,两人要结婚了。

蓦地,驾驶室一侧的车门开了,打断她的思绪。

“等急了?”

郭鹤鸣坐进车里,丝毫没察觉到陈宁溪的异样,反观陈宁溪却在心里生出恶寒,甚至连他抚摸在头上的手都感到生理不适。

陈宁溪躲开了,郭鹤鸣这才注意到她不对劲,满眼关切的问:“怎么了?”

看着眼前人温柔体贴的男人,只觉得血液逆流,浑身发冷。平时他待人温文尔雅,可律师身份的他却是嘴下不饶人的。

也就在瞬间,陈宁溪决定把事先压下来,没抓住把柄,凭借律师的口条肯定不会认,况且两方家里也在筹备结婚的事宜,要想结束这段关系,体面分手,陈宁溪就要拿出铁证,把郭鹤鸣死死钉在耻辱柱上。

陈宁溪摇摇头,“没什么,最近工作有点累。”

“就说让你别太辛苦,工作是做不完的,慢慢来,你还不信。”郭鹤鸣一副过来人的架势劝道。

轿车沿着小区的支路很快并入主干线,车速随之如风飞驰。

“去几天?哪天回来?”郭鹤鸣问。

没发现他劈腿的事,陈宁溪会欣慰于男友的体贴,可发现了,就是另一码事了。

她平静的看着这个满嘴谎言又不忠的男人,还是没压住心里的怨气,不悦的脸色反问:

“怎么突然关心起我什么时候回来?”

“!”郭鹤鸣一顿,她性子不温不火,突然言辞犀利让他意外。

但又一想她刚提起累了,也就没多考虑,当是工作压力大了。

郭鹤鸣解释:“我最近手头上案子多,都快堆成山了,想跟你确认时间,看你回来那天我忙不忙,不忙正好接你,赶上忙就提前安排好工作,再去接你。”

忙于不忙,你都是我的首选,渣男就是懂如何取悦你。

她回:“不用接,大家都坐所里的车回来。”

陈宁溪大学毕业后进入丹江供电公司,通过出色的业务能力一步步坐上部门科长的职位,郭鹤鸣在丰泽律师事务所是高级合伙人,外人眼里他们十分般配,是男才女貌的一对。

可陈宁溪清楚,她只是在随波逐流,应了那句到什么年纪做什么事。

看着身边同学朋友陆续步入婚姻殿堂,她也恍惚觉得该找个对象结婚了。

经人介绍,她与旁人口中年轻有为的郭鹤鸣相亲。初见印象还算好,郭鹤鸣礼貌温柔,相处下来也不反感,要说爱谈不上,喜欢也不算,只能说相比其他相亲对象,这个不讨厌。

郭鹤鸣说:“不行,我的女朋友必须有车接车送的待遇。”

换做平时陈宁溪会回他一个拥抱,但今天她实在做不到去抱一个背叛他的男人,觉得他脏透了。

“对了,等你回来,我们出去玩几天。”郭鹤鸣提议。

陈宁溪无暇听他的旅行计划,总觉得车里有股欢爱后的味道,脑子里也是他与另一个女人在这狭小的空间里挥汗如雨的画面,胃内翻江倒海,灼烧不适,没忍住一口酸水翻上来,她捂住嘴硬生生的咽下了。

她回:“……再说吧。”

“别再说啊,等你回来请好假,我们就出发,来一次说走就走的旅行。”郭鹤鸣单手扶着方向盘,腾出的另一只手越过座位握住她的,刚要放在唇边亲口,被陈宁溪抽回去了。

她提醒道:“开车呢,看路。”

郭鹤鸣自当她不好意思了,“你啊,就是放不开,总端着那股劲儿,我们迟早要结婚的,有什么不好意思的。”

陈宁溪抱着手臂往车外看,玻璃上映着她隐忍愤怒的脸,脑子里则在勾勒他用那只手摸过另一个女人的画面,想到细节处,恨不得翻出那盒套直接扔他脸上。

终究,还是忍下了。

攥紧的指尖缓缓放开,再次睁开眼,她已恢复平静。

两人是经权重望崇的人介绍,郭鹤鸣善于诡辩,又很会交际之道,在她父母面前也成了未来女婿的最佳人选,如若没有确实的证据,想独善其身的分手很难。

“宁溪。”

“……”陈宁溪回过神。

郭鹤鸣看着前方自顾自的念叨,“我律所附近新开了一个楼盘,现房,我看了样板间,有个180平的,我觉得不错,四室两厅两卫,可以做我们的婚房。

对了,有一间房可以给我做书房用,我要在书房里放个整面墙的书柜,想想那个画面就舒服,等你休息,我们去看看?”

陈宁溪觉得可笑之极,一个背着你劈腿偷吃的男人,如何做到面不改色心不跳的跟你规划未来。

她回:“回来再说。”

听她声音很轻,郭鹤鸣从车内视镜看过去,观察到陈宁溪脸色很差,抬手摸了摸她额头,问:

“不舒服?”

陈宁溪偏头躲开了,声音淡淡的,“没有。”

“怎么看你没精神。”郭鹤鸣继续关心,“是不是昨晚着凉了。”

“没有,就是工作累了。”陈宁溪不胜其烦的回。

郭鹤鸣拍了拍她手,“辛苦了,陈科长。”

陈宁溪蹙眉,连被他触碰都觉得恶心,郭鹤鸣却不自知的还在碎碎念。

“我妈昨晚给我打电话,她找人看了几个适合结婚的好日子,我一会儿发给你,你看看哪天合适,我们也该筹备了。

婚房我们俩可以贷款买我律所旁边的楼盘,所以结婚的时候只能先在你那过度下,我的公寓面积没你大,做婚房不太合适。我妈还说,你年龄不小了,也算高龄产妇,让我们结完婚就备孕,一是降低你生孩子的风险,二是她跟我爸也趁着有精力能帮衬着带小孩。

你放心,等孩子生下来交给我爸妈带,不耽误咱俩工作也不耽误我们二人世界,你看我爸妈给我教育的多优秀,孩子放在他们身边我放心。”

陈宁溪转过脸,郭鹤鸣留意到她的目光,问:“怎么了?”