闪婚后,发现老公是亿万总裁 9.0
作者: 苏糖 主角: 纪凌川 舒言
126.14万字 4万次阅读 23.5万累计人气值
更新至 第610章 还说不是情侣,骗鬼呢! 2024-04-23 16:12:05
开始阅读 加入书架
手机免费阅读
七猫免费小说app
举报
  • 1
    作品总数
  • 126.14
    累计字数
  • 作品介绍
  • 作品目录 610章
简介

呆萌美丽落魄千金×腹黑闷骚禁欲系大总裁 【乌龙婚恋+甜宠+办公室恋情】 父亲破产后,舒言无家可归,只能答应父亲介绍的对象,约定见面当天就领证结婚。 没想在民政局门口被近视总裁认错,两人稀里糊涂结了婚。 舒言自以为嫁的是火锅店老板,大总裁自以为娶的是门当户对真千金。 结果领证不到一小时,一个被对象负心抛弃,一个被告知意外丧妻。 所以,这婚姻是无效了? 可是,为什么舒言觉得自己的上司越看越眼熟, 而纪凌川也发觉,身边的这个小实习生,声音与自己已逝的妻子几乎一模一样? 两人分别跑回家,翻箱倒柜找结婚证。

第1章 和他领证

六月,江城,民政局门口。

舒言穿着一身纯白色连衣裙,戴着一副大墨镜和口罩,再一次拨打父亲的电话。

“爸,真不能改个时间登记?我今天早上洗洗面奶过敏了,现在眼睛肿得不像话,双眼皮都变成单眼皮了,根本就……”

可没等她说完,手机就自动关机了。

舒言深吸口气,怎么也想不到最珍贵的一格电偏偏选择在这时候耗尽!

看来,一切都是天意!

就在两天前,她收到消息:自创业的父亲公司突然破产,连车带房一并被银行没收,并且还要面临三年的牢狱。

一夜之间,她无家可归。

于是父亲匆匆给她找了婆家,说是自己战友的儿子,开了家火锅店,收入不错。

最重要的是,愿意接纳她!

她也是给自己做足了思想建设,才勇敢踏出这一步。

“你好,是苏妍小姐吗?”

就在这时,跟前响起一阵好听又富含磁性的男声。

舒言仰头,来人背光而站,加上她因为过敏导致的眼睑肿胀、结膜充血、眼周排泄物增多,隔着厚厚有颜色的镜片,让她更看不清他的脸。

好在能看出大概轮廓,他应该是一个长相清隽的年轻男子。

而且很高,没有187也有188了吧?

但他是不是咬字不清,把“舒”叫成了“苏”?

不过她还是点头了,“我是。你是季先生?”

她很惭愧自己一时想不起他的全名叫什么,但记得他姓“季”。

“嗯。”纪凌川淡淡应着,然后上下打量着她。

他有400度近视,平时都有戴眼镜的习惯,可偏偏今天赶时间出门,镜片不小心被撞出了裂痕。

而他最不喜欢戴的就是隐形眼镜,所以只能裸眼出门。

不过这女人一身白裙,和他约定的穿着一致,又姓“苏”,应该不会错。

“走吧!我赶时间,早登记早回去。”

说着他匆匆转身,抬脚就往办事大厅的入口走。

“等、等等!”

舒言吓了一跳,没想到他居然比自己还急!

纪凌川脚步一顿,回头看她,“有顾虑?”

她试探地问,“你要不要再考虑一下?”

纪凌川愣,“你想悔婚?”

舒言尴尬地摇摇头。

原本以为火锅店老板身材可能会走形,或者是个糙汉。

如今,与自己想象截然相反的人出现在她面前,她根本就是捡到便宜了,哪里可能会后悔?

她只是怕他会后悔。

毕竟,她父亲背负了巨额债务,把牢底坐穿都可能还不清的那种。

然而纪凌川只是不耐烦地皱了皱眉,“那就行了,趁现在人不多,我们早点弄完,别耽误!”

他实在不想在这里待太久,他已经让助理打通了关系,两人只要把申请表填好上交、再照个合照就能拿到证了,连宣誓都不用宣誓。

舒言点点头,见他不像是被逼迫的,也放了些心。

很快,两人手里都多了一本红本本。

纪凌川看都没看,直接将本子往裤袋里塞,然后拿出一张门禁卡。

“这是我在清风苑的房子,你可以刷这张卡进小区,卡上面还有栋数和房间号,你自己找。我很少回去,你放心住。如果回去会提前通知你的。”

舒言接过卡,说了声“谢谢”。想着如果实习找的工作在附近,那就能进去住了。

他又拿出另一张卡,“这张储蓄卡里有100万,以后我每个月也会存20万进去,你拿着用,密码是****9912。”

舒言既惊讶又感动。

惊讶的是,现在的火锅店老板居然这么壕,出手一张卡就是100万。

感动的是,他对待这桩婚姻应该是认真的,否则也不会对她无条件信任,把这么多资金交到她手中。

但人不能贪心,她即便再需要钱,不到万不得已,她绝不会动用到他的钱。

所以,她只当是暂时替他保管。

两人肩并肩走出了民政局大门,她见他上了一辆黑色的车。

“需不需要我送你?”

临走前,男人摇下车窗绅士地问。

舒言看到开车的是一个专职的司机,以为他这是要去谈公事,忙摆手道:“不用!你有事你先走吧!我可以自己回去。”

纪凌川点头,摇上车窗让司机开车走了。

舒言没注意看他的车牌号和标志,但从车型来判断,这车价值不菲。

生意人,出门办事开一辆好车,再正常不过。

待他的车走远,舒言才问路人借了手机给父亲打电话,“爸,我和他登记了。”

电话那头,父亲的声音沉重且沙哑,“那就好。以后你们好好过日子。我马上要进去了,这手机号之后就联系不到我了,除非我出狱。”

舒言忍着想要哭泣的冲动,又跟父亲交代了几句,然后才挂断,将手机还给路人。

从小到大,父亲对她是打心眼里疼爱,甚至超过了她的亲生母亲。

因此,她一直很敬重他。

也决定努力工作替父还债,争取能让他早点出来。

回到学校寝室,舍长何洁莹正在打游戏。

她们寝室本来有四个人,但一个已经提前去实习了,另一个又经常和男朋友在校外同居。

舒言口很渴,摘下口罩和墨镜,走到饮水机那给自己倒了一杯水,喝了一半后把杯子放在桌上,再从背包里拿出手机,准备充电。

那本红彤彤的结婚证也在这时措不及防地从她的包里滑落了出来,像是在提醒她此刻已婚的身份。

想起刚才在办证时,工作人员拿着她的身份证与她本人核对了许久,她就想笑。

那最具纪念意义的结婚证照自然就丑到太平洋去了。

以至于到现在,她都不愿意多看它一眼。

游戏打得正上头的何洁莹总算注意到她,开口便问:“校花,实习单位你落实好了吗?”

舒言一边拿出从校医室内讨过来的抗过敏药膏往脸上涂,一边回道:“我已经投了简历,但能不能通过还不知道。竞争者挺多的。”

“是纪氏集团吗?”

“嗯。”

“我也想进纪氏,但要求太高,我达不到。唉……”何洁莹重重叹了声气。

舒言涂好药,而她的手机也因为有电自动开机了。

信息在这时传了过来,她垂眸一看,是微信备注为「季先生」的人发来的。

这不是刚和她分开不久的闪婚老公吗?

他们的微信还是昨天才加上的。

可他现在给她发的信息却是:[很抱歉,我仔细考虑了一下,觉得我们不合适。还是……不要结婚了吧!]