重生七零,最强硬汉宠不停 9.4
完结 签约作品 现代言情 年代重生
作者: 公子澜 主角: 许招娣 陈建国
146.25万字 1.9万次阅读 165.4万累计人气值
更新至 第708章 上部大结局 2024-02-29 11:21:07
开始阅读 加入书架
手机免费阅读
七猫免费小说app
举报
  • 2
    作品总数
  • 187.68
    累计字数
  • 411
    创作天数
  • 作品介绍
  • 作品目录 708章
简介

出身寒微,后母恶毒,丈夫出轨,公司被抢,许招娣单打独斗大半辈子,好不容易跟渣男离婚,夺回股份,却被前夫谋财害命,残忍分尸,一睁眼就重生在七零年代没钱没票,名声差,夫妻感情差,邻里关系更差的小泼妇身上。 小许总洗过盘子刷过碗,开过店卖过酒,跑过滴滴送过外卖,干过微商摆过地摊,手腕多,脑子灵活的她,兵来将挡水来土掩,大事化小小事化了。 某天,夜半三更回来的禁欲硬汉抱着小许总撒娇:“媳妇,今晚我想跟你睡。” 小许总一脚将人踹下床。 某天,硬汉主动钻被窝,搂着她的细腰道:“媳妇,给我生个娃。” 小许总欲哭无泪,奈何硬汉身材好活好,夜夜娇宠无度。 岁月变迁,命运沉浮,小许总携手最强硬汉,在这个特殊时代,逆袭人生。

作品荣誉
第1章 我是破鞋

“你们说,陈建国这是娶了个什么玩意儿?她也不撒泡尿照照自己,又肥又邋遢。”

“就是就是,整天跟个泼妇一样,不是跟这个吵,就是跟那个斗。陈建国那么好一个男人,真是一朵鲜花被这么一堆牛粪给祸害了。”

“就她偷跑要去找那个知青情郎的行为,这要是放在旧社会,早就被拉去浸猪笼了。”

“唉,太丢人了,自己的媳妇心里头放着别的男人,还是个破鞋,陈建国在这大院里,以后还怎么做人?”

“要是我女儿做出这种丢人现眼的事,我保准给她一根绳子让她吊死算求了。”

……

各种难听的话传入许招娣耳中,她面无表情看着面前树底下那帮嚼舌根的女人。

要是平时,这副身体的主人早就上前去扯着他们头发撕打起来了。

可此时……这身体已经被自己的灵魂占据。

两天前,她刚从继母手里夺回属于自己的公司,下班回家的路上,就被继母一家人绑架,半小时前被分尸,醒来后就魂穿到跟自己同名同姓已婚肥婆许招娣身上。

她以为只是一场梦,想着在梦里四处转转,可转了半小时,才发现自己是真的重生到一九七七年。

这是一个新三年,旧三年,缝缝补补又三年,实行物资凭票供应,吃了上顿没下顿的年代。

许招娣自我安慰,胖一点没关系,是泼妇也没关系,为什么非要穿到一个已婚妇女身上?

原主十八岁,别看她又懒又肥,在村里跟泼妇一样,但眼光高着嘞。

她看上村里有文化的知青,结果却因为他爹借了陈建国家里的一百块钱还不上,最后就把她抵给陈家做媳妇,半年前结婚后就跟陈建国来工作大院了。

这个年代,人穷得都揭不开锅了,还哪里有钱还?

这时候在村里能拿出一百块钱的人,绝对是有钱人。

按理来说,陈建国人高马大,人品好,素质好,娶个媳妇很容易。

可偏偏,他没身份没背景,家中排行老大,下面有两个弟弟两个妹妹,穷得实在是不可言说。

大妹妹已经结婚,弟弟等着花钱娶媳妇,二弟和二妹等着花钱读书,要用钱的地方多,他一个月的津贴都不够花,穷也是真的穷。

原主心里一直藏着那个知青,自己不咋地,还瞧不上远在他乡工作的陈建国。

再加上她是被没养过她一天,还重男轻女的亲爹亲妈逼着嫁给他的,所以两口子之间关系一点都不好,时常冷战是常事,夫妻间一句正常的交流都没有,中间仿佛隔着一条跨不过去的鸭绿江。

两人分开睡就算了,许招娣还在自己房间支起煤油炉子另起锅灶。

而陈建国又总是拉着一张脸,万年冰山一样,两人谁也不搭理谁。

原主来北方大院后,跟这大院里人的关系更是难以言说。

言而总之,总而言之,坏名声比在村里有过之无不及。

想到这里,许招娣头疼得厉害,眼下她已经饿了一整天,没心情跟他们吵,转身回去房间里。

再次推开门的一瞬间,许招娣一时还是无法接受。

客厅里摆放着几颗蔫不拉几的白菜,旁边的腌菜缸脏得没办法形容,垃圾堆在门边,三月份的天都能隐隐闻见一股子酸臭味,这要是天气大了还了得?

许招娣捏了捏眉心骨,又朝着自己的卧室走去。

十几平方的房间,里面摆放着一张一米五床,床上的被褥脏乱不堪,甚至还挂着油渍,一旁是一个脏兮兮掉漆的衣柜,衣柜旁边放着一个很小的煤油炉子和一个头大的钢精锅,锅里还放着没洗的碗。

看到这里,有洁癖的小许总怕自己晕过去,翻了个白眼忍不住掐了掐人中。

另外一间卧室比这一间大一点,一米二的床上叠放着白色整齐的豆腐块,棱角分明。床边上也是一个衣柜,虽然掉漆但比她屋子里那个衣柜干净多了。

衣柜旁边摆放着一张书桌和椅子,书桌上整整齐齐,毫无灰尘。

这一看,就是陈建国的房间。

从陈建国房间退出来后,她做了个深呼吸。

看来,这个男人也不是大老粗,至少也是一个很爱干净的人。

许招娣进去厨房一看,厨房平时都是陈建国在做饭,里面干净得一尘不染。

她暗暗松了一口气,还是先把自己收拾干净再说。

再次进来房间走向衣柜,给自己找了件像样的衣服换上。

衣柜的一脚,还堆放着一些破旧衣衫,大概是因为用煤油炉子做饭的缘故,这些衣服上还带着一股子煤油味。

许招娣微微叹息一声,将带有煤油味道的衣服和床单都扯下来丢在卫生间的盆子里,撒上洗衣粉泡上。

接着,又去厨房用火柴点燃铸铁灶,锅里加上自来水,等热水烧开后,端去卫生间掺了凉水洗澡。

这一搓,全身上下都是长条泥状的诟痂。

呕……

许招娣蹲在卫生间的蹲便器跟前呕吐了半天。

别说人瞧不起她,她现在自个儿也看不上自个儿。

后来,她烧了热水,将身上洗了三四遍,还用洗衣粉洗了头发。

这一番操作下来,整个人全身轻松了很多,但骨子里精疲力尽。

她将自己房间那个脏兮兮的煤油炉子拿到厨房,钢精锅和碗洗干净后放到一边,这才喘了口气。

完了又忍着腰酸背痛进去卫生间洗衣服。

四五遍后,盆子里的水变得清澈,这才将衣服拧干,晾晒在阳台铁栏杆上。

唯一庆幸的是,这是家属楼,两室一厅的房子,不大不小,带厨房和卫生间,还有一个没有封闭用铁栏杆围着的阳台,平时在这里可以晾晒衣服。

她的目光落在客厅里仅有的两颗白菜上面,将他们一股脑儿丢进篮子里放在厨房一角。

上楼下楼三四趟,将房间的垃圾丢到楼底下的垃圾桶,回到房间全身的力气似乎已经被抽干。

上一世从没这么胖过,现在这么胖,平时又懒又肥,干这么些活体力有些不支。

这会儿,肚子饿得咕咕响,正打算去厨房给自己弄点吃的时,身后响起门锁转动的声音。

许招娣后背一僵,整个人都紧张起来……

该作者其它作品
90%看过的人还看