八零小辣娇,赚钱养娃成首富 9.4
连载中 签约作品 现代言情 年代重生
作者: 金子多多 主角: 苏明阮 周骥北
76.33万字 10.3万次阅读 28.9万累计人气值
更新至 第340章 家和万事兴! 2024-02-22 00:15:08
开始阅读 加入书架
手机免费阅读
七猫免费小说app
举报
  • 2
    作品总数
  • 168.17
    累计字数
  • 385
    创作天数
  • 作品介绍
  • 作品目录 340章
简介

苏明阮到死才发现,她敬重信任的丈夫竟然跟自己的继妹搞在了一起。 他冒充她的救命恩人,害死她的儿子,最终还毒死了她! 还好,她重生了。 第一件事,就是成全这对渣男贱女! 你们不是很恩爱吗?我让全村都知道你们的私情! 你们不是想要我的录取通知书吗?我给,就看你们拿不拿的起! 打渣男,虐贱人,救父亲,养崽崽,这辈子她看清了身边的豺狼虎豹,势要把日子过的风生水起。 只是,前世那个不近女色的高冷首富,为何总是阴魂不散…… 他说:“儿子给你,我也给你。” 苏明阮:我只要儿子,钱我自己赚!

第1章 这一生……我恨!

B市人民医院。

电视里播报着财经新闻,骥北集团老总周骥北再次登顶财富排行榜,引来无数人关注。

然而外界的纷扰都与苏明阮无关。

她快死了。

死是什么感觉?

大抵是身体变得轻飘飘的,整个人都轻松了,她慢慢闭上眼睛。

往昔的经历浮现在眼前,她这一生倒也不悔。

老公爱她,继母宠她,继妹尊重她听她话,若说还有什么不满,就是儿子未曾顺利长大,人生大多有憾,她应当满足的。

她已经没有遗憾了……吧?

“姐夫,她死了。”

这时推门声响起,苏念——她的继妹带着奇异的微笑,闯了进来。

她的老公陆竞舟站在一旁,无声沉默。

十年如一日,他身形保持得很好,即使四十多岁,依旧未有衰老姿态,她选男人的眼光是极好的。

“可算死了,那药果然不着痕迹就能把人毒死。咱们浩儿都20多岁了,是时候公布身份了,你这个当爸的可得为他操心些。”苏念突然说道。

一旁的苏明阮如遭雷劈。

什么毒?

苏浩又是怎么回事,那不是她侄子么?

“我会的。”陆竞舟开口,他低头看向苏念,眼里带着无限宠溺。

一瞬间,苏明阮如堕地狱。

她一直以为陆竞舟是不愿触及她的伤痛,不在意她早产后不能生,这才死心塌地,为他出谋划策。

谁知道竟是找别人生了……还是她的“好”妹妹!

苏明阮攥住拳头,朝着渣男脸上扇过去,然而她瞬间扑空,直接从人体穿了过去。

“我这个姐姐有点本事,就是可惜眼瞎。她根本不知道当初救了她的不是你。

那小野种就不该出生,谁知道撞都撞不死,早产出生还坚挺地活了十几年。

不过照样没用,先天心脏发育不全受不得气,前几年他发现浩儿是你儿子,活活气死了。

你说她这辈子活得是不是像笑话,哈哈哈。”

什么?

这对渣男贱女,算计了她的一生,还害死她儿子!

苏明阮头疼欲裂,她蹲下身子抱住自己脑袋无声嘶吼,眼里带着浓烈的恨意!

她的儿子,那么聪明那么懂事的儿子……

她要这对贱人付出代价!

陷入仇恨中的苏明阮没有看见,挂在她脖颈上的玉坠泛出微光。

脑袋一黑,天旋地转间,她的世界变成一片黑暗。

再次醒来,眼前有些昏暗,她躺在充斥发霉味道床上,身体火热绵软又无力,努力往旁边扒拉,想要寻找冰凉舒服的东西,然而被人推开一次又一次。

“你自找的。”男人开口,声音沙哑,似乎艰难抵抗什么。

而后她胃里翻滚,身体起伏,如在云端又如被十辆卡车碾压一般,艰难撑开眼睛,入眼是模糊的一张脸。

苏明阮皱眉要挣脱,然而很快,她动作僵住。

她听见外头有人说:“里头单独关着个好货,等江老大过来享用完咱们也享受享受,最后卖到山沟里,再捞一笔。”

江老大,山沟里……

听见这些词汇她脑仁子嗡嗡发响,许久反应过来她回到了18岁。

高考完毕,她领了京大录取通知后,就被人贩子给掳走。

被人贩子喂了药晕了过去,直接晕了一天一夜,醒来人已经在家里,陆竞舟说是他把她从人贩子手里救了送回家的。

她醒来发现自己身体异样,以为是和陆竞舟亲密了,于是每次看见他都脸红,渐渐地一门心思落在他身上。

现在这情况,她该怎么做?

理智告诉她应该推开这个男人。

但是,她有些想念前世的儿子。

如果没意外,儿子就是这次怀上的,这也是她人生唯一一次跟男人碰触。

外头的人说她被单独关在这里,但是这里还有个播种机,他们不知道播种机的存在?

这播种机什么来历?

苏明阮迷迷糊糊猜测着,却不得答案。

不过她知道这人不是人贩子,索性躺平任人索取。

想要看清男人的脸,可是他动得快,晃得她晕晕的。

“我会娶你的。”他说。

娶你奶奶个腿,上辈子根本就没冒出来过还娶呢。

苏明阮心理骂咧一句,眯眼看见他身上晃动的玉坠,有些眼熟,然而精力不够,最终还是晕了过去。

外头的枪林弹雨,硝烟弥漫,都与她无关了。

再次醒来,她身上衣服整整齐齐,头发也被梳理过,脖子上则是多了一块玉坠,是她上辈子带了一辈子的玉坠。

她上辈子以为是陆竞舟给他的,没想到是这个人留下的。

从房间走出去,瞧见外头的站着好些个公安。

“同志,人贩子已经被当场枪毙,你是哪个村的,我们送你回去。”

公安同志看一眼苏明阮,板正脸用报告语气认真询问。

苏明阮不着急回去,她想知道上辈子是怎么落了一个被陆竞舟救了的结果。

她开始不着痕迹的朝公安打听情况。

公安很有耐心说道:“你问江老大?那是本地人贩子头头,他刚过来还没机会作恶,就被上头执行任务潜藏在这边的队长给击毙了,同志放心,你一直被关在里面,没被人贩子得逞。”

确定了,播种机不是人贩子,有可能是什么队长,孩子爹基因还行。

苏明阮呼出一口气。

虽然决定了继续要儿子,但是如果她昏迷后再被……谁也说不清儿子基因里有没有坏的。

公安同志说人贩子没机会作恶,那肯定不是骗人的。

跟公安说着话的功夫,陆竞舟骑着自行车匆匆忙忙赶过来。

他在外头跟公安打问消息,着急慌慌地探头往里看。

看见苏明阮他立马招呼。

苏明阮听见陆竞舟声音,抬头看过去,漆黑的眼底凝聚恨意。

死前见闻历历在目,她死死咬着牙齿,喉咙里带着铁锈味。

“同志,有人叫你。”公安声音响起。

苏明阮猛地回过神来,这会儿什么都还没发生,她可以避免很多事情,还能利用优势报仇。

不能动手,稳住,不能脏了自己的手。

“你怎么在这里?”苏明阮深吸一口气问陆竞舟。

“我来接你,外头传的沸沸扬扬,说人贩子被击毙,我琢磨你一天没回家,可能被人贩子掳走了,就来看看,没想到你真的在这……”

“你怎么知道我一天没回家了,难不成你跟人贩子一伙的?”苏明阮眼神冰冷。

陆竞舟一愣,瞧见公安视线落在他身上,还带着审视,那怎么能被怀疑,他立马解释:“你妹妹跟我说的,她很担心你。”

“你跟我妹妹很熟,那为什么她不找我?公安同志,我失踪这么久,我后妈报案了吗?”苏明阮先问陆竞舟,而后转身看向公安。

公安一愣,最近周遭不安稳,局里宣传非常到位,出了事儿都会首先报案。

翻看一下手里的册子:“同志你叫苏明阮对吧,家属报案说失踪的人里没你名字,你家人怎么回事,这都失踪超过24小时了?”

90%看过的人还看