穿书七零我有五个大佬女婿 9.5
连载中 签约作品 现代言情 年代重生
作者: 鱼九玄 主角: 白苏 秦炎越
106.69万字 1.8万次阅读 34.1万累计人气值
更新至 第525章 孤男寡女同处一室 2023-01-29 19:02:07
开始阅读 加入书架
手机免费阅读
七猫免费小说app
举报
  • 2
    作品总数
  • 226.69
    累计字数
  • 523
    创作天数
  • 作品介绍
  • 作品目录 525章
简介

老天爷跟她开什么玩笑? 她一个大龄剩女,跳过恋爱结婚,一跃成了年代文里五个女儿的妈。 好在手握底牌还能捡捡漏,白苏给五朵金花都找了未来大佬当女婿。 大女婿逆袭成了商业大佬:“妈,你喜欢京城还是海市的房子?我给你挑一套。” 二女婿坐拥京城最大的医药集团,召开记者发布会。 “我名下医药集团的股份,有我丈母娘的一半。” 成了知名电影导演的三女婿不甘落后:“妈,我请你客串电影里的角色,票房出来后给你分红。” 四女婿:“……” 五女婿:“……” 女婿们个个是大佬,白苏只能做个躺赢的丈母娘……

第1章 杀人啦杀人啦

“妈,事儿稳妥不?刘癞子拖着几个娃,听说还打女人,他前头那个婆娘是被打死的,梨花嫁过去,我这个做伯娘的心里不落忍。”

“得了得了,跟老娘我装什么蒜?我收刘癞子五十元让梨花嫁过去,是为了给咱大军娶城里来的赵知青。”

“那弟妹醒来咋办?”

“我给傻子灌下了一整碗牛药,那药牛喝了都得倒,她喝了没几天功夫能醒?”

这些天忙着春种,和平大队的社员全往田里头忙活了,门口连个鬼影子也没,陆家老婆子和她大儿媳两个也就没避着人,声儿很大。

只当这话传不出去。

须不知挨着堂屋的厢房门后站着个人,正是被陆老婆子灌下牛药的二儿媳。

一碗牛药灌下去,牛都要倒。

人哪能不倒?

前些天倒春寒,原身婆婆还非得逼她给侄儿陆大军洗棉被。

洗棉被得用脚踩,那河水凉得从脚下往上窜,那几天恰好又是好日子,这么一来人就病倒了。

大女儿梨花求着给她抓药,陆老婆子攒下的钱,那是为了娶孙媳妇的。

哪舍得?

为了糊弄梨花,给她灌下了一碗牛药。

然后,她就换芯了!

在屋里躺一天饥肠辘辘,又在厢房门后听了一耳朵,白苏弄清楚她这是穿进了一本年代文里。

她侄儿陆大军看上了京城来的知青赵清柔。

而陆老婆子,想着等哪天赵清柔回城,好跟着孙儿陆大军进城享福。

所以要将她这个二儿媳生下的女儿梨花,卖给村里的鳏夫,得了钱给孙子陆大军娶媳妇儿。

书里的白苏,也就是陆家二儿媳。

嫁给陆家老二后,一连生下了五个女儿。

被重男轻女的婆婆百般嫌弃,妯娌也嘲笑她生不出儿子,队上的人跟着说三道四,就此埋下了心结。

她是个脑子糊涂的。

内心深处想着过继侄儿陆大军当儿子。

陆老婆子和她大儿媳,知道白苏的心思,将她拿捏得死死的。

就拿老婆子将梨花卖给刘癞子这事儿来说,她也不是没想到闹,侄子陆大军跳出来说娶了媳妇儿后,拿她当亲妈孝顺,她就歇气了。

说女人这辈子总归要嫁人过日子,哭着求梨花嫁过去。

这下陆老婆子更好拿捏她了!

又将她二女儿兰花嫁给了隔壁大队一个瘸子,三女儿荷花嫁给了县城职工家的傻儿子。

要不说剧情曲折离奇呢?

被婆婆卖完三个女儿后,她完成了过继侄子陆大军的心愿,因为她在部队立功的哥哥转业回来,在县里头当官了。

梨花她们舅舅是个宠妹子的,当初在部队省吃俭用也要顾着自家妹子。

得知外甥女的凄惨下场,自然是要撑腰的。

当舅舅的强硬,架不住自家妹妹脑子糊涂,她过继了侄子陆大军当儿子,还闹着要哥哥给安排个好工作。

这下,梨花她们舅舅彻底不管她了。

为了让陆大军和媳妇儿赵清柔过上滋润的好日子,她又将主意打到了四女儿桂花头上。

桂花受不得她妈逼迫,跳河自尽了。

小女儿梅花也彻底心灰意冷,干脆辍学跟城里的混混跑了。

最后等恢复高考,陆大军考上大学,丢下她一个孤寡婆子,跟他媳妇赵清柔回京了。

回忆完整个剧情,白苏被气到了!

不止是被无耻的陆家婆媳和白眼狼陆大军给气的,还被原身气到了。

她曾以医生的身份,协助警察到偏远山区解救被拐卖的妇女,不管过了多久,那个被解救女人的惨状挥之不去。

当时她被关在一间黑屋的笼子里,人已经瘦成了皮包骨,衣衫褴褛,一身发臭,眼神溃散无光。

长期遭受凌辱和殴打,已经让她变得麻木,活着也是行尸走肉。

警察冲进去解救她时,她像狗一样趴在地上,用手抓着盆里的馊饭往嘴里塞。

她的存在就是一个发泄的工具,以及生育机器。

不管她愿不愿意,被折磨得神志不清的情况下,已经给那户人家生下了一串孩子传宗接代。

而原身的女儿们,命运跟那个被拐卖的女人一样,特别是大女儿梨花,同样被刘癞子关起来长期凌辱和殴打,成为发泄的工具和生育机器。

而造成她悲惨命运的罪魁祸首,竟是自己的奶奶和亲妈。

这如何能让白苏不气愤?

她最,最恨买卖妇女儿童的畜牲!

听清楚堂屋择菜的婆媳两个还在嘀咕,趁着春种田里忙活没人瞧见,一会儿让刘癞子母子来领人,白苏气得青筋直跳。

也顾不得晴天霹雳的,她一个大龄剩女怎么就成了五个女儿的娘?

顺手就抄起门后头的镰刀冲出去,往陆家婆媳身上劈。

这具原身太虚了,准头不好,镰刀擦着陆老婆子的面门,在她脸上划下一道血印子。

“杀人啦,杀人啦!”

陆老婆子惨叫一声滚倒在地:“老大媳妇,快,快给我挡住她。”

梨花她伯娘倒是想挡,白苏握着的镰刀已经飞过来,看弟媳眼眶红肿一副要拼命的架势,婆婆又从地上蹿起来往屋外头逃命。

谁挡谁是傻子!

“疯了,疯了,弟妹疯了!”

手臂被划破一道口子,陆老大媳妇鬼叫一声,连滚带爬往屋外跑。

而白苏就拿着镰刀在后面狂追,一边追一边喊:“让你们卖梨花?让你们把梨花卖给刘癞子?”

“断子绝孙的阴毒玩意儿,连亲孙女都敢卖。”

“灌牛药杀人,买卖人口,真出息啊,你们咋不上天?”

“把我闺女往火坑里推,那就都别活了!来一个杀一个,来两个杀一双,砍死你们这些狗娘养的畜牲……”