春花向阳 9.6
连载中 签约作品 都市人生 现实百态
作者: 榕荔 主角: 程向阳 江春花
33.36万字 0.2万次阅读 1.3万累计人气值
更新至 第157章 两个坏消息 2022-11-29 10:17:02
开始阅读 加入书架
手机免费阅读
七猫免费小说app
举报
  • 1
    作品总数
  • 33.36
    累计字数
  • 78
    创作天数
  • 作品介绍
  • 作品目录 157章
简介

改革开放初期,鲁西大地贫困区域的年轻人程向阳不顾家人反对外出闯荡,与他一起的还有发小冯全,恋人江春花因种种阻碍与他擦肩而过,发小冯全也在闯荡过程中逐渐找到了自己的路。 再相逢时,程向阳和江春花两人都已经有了属于自己的事业,而两人也下定决心回到家乡,运用中药材种植技术帮助家乡摆脱贫困,让家家户户走上致富道路,一同谱写一首全村致富的改革开放浪潮曲。

第1章 四个人的决定

夜风里带着玉米的甜香。

本是收获的季节,位于鲁西平原怀宁镇青乡村的村民脸上却没有丰收的喜悦。

只有手掌心大小,颗粒还不饱满的玉米,让大家笑都笑不出来。

“爹,这几年都不怎么下雨,小麦收得不好,玉米又收成这样,咱家五口人,这点粮食哪里够吃的,你干啥不让我出去找份工?”

程向阳蹲在自家土屋门口,手中的玉米有一下没一下的摔打着,晒得黝黑的脸上挂满了不理解。

“找工?找什么工,咱家祖祖辈辈都是农民,就是靠田吃饭,就你搞特殊?”程大利一脚踹在这个搞特殊的二儿子身上,大泥脚印子在程向阳的裤子上清晰可见。

“你哥,你弟,都不说出去,村里哪个人要出去了,就你,就你!”

程大利一边说着,程向阳衣服上又多了几个泥脚印子。

“人家都说了,水泉村,桂家村都有人出去做工,都赚钱了,咋就你不让我出去!”

程向阳也被这个固执的爹踢出了火气,猛地站起来,音量也抬高了不少。

程大利见儿子敢跟自己瞪眼睛,瞬间抄起了棍子:“你又皮痒痒了,想挨抽是不是?你看看咱整个青乡村,谁出去了,谁出去了?”

屋里正在给大儿子擦手的程向阳娘听到声音跑了出来刚要拦,就听见矮墙外面,脆生生的女声响起:“向阳哥,你在家吗?”

程向阳快速拍打着自己身上的尘土,嘴里大声应着:“在呢,在呢。”

程大利听见声音,赶紧将手中的棍子一扔,帮着不省心的二儿子拍打了两下。

“快去看看人家春花找你干啥,也就人家春花不嫌弃你。”

顾不得跟自己爹再说什么,程向阳几步跑了出去。

他的身影消失在门口之后,程大利一屁股坐在门槛上,沉默地盯着院子看了一会。

“他娘,在那边盖个草棚子,咱老两口过去住吧,要不然这三间房,三个儿子,咋住。”

程向阳的娘一言不发,转身抹了一把眼睛:“那你为啥不叫孩子出去做工?”

“做什么工,你看村里谁家出去了,就他搞特殊出去,不是让人笑话!”

“你再说这些,小心我揍你!”

说罢,他看了一眼已经二十三岁,却还像个五六岁的孩子一样单纯的大儿子,叹了一口气。

要是当年老大没有摔倒头,是不是他们家,就不是现在这样了。

门外,两个年轻的身影朝着村口走去。

“向阳哥,我叔又打你了?”

程向阳看着江春花说话时唇边若隐若现的小酒窝,除了傻笑,什么都忘了。

“没,没事,他就吓唬吓唬我,这么多年我都习惯了。”

江春花看着程向阳的模样,忍不住低头一笑。

“对了,向阳哥,那件事……”

程向阳的笑容伴随着这句话消失不见,他皱起眉头,有些无奈,还有些恼怒。

“我爹,就是个老顽固,你呢?”

江春花抿了抿唇,低下头什么都没说。

程向阳明白了,沉默良久之后,他们走到了村口一块大青石的后面,冯全和吴秋红已经坐在了那里。

冯全瘦瘦高高的,像一根麻杆一样,见到程向阳,咧开嘴就笑了。

“哥,咱啥时候进城,我和秋红都准备好了。”

程向阳一言不发,一个大胆的想法却在他心中出现。

“要不然,咱们跑吧。”

这个想法在他心中只出现了几秒,他便将它说出口。

江春花睁大了眼睛,眼里写满不可置信。

冯全眼底闪过一丝兴奋,而一边的吴秋红,却是低下头,紧紧抓住衣角。

气氛一下子沉默了。

就在程向阳想要再说点什么的时候,江春花坚定地举起了手。

“我同意。”

冯全紧接着举手:“我也同意。”

吴秋红手指尖因为过于用力,都有些发白,她抬头看了看冯全,一瞬间似乎有了巨大的勇气。

“我,我也同意。”

声音细细小小,还带着一丝颤抖。

程向阳咧嘴向前凑:“具体计划,咱得好好商议一下。”

素白的月光蒙在大地上,江春花抬头,闪烁的星光映进眼底,明天会是一个晴天。

是不是预示着,他们选择的路,也是一条平坦大路。

江春花一夜未睡。

她不知道前路如何,但是,她想和程向阳在一起。

早上,江春花刚一出屋,她娘的手指头便朝着她的脑门戳了上来。

“春花,今天去地里干活少跟程家那小子说话知道吗?他们家穷成那个样,连地都才只有三亩七分,你嫁过去连饭都吃不饱,你图个什么?”

江春花低着头打水洗脸,程家很穷,那又怎么样呢,村里有几家不是那种情况,可是,像向阳哥那么能干,敢干的,又有几个?

太阳不算热辣,大家趁着这个功夫,抓紧把地里的玉米秆翻出来,好种上小麦种子,一年这两茬粮食,是大家最重要的口粮,一天都耽误不得。

江春花锄着地,额头上的汗水汇聚到鼻尖,最终吧嗒一下掉在地上。

她还没来得及擦一把,一块半旧的干净布巾就递了过来。

身边,程向阳的声音也传过来:“擦擦。”

江春花红着脸接过来,她知道这块布巾是程向阳留出来专门给她擦汗用的,估计在程家,也就这么一块没有破损的布巾。

“今晚,我在老地方等你。”

程向阳声音低低的,眼睛却往四周看着,生怕被人听见。

“春花!”

江春花娘的一声大吼从地头传过来,程向阳抬头对上春花娘要吃人一般的眼神,朝着江春花眨了眨眼,快速离开。

江春花将布巾小心地放在口袋里,再次开始锄起来因为干旱而硬邦邦的地。

晚饭依旧是简单的地瓜粥和一小碟腌萝卜。

萝卜从冬天放到了现在,咬起来软绵绵的,吃在嘴里像是在咬一块沾着盐滋味的布条。

江春花几口扒完饭,就回了屋,江家就他一个闺女,她自己能占一间狭小的卧室,摸摸口袋里那块布巾,江春花只盼着天色快点完全黑下来。

入了秋,各家都睡得早,江春花听见外面已经没有了动静,小心翼翼地出门,来到他们集合的老地方。

另外三个人已经等在了那里。

四人低声商议至半夜,江春花才犹犹豫豫地开口。

“过几天就是八月十五,我想,我想在家过完节再走。”

吴秋红抬眼看了江春花一眼,声音依然很小。

“我,我也想。”

程向阳一把搂住冯全的肩膀。

“那成,就这么定了,咱们就八月十六晚上走,第一站先去裕安,那是省会,肯定能有赚钱的机会。这样团圆过了,地里的活也干完了,该为了咱们自己,搏一把出路了。”