时代的印记 9.2
完结 签约作品 都市人生 现实百态
作者: 三五春 主角: 朱丰收 李美萍 彭三虎
39.72万字 0.2万次阅读 3万累计人气值
更新至 第98章 终章 2021-06-11 22:38:01
开始阅读 加入书架
手机免费阅读
七猫免费小说app
举报
  • 1
    作品总数
  • 39.72
    累计字数
  • 95
    创作天数
  • 作品介绍
  • 作品目录 98章
简介

上世纪八十年代,彭三虎、朱丰收等人创办工厂,为社会主义事业做出贡献。

第1章 初相遇

五月份的冀中平原,小麦的叶子已经发黄。从这里望去,不远处是一个比村庄略大一些的县城。

县城之所以能让人远远地判定这就是县城,原因有两点,去年新修的百货商厦是一栋气派的二层小楼,另外,还有县电视台新建的一座高约四十米的电视塔。这两样可以称之为,那几年地标性建筑。

上午十点钟,太阳毫不吝啬地将阳光洒向大地。车外的农民期盼着这几天,千万不要下雨,而奔向县城的一辆中巴车,车里的人却都在埋怨,这个破天气,才五月份就这么热,等到七八月份的时候,人们还怎么活。

而朱丰收却用头抵在前面的座位上,一言不发。

他忘不了临走时候,厂长的一再挽留。

也忘不了在他即将登上归途的火车,徐小婉一下扑在她的怀里,哭诉着希望他留下来。

美好的未来,美丽的爱情,这些原本属于他的东西,在接到父亲书信的那一刻,一切都化为了泡影。

“一切都是命啊!”朱丰收忍不住赞叹了一声。

三年前,朱丰收在部队退伍后,在堂姐的帮助下,留在了北京一家板型厂。原本以为,自己可以通过刻苦钻研技术,连续两年被评为厂优秀技术工人,可以在祖国的首都落地生根,却不料,几天前接到了父亲的来信。

信笺只有短短的半张内容,这应该是识字不多的父亲,能发挥出的最高水平了。内容很简洁且错字连篇,大意是,自己生病了,妹妹还小,想要朱丰收回家。这让朱丰收连续好几天辗转难眠。

养儿防老这种思想观念,在国人心中是根深蒂固的,朱丰收自然也不能免俗。父亲养育了他二十多年,在父亲需要他的时候,他怎么能不回到父亲的身边呢?

尽管这里有美好的未来,朱丰收却不能不和这一切美好道别。

一声刺耳的刹车声,客车停住了。

“车到站了,大家快下车。”售票员扯着喇叭嗓子,冲着一直没有抬头的朱丰收喊道,“要睡觉回家去睡,搂着自己老婆睡多好,别再我车上腻歪着不走!”

并没有睡着的朱丰收抬起头来,扫视了一眼,只见车内,只有膀大腰圆脖子粗的女售票员,和他自己了。

从行李架上取下行李,朱丰收下了车。

从这里到洼子村,还有将近一个小时的车程。如果要走路回去的话,回到家得半天的时间。朱丰收转过身来问女售票员,“大姐,到李子庄乡的车,几点发呀。”

胖售票员扭了扭自己的脖子,指着客车的车身上,写着土洼县--北京的大红字,趾高气昂地说道,“你看不见吗,我跑的可是到北京的客车,我怎么会知道李子庄的车什么时候发?”

看着她理直气壮的劲儿,朱丰收也懒得和她计较,在首都养成的良好习惯,让他顺口说了声“谢谢”。

胖售票员眨了眨自己绿豆大的眼睛,心中暗想,不告诉他,他也道谢?这个人看来素质不错。

“下午三点半的,从咱们县开往海河县县城的,只此一班车,误了点只能等明天下午了。”

朱丰收停住了脚步,他转过头来,很礼貌地冲着庞售票员点了点头。

拎着行李,朱丰收的心沉重到了极点,他刚走出汽车站,一辆天津大发牌汽车,停在了朱丰收的面前。

朱丰收本能地退了一步,却看到一只手拼命摇车玻璃的司机,缓缓地露出半张脸来。

“小朱?”彭三虎诧异地喊了一声。

朱丰收立刻站好,打了个敬礼,“连长好。”

彭三虎从车上跳下来,他上下打量了一下朱丰收,随后当胸捶了朱丰收一拳,“真是你小子啊。”

“是我。”朱丰收阴了好几天的脸,终于露出一丝笑意。

矮胖的彭三虎一把将瘦高的朱丰收搂在怀里,两个人相见的场面有些戏谑,一高一矮,一胖一瘦紧紧拥抱,彭三虎说了一句,“兄弟,我可想死你了。”

之前在当兵的时候,彭三虎当上连长的那一年,朱丰收刚参军入伍。对这个比自己小五岁的小老乡,彭三虎很照顾。当了三年连长,本来以为能够进步的彭三虎,因为袒护一个士兵,被从提拔的名单上抹掉了,彭三虎自感自尊心受挫,于是打了转业报告。现在的他,是县企业局的一个小干事。

朱丰收郁闷,彭三虎也郁闷。

今天早上局长把彭三虎喊了过去,告诉他企业局按照县里的“大建项目,建大项目,全力助推企业发展”的指示精神,经过县委会讨论,通过了要建一个板型厂的计划。并且这个项目指派给了企业局,而局长大笔一挥,直接在厂长的推荐名单上,写下了彭三虎三个字,然后报到了县里。

彭三虎负重越野,射击打靶没有问题,让他搞企业建厂子,彭三虎站在局长的面前,脑袋摇的像个拨浪鼓,只是说自己干不了。

彭三虎有自己的考虑,要设备没设备,要技术没技术,要厂房没厂房,要工人没工人。这厂子怎么干?

空口白牙这厂子能建的起来?

当他把这些现实问题讲出来之后,局长答复他的只有一句话,没钱银行去贷款,其他问题自己想办法。

在局长办公室磨叽了一上午,彭三虎最后还是局长轰了出来。

临走的时候,彭三虎把局长的那辆天津大发车钥匙顺了出来,美其名曰,这几天开车去拉贷款找工程队,开车有牌面。

不成想,路过汽车站的时候,居然遇到了朱丰收。

这真是想睡觉的时候,有人送了个枕头。

多年不见的首长和下级,见面之后自然要喝一杯。

在附近的餐馆坐下,两个人的话匣子打开了。

“我听说,你小子不是退伍之后,去了北京吗?”彭三虎疑惑地问道,“这是回家探亲?”

“辞职了。”朱丰收说道,“我爸身体不舒服,让我回家。”

彭三虎点了点头,他若有所思地问道,“回来以后,想到出路了吗?”

朱丰收脑袋一晃,将头低下了,“我爸让我回家,家里什么样我都还不知道呢,哪顾得上考虑什么出路。”

彭三虎一拍大腿,“跟我干吧。”