九天神帝 8.8
连载中 签约作品 玄幻奇幻 异界大陆
作者: 文思泉涌 主角: 云泽 云落
75.33万字 1.1万次阅读 0.5万累计人气值
更新至 第366章 修为狂升,危险临近 2022-09-26 22:27:03
开始阅读 加入书架
手机免费阅读
七猫免费小说app
举报
  • 1
    作品总数
  • 75.33
    累计字数
  • 180
    创作天数
  • 作品介绍
  • 作品目录 366章
简介

登九天绝顶,斩恩怨情仇,我为帝尊,顺我者昌,逆我者亡!

第1章 伤我妹妹者死!

“哥哥……落儿给你拿吃的来了……你醒醒好不好……落儿一个人好害怕……”

一个虚弱的声音在云泽耳边响起,还有一阵阵饭香传入到鼻中。

云泽心头一阵焦急,他很想从昏厥中清醒,他不能让妹妹一个人。

妹妹根骨被挖,随时都有可能伤势复发,危及生命,她比自己更需要照顾。

云泽可以想像妹妹拖着病躯,去给他寻找食物的样子。

才六岁的她,肯定是受尽了白眼,也受尽打骂。她那小小的身躯,如何能够坚持下来。

他本是云家家主继承人,可最后因信错了云家大长老,被害得毁去根骨,修为倒退到先天七重。

云泽确信那追杀他的黑衣人,是大长老云申所派,他本想回家族带着妹妹先逃离云家。

可好不容易逃回家族,却得知妹妹云落被云申挖去极品冰髓根骨,融入到自己孙子云凌体内,而且,妹妹随时都有生命危险。

急怒攻心下,伤上加伤,他陷入到了昏迷中。

云申虽有杀他们之心,但他为了顾及名声,并没有直接出手。

而是将他们兄妹贬为了低等下人,扔到这柴房里。

做为家族的低等下人,是可以随意被家族中人打杀的,云申这是想要借他人之手,除去他兄妹。

云泽很想醒来,带着妹妹逃离这里,不然,他跟妹妹只有死路一条。

可身上的重伤,让他的意识慢慢陷入到黑暗中,一步步步向死亡。

就在他以为自己必死之时,突然,他出现在一片虚幻的空间中,眼前似是星空一般。

在他的对面,一个长得跟他一样的身影对他笑了笑。

“万年了,终于可以融合了,本体,接受你留给自己的传承吧!”

瞬间,这道身影就跟云泽的身影重合,一股股记忆瞬间就融入到了云泽的神魂中。

同时,一股股诡异的能量,在修复着云泽身体的损伤。

不知过了多久,云泽睁开了眼睛,眼里精光涌过。

“我……回来了!你们……准备好迎接本帝的审判了吗!等着吧,等到本帝恢复时,就是尔等的死期。”

云泽嘴里轻喃着,身上暴发出一股无尽霸绝之气。

他本为九天神帝泽,在可渡入圣劫时,被一众想要抢夺他入圣气运的帝级高手围攻。

哪怕,他是九天神帝,九天第一人,可也在众帝级高手的围攻下陨落。

不过,在陨灭前,他将自己的神魂送入虚空,经过万年的休养,终于转生成如今的云泽。

只是,他曾经的神魂太过强大,哪怕受创,也不是初生之躯能够承受的。

他封印记忆,让神魂跟转世之身慢慢融合。

刚刚濒死之时,封印解除,神魂彻底复苏。

留在神魂中的那一丝能量,修复了他的身体。

“落儿!”他似是想到什么,连忙将目光看向身旁。

身旁除了一碗早已冰冷的米饭外,却无妹妹的身影。

虽然恢复了神帝记忆,但云泽还是云泽。跟妹妹云落相依为命的云泽。

回想起自己现在的遭遇,云泽眼里瞬间一片冰寒。

恢复神帝记忆的他,又岂会放过暗害他兄妹的云申。

他起身往外走去,目前要先找到身体虚弱的妹妹,再从长计议。毕竟,现在的他,只是恢复记忆,实力还很弱。就算报仇,也得等时机。

“你竟然敢偷厨房的东西,是不是找死……”就在这时,一个冰冷的声音在柴房外的院中响起。

云泽透过柴房门,只见妹妹云落手上护着一个破碗,身体缩在角落,满脸的惊恐无助。碗里有几块看起来有些脏的肉。

在妹妹云落面前,堵了两名仆役装的青年,他们满脸凶狠,目光冰冷的威逼着云落。

“我……没偷……是你们扔的……哥哥受伤了……需要肉补身体!你们不能抢走它。”

云落紧护着碗,眼神倔强的看着眼前的仆役。即使对方凶狠暴虐,让云落害怕无助,但她还是本能的要护着手上的碗。

云泽昏迷的这几天,小丫头拖着病躯,强撑着去给云泽找吃的。

被扔到柴房的兄妹,连吃的都没有。整个家族几乎大部分的人,都不敢跟他们亲近,生怕惹大长老整治。

云泽没饿死,全靠小丫头去厨房的垃圾堆里,找东西来喂云泽。小丫头有时候自己还挨着饿。平时不吃的食物,是他们活下去的希望。

在小丫头的心里,云泽是她唯一的亲人和依靠,云泽如果有事,她怕连活下去的动力也没有了。

因此,哪怕再辛苦,再累,她也要让自己哥哥活着。就算她根骨被挖,自身伤势很重,随时都可能会死。但让哥哥活着的信念一直支撑着她。

云泽虽然陷入到昏迷中,可他的意识是清醒的。知道妹妹最近遭遇的苦难,可他当时什么也做不了。

看着妹妹紧护着那破碗里的肉,他眼泪瞬间决堤。

云落年龄小,她只是固执的认为哥哥是缺少营养,需要肉食补身体。为了护住碗里的肉,她似是做好了挨打的准备。

“哼……还想狡辩!你以为,你现在还是大小姐吗?!敢偷肉,老子看你是打不怕,既然如此,那就再教训你一顿……”

其中一名仆役冷哼一声,抬手就要打云落。他只是云家下人,此时却敢对大小姐动手。

云泽和云落,已经沦落到任人欺凌的境地。云家的下人都敢在他们面前嚣张跋扈。

云落脸上还有旧的掌印,很有可能就是这仆役打的。

眼看巴掌就要落下,云落本能的闭上眼睛,即便如此,她还是紧紧护着碗,就在巴掌要打在云落脸上时。云泽一脚踢开了柴房门,手上多了一柄长枪。

唆……长枪脱手而出,眨眼间就飞向那名仆役。

噗嗤……仆役顿时让长枪刺了个对穿,身体被钉在了墙上。

他嘴里鲜血狂喷,满脸不信的转头看向云泽。

另一名仆役吓得瘫坐在地,眼里只剩下惊恐和畏惧。张嘴就求饶。再也没有了刚刚的嚣张跋扈。

“大少爷,别杀小人,是云凌……是他让我们折磨小姐和您的……是他……”

云泽飞身落在云落面前,将震愕得不知道发生什么事的云落抱了起来。

另一只手抽出长枪,任由仆役的尸体落在地面,他挥枪将剩下另名仆役的头颅削了下来。

“敢伤我妹者,死……”他声音冰冷之极,但看向妹妹云落的目光,却充满了温柔。

“落儿别怕,哥哥在,谁都别想伤你!”

周围的云家人看到此景,眼里只剩下恐惧和不信。

所有人似是想不到,一向温和的大少爷,竟然会这般果决的杀人。

“哥哥……你醒了……”这时,云落从怔愕中回过神来,满脸惊喜的看向云泽。眼中泪水涌动。

哪怕是刚刚被人逼迫,满心无助,她都没有流泪。

可当看到满心担忧的哥哥终于醒来,她好似找到了自己的依靠。将只是属于弱者的眼泪流了下来。

在相依为命的哥哥面前,她始终是弱者。

云落将手上的碗递向云泽。咽了咽口水,满眼渇望。“哥,给你吃……”

她应该有一天一夜没吃东西了。云泽之前伤势加重,连进食都成问题,小丫头当时担心得,只想让哥哥吃东西,因此,她连自己都顾不上。

可她刚将碗递到云泽面前,碗突然掉落下去,她整个人栽倒在云泽的肩上,昏迷了过去。