邪医妖妃名动天下 9.6
连载中 签约作品 幻想言情 玄幻仙侠
作者: 一路繁花 主角: 云婵 桑湛
108万字 7.2万次阅读 0.3万累计人气值
更新至 第426章 他不会有事 2022-09-27 00:21:04
开始阅读 加入书架
手机免费阅读
七猫免费小说app
举报
  • 1
    作品总数
  • 108
    累计字数
  • 224
    创作天数
  • 作品介绍
  • 作品目录 426章
简介

二十二世纪的神棍女异师云婵,一朝穿越,竟嫁了个权倾朝野的异姓王爷。 可打遍天下无敌手,克天克地克空气的她,一面对那位爷就立马变弱鸡,只能任其欺凌索取,各种耍流氓。 某天,她好不容易找到机会逃出去,结果竟因为呼吸困难不得不回到他身边。 这不科学! 某偏执王爷笑的一脸妖孽:“认命吧婵儿,乖乖留在本王身边不好吗?” “……” 云婵想不明白,却也毫无办法。 直到很久,尘封的记忆被解开,她才知道,原来他是她前世欠下的债。

第1章 到底是谁主动

好热!

浑身烫的像是快要燃烧起来!

云婵用力撕扯着身上的衣物,可这衣裳像是裹在身上的布条一样,连纽扣都找不到。

门外突然传来脚步声。

“快点,这新娘子的滋味可不是人人都能尝到的,今晚咱们哥俩真是捡了个大便宜!”

“真的要这么做吗,她可是湛王妃啊……”

“哎呀你怕什么,已经有人提前打点好一切,湛王今晚不会出现,而且新娘子被下了美人煞,这个时候恐怕早就神志不清,见到我们只会主动扑上来,你就等着好好享受吧!”

两个陌生男人猥琐下流的对话清晰的传进云婵的耳里,她才恍悟,自己这是被人下了药。

可她明明百毒不侵,怎么会中招?

来不及有过多的思考,因为那两个男人已经破门而入。

“小娘子,是不是很难受啊,别着急,我们这就来帮你……”

见到花容月貌的云婵,两个男人眼底满是邪恶的笑,迫不及待就朝她快步走过去。

云婵长睫轻轻颤动了一下。

额间有一抹血红的彼岸花印记,一闪而逝。

两个男人还没意识到危险,一边急不可耐的扑向云婵,一边继续说着那些不堪入耳的污言秽语。

然而话音未落,两人只觉眼前红影一闪,一股少女的馨香味扑鼻而来。

下一瞬,芊芊素手扼住跑在前面那个男人的脖子,收紧,用力一捏。

“咔”的一声,男人便直接被捏断脖子,见了阎王。

“啊…啊啊……杀人了……”

突如其来的巨变,把后面那个男人吓得屁滚尿流,连滚带爬的往门口跑去。

还没跑几步,身后的少女犹如鬼魅一般又出现在他前面。

一脚踹向他的下体,男人连惨叫一声都没来得及,就被一只簪子插进了喉咙。

当场毙命。

解决了这两个男人,云婵迅速离开。

她现在感觉越来越难受,身体的温度还在不断攀升,没有解药,只怕很难熬的过去。

出了房门,云婵看到外面古色古香的房屋建筑,心底不由微微疑惑。

这是什么地方?

眼下也没时间想太多,还是先离开这里再说。

云婵刚走出这座院落的大门,就看见一队穿着统一的人迎面走来。

她连忙转身往另一个方向走。

“王妃?”

身后,侍卫首领白羽一眼就认出了她。

“王妃,这大晚上的,您要去哪?”

听见声音,云婵头也不回,加快脚步往没灯的方向走。

“别跑,王妃快回来!”

白羽见她跑的那个方向有些不对,急忙出声阻止:“那个地方不能去,快回来!”

他没想到,看着弱不禁风的王妃速度竟如此之快,怎么追都追不上,距离还越拉越远,最后只能眼睁睁看着她闯进王府的禁地。

完了,这下完了!

白羽站在禁地入口,进退两难。

因为这个地方,他也不敢擅闯,只能在这里守着,祈求别出什么事才好。

……

翌日。

“把它喝了!”

云婵从全身酸痛中醒过来,身体像是快要散架似的疼,还没回过神来,就听见一道低沉冷漠的声音从头顶传来。

她揉着昏沉沉的脑袋,从一张石床上坐起来。

抬头,见床边站着一个男人。

男人脸上戴了半张面具,只能看到一双幽冷如冬夜寒星的双眸,和一张性感的绯色薄唇。

他是谁?

面对这个男人,她竟莫名有点紧张。

虽然看不见他的全貌,不过单看他的穿着,与周身那股矜贵冷傲中又透着几分邪魅的诡异气质,就知道不是个普通人。

“这是什么?”

云婵看着男人手里的药碗,眸底闪过一丝警惕。

“避子汤。”

避子汤?

云婵愣了两秒,才猛然想起昨晚发生的事情。

她本来好端端的跟师父在酒店给人看风水,不知怎么回事就出现在这个鬼地方。

还莫名其妙的被人下了药。

原以为杀了那两个猥琐男,熬过药性,便能保住清白,结果却神智不清的闯进了这里,和这男人一夜春宵……

云婵收回思绪。

不管这男人是谁,她本就不想跟他有瓜葛,自然也没打算怀上孩子。

她将药碗接过,闻了闻确定没有问题才一口饮下。

见状,男人微不可查的拢了下眉。

似乎是没想到,云婵会如此配合,没有任何反抗就喝下了避子汤。

“很好。”

男人看了云婵一眼,目光极深,声音依旧冷漠:“希望你以后安分守己,谨记自己的身份,最好不要再做让本王厌恶的事。”

说完,他便转身往外走:“给你一炷香的时间,穿好衣服,出来!”

“……”

看着满室的狼藉,衣裙鞋袜散乱一地,以及,到现在都还没完全挥发的某种令人脸红的气味。

云婵狠狠的拍了一下自己脑袋。

她这是……都干了些什么啊?!

云婵不记得昨晚到底是谁主动,但隐约间,那男人好像也有点不对劲。

难道他也中了药?

现在想这些也没用了,她赶紧下床穿衣服。

只是一下床,感觉腿软的有点厉害。

她忍不住在心底暗骂一句男人的粗暴,不知道的,还真可能会以为中药的人是他。

捡起地上的衣服,云婵正要准备穿时,才后知后觉的发现一个问题。

这具身体,怎么不像是自己的?

虽然身段都差不多,但她仔细一瞧,立马就确定了,这真的不是她的身体!

难怪会中招,原来根本不是自己的身体!

刚穿过来就药性发作,又是晚上,所以才没有第一时间发现。

云婵长叹一声。

如此一来,事情恐怕就有点复杂了。

她胡乱的把衣服套在身上,走出房间,男人早已不见了身影。

云婵撇了撇嘴。

她隐隐还记得昨晚进来时的路,便顺着路线往外走。

走出竹林,正好看见那男人与昨晚一直追着她的那个侍卫头头离开的背影,两人一边走一边不知道在说些什么。

“小姐!”

一个小丫头冷不防的出现在她面前,一把眼泪一把鼻涕的道:“小姐,那白侍卫说您闯进了王府的禁地,湛王会杀了您,害奴婢担心了一整夜,一直在这里守着不敢离开,刚刚看见湛王一个人出来,好悬没吓死奴婢,还以为湛王真的把您给杀了!!”

说完,便嚎啕大哭起来。

云婵轻皱了皱眉。

这小妮子又是谁?

脑子里骤然闪过几个画面。

云婵立马就知道了她的身份。

小妮子名叫晚棠,是原主的陪嫁丫鬟,也是从小伺候她的人,感情十分要好。

“小姐!”

哭了半天,见云婵没反应,小丫头晚棠立马就止住了哭声,上前挽住云婵的胳膊,满脸担忧的问道:“小姐您没事吧,您怎么……穿成这样,您的衣服……”