炸春蕾 9.2
完结 签约作品 现代言情 现实生活
作者: 何如今 主角: 梅佳雯 李春
18.13万字 0.1万次阅读 1.2万累计人气值
更新至 第85章 见人心 2022-02-16 23:55:05
开始阅读 加入书架
手机免费阅读
七猫免费小说app
举报
  • 1
    作品总数
  • 18.13
    累计字数
  • 45
    创作天数
  • 作品介绍
  • 作品目录 85章
简介

梅佳雯在小升初的考试中拿到第一名的好成绩,然而父亲因意外进icu抢救,梅家经济陷入危机,她也因父亲生死未卜选择了辍学打工。此时遇到筹办“春蕾班”的李春,一边是父亲性命,一边是今后的人生命运,她要如何选择?看梅佳雯如何抓住机会逆天改命……

第1章 谁的错

二零零五年,南安山脚下的小永村又到了闷热聒噪的夏季,看似晴朗的天空总是出其不意地飘过来大片乌云,接着笼罩整个天空,仿佛在闷一场久违的大雨。

“梅大军啊梅大军,你咋是个榆木疙瘩,工钱都要不回来,全家喝西北风去,我看小梅也别读中学了……”吴虹对马上四十岁的中年男人梅大军嚷嚷,对梅大军没要回工钱的事颇有不瞒。

“娃才多大,咋能不上学,借也得给娃上啊。”梅大军抽了口烟,不紧不慢地说道。

“去借钱上学?咱家开银行啊!”

“这还不有俩月,娃不是没开学嘛!”

“非得拖到开学是吧,没要回钱,镇中(学)还是别读了!”

“你这……什么意思嘛!”

“我什么意思……”

梅佳雯的父母再次因为她的学费争吵时,十四岁的梅佳雯跑出了屋门,径直冲进后院。

后院大树下,棚子处拴着一头正反刍的老黄牛。老黄牛肚子下,一只小牛犊一拱一拱地享受着老黄牛的奶水。

“不就是不想让我念书,我偏要念,学费我自己挣……”

梅佳雯蹲在老黄牛的身边,脑子里边想着学费的事边盯着小牛犊吃奶。

屋子里,吴虹依旧强势,扯出了十几年前嫁给父亲梅大军的陈年往事。嫁给梅大军就像是她心头的旧疤,特别是梅佳雯的到来,虽然给并不富裕的家里带来了生机和希望,但也增加了家里的负担。成了家的男人总是比女人更加容易懂得责任的意义,梅大军开始勤勤恳恳打拼,吴虹则被嗷嗷待哺的婴儿百般折磨,气得只想和小孩拼谁哭得更惨烈些,一片哭声让她忘记了胭脂浓粉,忘记了在麻将桌上的风生水起。特别是弟弟梅佳俊出生后,她赶紧跑医院结了扎,两个孩子够她受得。

梅佳俊拿着从一本旧书上上撕掉的纸跑到梅佳雯面前,

“姐,我要飞机,我要飞机。”八岁的弟弟是个十足的小胖子,调皮又任性,梅佳俊扯着梅佳雯的衣角,让梅佳雯帮她折。

梅佳雯本因为父母的争吵而不开心,拿过梅佳俊的折纸,一看竟然是她唯一的课外书《西游记》的封面页,梅佳雯一巴掌狠狠拍在梅佳俊的屁股上。

“呜……哇……”梅佳俊嚎啕大哭,一屁股坐在地上,撒泼打滚,仿佛受了天大的委屈。

“这是我的书,谁让你撕的!”梅佳雯生气地对梅佳俊吼道,接着一把夺过梅佳俊手中的书页子,把撕掉的那一页展开后小心翼翼放回去。

吴虹闻讯而来。

“咋又惹你弟哭嘞?就不能让着他点!”

梅佳雯最伤心的就是吴虹不分青红皂白,什么事都让她让着弟弟梅佳俊,在她看来,吴虹从来都不想了解事情是怎么回事,什么事好像都是她做错了,每次吴虹越是这么说她越是不让。

“谁让他撕我《西游记》,活该!”

“你就没有点儿做姐姐的样。”吴虹捣着梅佳雯的头,梅佳雯倔强的憋着气,瞪着吴虹。

“瞪啥瞪!欠打!”吴虹伸手做打梅佳雯的样子,但并没有把手掌落下去,转身去拉梅佳俊。

“你也是,不让着你还老爱惹她,咋恁不长记性,别哭了!去屋点眼药水!哭完眼睛又要肿,不长记性!”

吴虹把梅佳俊牵走,梅佳雯眼中强忍着泪水。这是她用去年的奖品跟同学换的旧书,她清楚记得当时想跟吴虹要两块钱去买,却被吴虹拒绝,梅佳俊毁了她在这穷山沟沟里唯一的精神食粮,她怎么能不生气。

梅佳雯去吴虹屋子的抽屉里找胶带,想把刚撕下来的书页粘回去,来到屋子,看到已经止住哭声的梅佳俊躺在床上,手里攥着一元钱,十分刺眼。

自从有了梅佳俊,梅佳雯就再没有过玩具,甚至任何额外的花销了。对于她来说,梅佳俊的出生就是一个错,她作为家里第一个出生的小孩,小时候的幸福与快乐至今让她回味。然而有了弟弟后,这种被包裹的幸福感仿佛都转移到了弟弟身上,她仿佛瞬间成了多余的,甚至要替这个弟弟承担所有的错误。有梅佳俊的地方,话题总是围绕梅佳俊,而家里的生活也越来越不如以前,这个弟弟像是她的煞星。她也一直对这个弟弟不冷不热。越想越委屈的梅佳雯眼角流出泪水。在她看来,没两块钱给她买一本旧书,却有钱给梅佳俊买玩具。母亲看似不经意对待她和弟弟的举动,总是深深扎疼她的心。

吴虹弯腰站在床边给梅佳俊点眼药水。

“我不要,我不要……”七岁的梅佳俊做着反抗。

“等会还去不去买小青蛙了?躺好!”吴虹不容置疑地对梅佳俊说道。

梅佳雯用袖子抹掉眼角的泪水。拿着胶带冲出屋子,正好碰到进屋的梅大军。

“哟!怎么还掉‘金豆儿’了?”

梅佳雯不说话,跑得更快。

“这咋回事?”梅大军问吴虹。

“还能咋回事,俩人吵了呗。”

“说说就行了,别打嘛。”

“谁打你闺女了,说她两句就哭,还让人管不。梅大军你个没良心的,你倒是自己管啊,我才懒得管!”

“好了好了,我这不担心嘛。没事没事了。”梅大军内心想关心女儿梅佳雯,但最终又如往常般臣服于吴虹的强威。

梅佳俊在眼药水滴进眼睛的一瞬间,条件反射地闭上了眼睛,生生把眼药水挤在眼皮子外面,顺着脸颊流了下去。

“死鬼,咋恁不老实,知道这药水多贵吗?”吴虹嚷嚷着床上的梅佳俊。重新扒拉开梅佳俊的眼角,给他上眼药。

“我跟你说梅大军,跟了你就没过一天消停日子。一天天不干一点正经事,工钱你趁早给我要回来……”

梅大军听习惯了吴虹的嚷嚷,在嘴上抿了点唾沫,不紧不慢卷完手中的烟。

“工头王说过年给,能怎么办!这不马上还得跟着他去市里干活,咱也得罪不起不是!”梅大军把卷好的烟塞进嘴里,点燃,深深抽了口。

“一码归一码!他说啥还就是啥了?”吴虹对梅大军的态度甚是不满。

梅大军不想跟吴虹没完没了的嚷嚷,往门外走去。

90%看过的人还看