山河不会忘记 9.4
完结 签约作品 都市人生 现实百态
作者: 柒月白 主角: 贺祖林 苏莹
33.13万字 0.3万次阅读 7.9万累计人气值
更新至 第153章 还是那少年的模样 2021-05-01 00:14:03
开始阅读 加入书架
手机免费阅读
七猫免费小说app
举报
  • 2
    作品总数
  • 67.9
    累计字数
  • 214
    创作天数
  • 作品介绍
  • 作品目录 153章
简介

故事通过以一个家庭两代人的职场生涯为缩影,讲述“中国邮电”这个旧词汇历经一甲子的风雨沧桑。再现我国通信业的艰辛发展历程,也展开了中国时代变迁的历史画卷。

第1章 县政府紧急会议

山中无甲子,岁寒不知年。

在云贵高原与武陵山脉交融之间,有一处方圆数百里丘壑纵深的奇山异地,其处重峦叠嶂、壁立千仞,常年云雾缭绕。

云层之上层层梯田、民居错落,村边梨花点点,宛如一个世外桃源。

这地儿被山下的西凤县人们称之为:两山地区。离县城有四十余公里,一到冬季便是千山暮雪,冰雪封山,不到开春无法下山。

解放前,山上与山下鲜有交集,深山里的老百姓眼中素来只有日升月落、春去秋来,不知山外世事。

可谓是“乃不知有汉,无论魏晋”。

解放后,地方政府根据人口分布,划分了两个区政府,每个区下面五个乡政府,以及三百多个行政村和自然村。之后,又安排了乡邮往村大队送报纸、杂志,也通了信件。

这才使得千百年来与世无争的两山地区知了时节,也知了世事。

但这种能和山外互通有无的状态,仅在解放几年后突然搁浅了——他们已经快一个多月没看到山下的邮递员上山了。

“都回吧,回吧,回吧!明天我一定下县城一趟,问问是怎么回事。”

看着这几个村长和支书们围着自己的办公桌久久不肯离去,王乡长只能站起来,拍拍他们的肩膀,让他们先回去等消息.

并一再保证自己一定会亲自下山一探究竟,他们才心满意足地转身离开。

见到他们一群人三三两两地走出了乡政府大门,王乡长无奈地摇摇头,自言自语道:

“明天可有事做喽!”

毕竟他也只是政府的一个小乡长,至于县里为什么一直没有派邮递员过来投递邮件,他也是一头雾水,不知是哪里出了问题啊。

然而,王乡长和这几个村长不知道的是:此时山下的政府大院里也有一群人也正为同一件事愁得茶不思、饭不香。

这是1961年春初的一天,时任县供销联社主任的贺开源起了个大早,他见桌上放了几碗看不清楚是啥玩意的做成的口粮,便走过去胡乱扒了几口。

“呸!呸!”

刚吃了两口,贺开源便皱起了眉头,将嘴里那口粗糙难咽,且还带着怪味的东西从嘴里吐了个干净,扯着嗓门对院里正晒被子的妻子问道:

“我说啊,这都是些什么啊!啊?”

妻子头都没抬一下,继续用木棍拍拍打打那些被子,有些不满丈夫不当家不知油烟贵的情绪:

“还能是什么?还不就是我在山上挖的那些菜根子呗。别不识相,我还给你拌了些磨细的米糠呢!”

“这也太……唉。”

“你还嫌这难吃!过两天你就等着往你那副老肠子塞观音土吧你!

这都才刚开春,你看看,看看,那前山和后山那些刚冒出来的那点零星椿木芽、苦菜芽、野芹菜……

这都没几天就快被挖了个精光,连根都不剩。”

说完,她停下了手中的动作,一脸不屑地望着这个每天把家当旅馆的大老爷们,正想再叨叨他几句,却听贺开源还满腹忧虑地先叹上了气:

“唉!这日子……孩子们还在长着个呢!”

贺开源拧着眉头,盯着正在地上玩蚂蚁的两个小娃——他们面黄肌瘦的小脸,那瘦不拉几黑乎乎的小手,心里正不是滋味。

突然,他像是想起什么似的,迈开了大步就向外走去。

“开源,开源!你这是去哪呢?”妻子掀开被子,露出半个头,对着那已经走到巷子里的背影问道。

“去县政府开会。”贺开源丢了一句话,头都没回。

当贺开源走入会场的时候,看见其他单位的人基本已经三三两两地到了场,于是也急急忙忙找到了自己的位置。

刚坐下便有人戳着他后背,心中的不快油然而生:

“这本来就没几两肉了,你还戳、戳、戳!你让我戳你试试!”

不用回头贺开源都知道这背后是什么人——放眼全县也只有刘大嘴能干出这种不说话就动手的事来。

贺开源说这话的时候仍在东张西望地在会场上找什么人,但眼神在会场转了一圈,都没见到那熟悉的身影,便把眼睛转向门口看陆续走进来的人。

一边看,一边扭着脖子发声问道:“老高呢?怎么还没来?”

“来了,一早就来了。不过10分钟前被县令大人请走了,嘿嘿!”

刘大嘴的语气貌似带着一点暗喜,这是典型的幸灾乐祸。

贺开源实在不喜欢他这语气,便回过脸来,看着后排的这刘大嘴,狠狠地瞪了他一眼:

“刘县找他啊,知道什么事吗?”

说来也怪,这眼瞅着全国上下都在挨饿,可偏偏就这刘大嘴还是一脸的肥膘,也不知道这一身的肉怎么长出来的。

“估计没好事,刘县令脸都绿了。”

“怎么说话的你?真要是绿的,那也是给饿的。咱全中国也就你刘大嘴的脸不绿了。”

两个人正说着,便见高本华像个霜打的茄子从前门晃晃荡荡地“飘”了过来,贺开源一看这身形和步伐就知道,这家伙准是几天没碰到一口好粮了。

“老高,老高!”身后的刘大嘴扯着嗓门向高本华招了招手,示意他过来。

高本华白了他一眼,直径向着贺开源这一排走来,然后在老战友身边坐下,低着头,一声不吭。

看老战友这副熊样,贺开源用脚指头想都大概知道:他刚才估计是被领导撕碎了。于是也低着头,压了压嗓门悄声求证道:

“看来县长大人是先给你开小会,再给我们开大会哪。怎么了?你没事吧?”

高本华抬起双手猛地往脸上搓了搓,稍微打起了点精神,两眼像从前当侦察兵时的发出一道精光,嘴角一撇,笑了。

然后看着贺开源,又转头看了看刘大嘴,最后,露出不知是苦笑还是嘲笑的诡异表情来:

“没事!没事!我能有啥事啊!不过,等下你们有事没事我就不知道了。”

在这三个人的说话档口,有几个身影从门口走进来,直奔主席台。只见他们一脸的肃然,完全看不出这即将召开的会议到底是为了哪门子事。

会上,领导们轮着发言,无非是全国人民要齐心协力,共同抵抗自然灾害之类的。

贺开源听着听着眼皮便有点沉,思维也开始有些涣散。也不知过了多久,突然听见身边掌声四起,他连忙也跟着呱唧呱唧拍起来。

那台上讲过的会议精神有没有领悟不是关键,关键是你听没听?你呱唧呱唧的时候用不用力?这是开会的基本礼仪。

贺开源心里想到这点了,便下意识地挺直了腰杆,抖了抖身体,昂首挺胸看着主席台,呱唧的格外认真。

“噗!”高本华被老战友的架势逗乐了,忍不住笑起来。

贺开源狠狠瞪了一眼:“你就永远站在五十步的位置上,笑我这一百步的人吧”。

当年他和老高都在红二军的队伍里,终日蛰伏在武陵山的深处修生养息。后来,在长征之前的最后一场战役中,这两个欢喜冤家却双双负伤住院。

贺开源右腿中了弹片差点废了,而高本华则被这炮弹炸开的时候伤了眼睛。也正因为这次负伤,两人迫不得已留在当地接受治疗。

在病床上,他们只能彼此互相嘲笑对方掉队、更互相埋怨对方连累了自己。

当然,在内心中,他们都是在悔恨的是自己没能赶上队伍,走一走那惊翻全世界的二万五千里长征。

这一来二去,最后倒成了一对欢喜冤家。

解放前两人曾经在工作上兜兜转转于不同的地区,解放后又凑到一块了,被分同在一个县城开展地方工作。