燕归巢 9.6
完结 签约作品 古代言情 宫闱宅斗
作者: 南酥青子 主角: 许清墨 孟和桐
93.37万字 1.4万次阅读 0.8万累计人气值
更新至 第460章 番外-前缘 2022-04-02 22:49:04
开始阅读 加入书架
手机免费阅读
七猫免费小说app
举报
  • 2
    作品总数
  • 197.06
    累计字数
  • 491
    创作天数
  • 作品介绍
  • 作品目录 460章
简介

许清墨上辈子爱错了人。 满门忠烈的家族被诬陷通敌叛国,战功赫赫的巾帼将军,被囚禁在盛京入云阁的软榻之上! 终于她手刃仇敌,从入云阁上一跃而下,却重生回了披甲上阵之前。 彼时少女闺阁,情爱缱绻,许清墨却只愿做只地狱归来的恶鬼,誓要让亏欠了她许家的皇族贵胄,血债血偿!

作品荣誉
第1章 序章(1)

难逢中秋佳节,京城之中遍地灯火,俨然一副阖家欢乐的模样,而京城之中最鼎盛的青楼入云阁,更是歌舞升平,人声鼎沸。

入云阁的姑娘们迎来送往,脸上堆满了笑意,前脚刚送走常来光顾的客人,后脚就投入了新来公子的怀抱,入云阁的姑娘们,个个貌美如花,可偏偏,一双玉臂千人枕,半点朱红万人尝。

许清墨就被困在了入云阁的阁楼里,她依靠在软塌上,身边的香炉袅袅冒着青烟,她穿得很单薄,轻纱下的手腕上,分明一道狰狞的伤口。

她原是征战沙场的巾帼将军,却被人暗算,挑断了手筋与脚筋,被人圈养在这个莺歌燕语的风月场所里,成了一个苟延残喘的“东西”!

门外传来脚步声,下一瞬,门被轻轻推开,许清墨没有神采的目光忽然动了一下,她眉目半睁,淡淡地瞧着推门而入的这个女人——颜朱诺。

“原来你真的没死!”颜朱诺掀开珠帘走到许清墨面前。

许清墨眼睛都没抬一下,她只是淡淡地看着面前的青烟:“颜姑娘到这里来,就不怕污了自己的清誉?”

颜朱诺缓缓上前,弯腰捡起地上的那一节粗壮的铁链,眼中满是嘲讽:“堂堂的巾帼将军许清墨,竟然被圈养在了这里,也不知道,许老将军要是知道,会不会恨得从棺材里爬出来!”

颜朱诺看了一圈屋子里的陈设,极其的简陋,除了那张床和软塌,竟然什么都没有,她回头看向许清墨,目光逐渐阴冷:“许清墨,你为什么还没死?”

许清墨缓缓回头看向颜朱诺,她一身奢华,相比曾经的落魄,如今的她已经是万人之上,是了,她差些忘记了,颜朱诺已经嫁给太子,成了太子妃了!

太子,太子!

许清墨有些恍惚,她被她忠心保护的太子出卖,精兵五万,与她一起被困在了这个狭窄的山谷里,太子让她认输,只要认输,她许清墨就能活,可她是许家的人,铁骨铮铮,又怎么可能背叛她守护的大好河山呢!

她被太子一剑穿心,她以为自己就要去见她的爹爹和兄长,却不想,醒来的时候,就被关押在了这个暗无天日的阁楼里,成了一个生死不由己的行尸走肉。

“颜朱诺!”忽然一阵怒吼声,将许清墨生生地从回忆中拉了回来。

听这个声音,许清墨就知道,来的是那位每隔一日就要来这里坐一坐的太子殿下——谢苏羡。

谢苏羡踢开门闯了进来,他一把抓住颜朱诺的手,冷声斥责:“你是怎么找到这里来的!”

“谢苏羡,你在外面藏着这么一个人,还问我怎么找到这里来的,你不会以为我是傻的吧!”颜朱诺没有半点示弱。

二人吵得不可开交,许清墨却连眼都没抬一下,她只是静静的看着自己面前的那个香炉,她在想,这个香炉里的安魂香,还要多久才能燃尽。

没过多久,颜朱诺就被谢苏羡的人带走,他走到许清墨的身边,他在软塌边上坐下,轻轻的握住许清墨冰冷的手:“她是不是吵到你了,是我错了,我绝对不会再让她来这里叨扰你!”

许清墨不想看他,敛着眉目,静静的听着,就像是一个没有生命力的木偶,没有半点声息。

谢苏羡缓缓低头,轻轻地吻了一下许清墨的额头,她依旧不动,就在谢苏羡的吻即将落在她的唇上时,许清墨别过了头。

谢苏羡顿了一下,然后轻轻叹了一口气:“听花娘说,你不肯吃饭!”

许清墨回头看向窗外:“没有酒,没有胃口。”

“你不能喝太多酒的!”谢苏羡有些无奈,抬手轻轻的抚摸着许清墨的脸颊,“这酒,该戒,还是要戒的!”

许清墨低垂着眼,淡淡的不说话。

谢苏羡看着许清墨良久,执拗不过,最后也只能妥协:“就这一次!”

许清墨这才抬眼看向谢苏羡:“不行!”

谢苏羡一脸的无奈,宠溺地捏了捏许清墨的脸:“真是拿你没办法!”

谢苏羡让花娘备了酒菜,没多久,花娘就亲自端着酒菜上来了,谢苏羡扶着许清墨坐起来,解开了她手上的铁链:“我记得你最喜欢吃松鼠桂鱼,特地让他们做了,你多吃一些!”

许清墨看着面前满满一桌子的菜,却只是指了指最远的酒壶,她依旧没有力气,没有力气夹菜,没有力气拿酒,只能软软的靠在谢苏羡的怀里。

谢苏羡这么养着她,只是因为她的性子实在太烈了,稍微有一点没注意到,她就会自戕。

许清墨就这么靠在谢苏羡的怀里,一口菜,一口酒,或许是因为她太瘦了,吃了一些,就再也吃不下了。

谢苏羡也不强求,他让人把东西拿下去,今天的许清墨难得的乖巧,他看着她脚腕上的淤青,想着先给她抹些药。

许清墨靠在躺椅上,谢苏羡轻轻的卷起她的裙摆,许清墨没有一点的反应,她只是淡淡的看着窗口。

谢苏羡一点一点地给许清墨擦药膏,一边轻声说道:“你知道的,我不喜欢颜朱诺的,她虽然是你的表妹,但是样样都不如你,可是他的父亲如今是护国大将军,你也明白的,我总是要娶一个武将的女儿的。”

许清墨眼睛都不想抬一下,她很清楚的知道,接下来,谢苏羡会说的话:“当初在战场上你若是肯答应我,如今成为太子妃的就会是你。”

许清墨有些恍惚,耳畔响起谢苏羡对她说的话:“……只要你们缴械投降,我就可以保下你的性命……至于那些兵将,你该知道,哪个朝代不是用骨血尸山堆积起来的,他们不死,死的就会是我们!”

那是用性命保家卫国的兵将啊,而在这个当朝太子眼里,就只是用来堆积的骨血尸山。

许清墨一旦想起这件事情,就有些胸闷,许家人都死光了,明明是被皇家政权所害,最后,却落了个通敌叛国的罪名。