盛世医妃农家俏娘子 9.6
作者: 墨风流 主角: 刘海棠 赵啸
127.35万字 0.6万次阅读 0.6万累计人气值
更新至 545幸福美满(剧终) 2019-08-07 15:46:48
开始阅读 加入书架
手机免费阅读
七猫免费小说app
举报
  • 1
    作品总数
  • 127.35
    累计字数
  • 作品介绍
  • 作品目录 545章
简介

刘海棠抱着大榕树,欲哭无泪,为什么穿的是她,她想继续做个傻子,衣来伸手饭来张口,见了极品吐口水,遇到坏人耍菜刀! 可天降大任给这个傻子,她就是跪着也得把这条穿越路走完。

001是个傻子

“刘海棠傻,刘海棠孬,刘海棠的洗脚水烀地瓜。刘海棠在被窝里吃,刘海棠在被窝里拉。刘海棠被窝里放屁嘣出米花!”

唱着歌,一群小孩围着村口的大榕树转圈圈,一边从田里回来路过歇脚的妇人也断了话头跟着乐。

“刘海棠,你再蹲在这里,你就要变成树了。”一个小孩子捡了石子砸了过去,没砸中,正要再砸,就听到自家娘喊道:“虎子,回家吃饭了。”

叫虎子的小男孩一听吃饭,丢了石头就跑走了。

剩下的几个也作了鸟兽散了。

“刘礼家大闺女,这傻病越来越严重了,以前还每天去割猪草,这两天就靠着大榕树哭闹。”聊天的妇人低声道:“这孩子长的其实怪好看的,可惜啊。”

“不管孬精,早晚都要被卖了的。”另一个妇人接了话,低声道:“王奶奶那人你还不知道,养了傻子这么多年,怎么也要把养她的钱捞回来才行。”

大家都清楚,一个个同情的看了刘海棠一眼,各自散了。

四周安静下来,风悠悠地吹着,大榕树还是那个大榕树,可是傻子刘海棠却不是当初的傻子了。

“我怎么就穿了呢。”刘海棠拢着手蹲在树底下,头上包着方巾,上面还有血迹。这里是她前天醒过来的地方,一睁眼就感觉头脸湿漉漉的,才知道她是被王氏一巴掌打撞到墙上,死了。

刘海棠死了,于是,她来了。可她明明在药房加班啊,马上就要发工资了,她还订了去澳洲的旅游机票。

难道是连着加班一个月,过劳死了?

去年是有个同事上班途中猝死了,她也是这样的死的?

“还能回去吗。”刘海棠抱着大榕树,“求求你树仙,让我回去吧。我宁愿接着加班,我愿意天天吃馒头就咸菜,我愿意睡格子房,我不想留在大周国,不想留在这塘子村。”

“这里太穷了。”刘海棠嚎啕大哭,“这里连馒头咸菜格子房都没有啊。”

刘海棠撞着树,想把自己撞死得了。

“树仙,我求你了,你让我回去吧,我天天给你烧纸钱,天天拿一只鸡给你上贡!”刘海棠哭的撕心裂肺,她父母在世,弟弟要结婚了,她就要做姑姑了,日子过的可舒心了。

一阵风吹来,大榕树的叶子簌簌的掉了几片下来,砸她脑袋上,刘海棠冷的打了个寒颤,抱着树干滑下来,浑身无力。

饿!她昨晚吃了半个野菜窝窝头,难吃就不提了,关键还没吃饱。

现在又是中午了,她饿的头晕脑胀。

“姑娘。”忽然,一道干哑的男声在她身后响起,“你没事吧?”

刘海棠一愣,回头看着说话的人,是两位男子,年纪都在四十岁左右,穿着墨绿的官服,手中拿着刀,腰上挂着腰牌,像是官府的捕快。

“啊?”刘海棠是傻子,这一点她谨记着呢。

说话的是左边的捕快,脸上有道疤,正打量着刘海棠,他刚才跟着老大过来,就看到这小姑娘抱着大榕树哭爹喊娘,还要给大榕树上贡,他还以为出了什么事呢。

“姑娘,从这边翻过去,是不是就是牛尾山了?”刀疤捕快问道。

刘海棠发呆的应了一声:“啊?”是啊,翻过牛头山,就是牛尾山了,但是她不想说。

“傻子?”两个捕快对视一眼,就在这时,一道低沉的声音传来,催促道:“快点。”

刘海棠循声看去,就见远处还立着一位男子,年纪约莫二十左右,也是穿着捕快的衣服,拿着刀,一身煞气,目光冷肃骇人,有种不怒而威的气势。

“来、来了。”刀疤脸拉着同伴就跑过去,一边走一边道:“老大,要不要问问人,也不知道这里翻过去是不是。”

那位被喊老大的少年沉沉的道:“方位没错。快赶路,趁着天亮,把人抓了。”

三个人渐行渐远。

刘海棠没心思管闲事,蔫头耷脑的往家走,刚到村口就听到了一阵阵的骂声,“你就是不想给我称粮食了,想赖账。你良心被狗吃了。当时要不是老二把你们娘儿两救回来,你还有命站在这里和我说话!”

这是她奶奶,王氏。五十岁左右,白白胖胖养的一副刁馋的样子。

村里老人的地分给儿子种,儿子就要负责赡养老人。王氏敲定的,一个儿子一年一石米。

崔氏和刘礼一共才四亩地,交了租子也就剩这点米了。

“不是的,娘。”刘海棠的娘崔氏正苦苦哀求着,她面色枯黄,穿着破旧蓝褂子,满脸愁容,“你再宽限我一天,明天我一定把粮给你。”

王氏用手指狠狠的戳着崔氏的头,骂道:“我宽限你几个明天了?我警告你,今天下午你要不把粮交了,我就把那傻子卖了。她脑子不好,但肚子行,贱卖脱手有人要。”

说着,冲着崔氏啐了一口,一抬头就看到刘海棠正朝这边走来,她顿时厌恶的指着刘海棠,喝道:“傻子,你给我过来。”

刘海棠站着没动,但身体本能的一抖,惊恐不已。

记忆中,王氏动不动就打刘海棠,天长日久,这具身体见着王氏后,本能的反应就是害怕。

“你这个傻子,居然也敢和我对着干了,我们刘家白养了你这么多年。”王氏说着,抄起围墙边的竹扫把,冲着刘海棠就打,“我打死你这个傻子,吃白饭的贱货,你活着就是浪费粮食。”

“海棠!”崔氏跟在后面着急的提醒。

刘海棠磨了磨牙,压住上去和王氏打一架的冲动,掉头就跑。这身体三餐不继,饿的跟柴火棍似的,她跑了几步就跑不动了,王氏追了上来,照着她的后背就打了一扫把。

竹篾丝绑的扫把,打在身上火辣辣的疼,刘海棠顿时来了火,一回头冲着王氏就撞了过去。

王氏没想到刘海棠敢还手,她被撞的连退了好几步,咚的一声坐在了地上。

“你……你这个婊子养的杂种,你居然敢和我动手。”王氏气的鼻子都要歪了,不远处端着碗坐在树下吃饭聊天的妇人看着哈哈大笑,胡氏嘲笑道:“王萝卜,你和一个傻子打架,还打输了,你真是越活越回去了。”

王氏萝卜腿。王萝卜是胡氏给她取的外号。

王氏气的蹭的一下站起来,指着胡氏就回骂道:“你个克夫的婊子,嫁三个男人都把人克死了,活该你当一辈子寡妇。”

“你再给我说一遍。”胡氏将手里的碗往树根上一放,就朝这边扑了过来,“老娘今天撕了你的嘴。”

刘海棠目瞪口呆!这重点和话题转移的也太快了吧?

也好,现在没她什么事了,她悄悄的挪了几步,崔氏也追了过来,将刘海棠护在身后,低声道:“你没事吧,伤着没有?”

刘海棠摇了摇头,探着脑袋看热闹。