退婚后我成了权臣心尖宠 9.2
作者: 蓝白格子 主角: 时卿落 萧寒峥
152.2万字 2.1万次阅读 12.5万累计人气值
开始阅读 加入书架
手机免费阅读
七猫免费小说app
举报
  • 7
    作品总数
  • 1617.7
    累计字数
  • 作品介绍
  • 作品目录 720章
简介

农科专家时卿落死后再睁眼,穿成了一名古代农家女。 开局就是被全家卖了,正要被强行带走。 时卿落撸袖子就是干。 以恶制恶、以暴制暴,让极品们哭爹喊娘还不得不供着她。 转头她主动将自己嫁给了隔壁村,被分家断亲昏迷的萧秀才当媳妇。 时卿落看着萧秀才家软弱的娘、柔弱的妹妹和乖巧的弟弟,满意的摸摸下巴,以后你们都归我罩着了。 从此担负起了养家活口的重任,种植养殖一把抓,带着全家去致富,一不小心成了全国首富。 萧寒峥一醒来。 原本溺水而亡的弟弟活蹦乱跳,妹妹依旧在家,为了赚钱买药进深山被野兽咬死的娘亲还活着。 关键是一觉醒来,他还多了个能干的小媳妇。 上到亲娘下到弟弟妹妹,全对这个小媳妇依赖喜爱无比。 他看着小媳妇:“你养家活口,那我干什么?” 小媳妇:“你负责貌美如花,考科举当官给我当靠山。” 萧寒峥早就冰冷的心一下活了,“好!” 从此以后撸起袖子就是干,从个小秀才,一路走到了最风光霁月有势的权臣。 只有他知道,从醒来的那一刻开始,小媳妇就是他此生的救赎。

第1章 开局就要被卖

上溪村。

时卿落缓缓的睁开眼睛,入眼的就是一个农家小院。

头疼的厉害,脑子里更是多出了很多不属于自己的记忆。

还没有回神,胳膊突然被人抓紧。

“死丫头,你还给老娘装死。”

“你这个丧门星,今天就算是死了,老娘也要将你的尸体送去县城。”

尖酸刻薄的妇人说完之后,更是气愤的抬手就朝着时卿落的脸打来。

时卿落本能的抬手,抓住妇人要扇她耳光的手。

因为多出来的记忆,她瞬间明白发生了什么事。

她冷眼看向妇人说:“我不去,那婚是你定的,要去你去。”

说来也是可悲,要抓着她打的妇人,正好就是这具身体的亲生母亲牛氏。

当年因为生原身时难产,所以将原身当做丧门星,一直苛待打骂。

在原身五岁时,村里来了一位道长,并在半山建了座道观,需要五岁到十二岁的人做道童。

每个月家里都能去道观领一百文的工费。

原身就被亲爹娘送去道观,一直到两个月前,那座道观突然爆炸,道长和另外三名童子也死在了爆炸里。

当时原身下山去挑水,因此躲过了一劫。

下山回家后,她爹娘为她结了一门亲事,居然还是镇上富户吴家的公子。

原身性子老实善良,还真相信了牛氏说因为亏欠她,所以才费心费力找了这一门好亲事给她的话。

谁知道昨天晚上,原身上茅房的时候却无意中听到父母说话。

原来那个富户吴公子,前段时间突然得了重病,已经病得起不来床了,大限差不多就在这几天。

吴公子在家非常受宠,所以吴家不忍他还未娶妻就去了。

于是想要在他去世前,为她结一门亲事,等他死后,再让他媳妇陪葬,这样就不孤单寂寞了。

吴家也知道这事不好办,于是放出消息,愿意花一百两银子当聘礼结亲。

走正常的途径结亲陪葬,只要女方的娘家同意,这样官府也就没法干涉了。

如果吴公子好着,不知道会有多少家想上赶着结亲。

可新娘是要陪葬的,所以只要不是丧心病狂的家庭,都不可能送孩子去结亲。

而刚好,原身就遇到了这种丧心病狂的爹妈。

为了一百两银子,直接送女儿去死的,整个村子就只找得出来这么一户。

而今天吴家就派人来时家接人去县城准备,明天直接成亲。

原身知道了真相,自然就不愿意去。

然后这位亲妈强行要将原身拖走,还给了原身几耳光,按在地上打了一顿。

在躲避推搡间,原身的头磕在一个尖锐的石子上死了,然后芯子就换成了她。

牛氏没想到这个老实懦弱的女儿,居然敢抓住自己的手反抗。

她气得脸都黑了,“死丫头,这可由不得你。”

另一只手伸去扯时卿落,想要将她拖出大门去。

吴家的马车正在门口等着呢。

时卿落躲开了她的手,又将拉着她的手腕一起放开。

然后趁牛氏倒退一个不备,冲进了柴房。

迅速从柴房角落里,找出了几个散落在地上的小黑球,这才再次走回院子里。

院子里不单只有牛氏,还有原身的爷奶、大伯一家、二伯一家和四叔。

可这些人不但对这件事冷眼旁观,那位已经考中童生的四叔更是始作俑者。

否则原身的爹娘在村里生活,根本不可能知道县城吴家的事。

原身昨晚听牛氏两人提过,等拿了一百两之后,要给这位四叔五十两,去考秀才的时候用,再交三十两到家里公中用。

所以要卖原身这点,整个时家谁都不清白。

牛氏也在此时冲过来,手里还拿着一根藤条。

“死丫头,你能嫁进吴家的门,那是你的福气,你这个丧门星可别不惜福。”

自从生这个女儿难产后,她又接连生了三个女儿,导致她们三房现在一个儿子都还没有,在家里都抬不起头来。

她一直都认为这个女儿,就是个克着自己和三房的丧门星。

她真觉得能够去给县城大户吴家公子陪葬当夫人,就是这个命硬丧门星的福气。

时卿落翻了个白眼,“既然嫁进吴家是那么大的福气,那不如你去嫁好了,这样的福气我让给你。”

这渣娘真是站着说话不腰疼。

坐在院子里的人也没想到,时卿落会说出这种话来,简直不孝。

牛氏一噎,死丫头这话说的太毒了,要是传出去,她还怎么做人?

她气得不行,拿起藤条就去抽时卿落,“你这个丧门星,竟然敢乱说,老娘打死你。”

时卿落可不是原身,还要顾忌着孝道,以及一直渴望亲情,任劳任怨干活被打了也不会躲。

她灵活的躲开牛氏的藤条,两人就在院子里一个追,一个跑。

此时一名专门派来接人的吴家老嬷嬷,皱了皱眉头。

“再耽搁下去,回城就晚了。”

时老太太听她这么说,先是陪了陪笑。

转身沉着脸对牛氏呵斥,“吴家的马车还等在外面呢,别磨磨蹭蹭让人等急了。”

牛氏这才停下,转头瞪了瞪她男人,“还不过来帮忙。”

原本坐着的时老三,一脸凶相的站起来。

他不耐烦的看向时卿落,“死丫头,是你自己过来,还是老子过来抓你?”

时卿落知道原身这一家子极品为了一百两,不可能放过自己。

而这又是孝道大过天的古代,爹娘为子女说亲是不能反对的。

哪怕爹娘卖了女儿,最多被人说几句,可在大家看来都不是问题,更不犯法。

原身其实早上就偷跑出去求过村长和族老。

对方却告知原身,这是她们的家事,他们没法插手,还将她主动送回了时家。

劝说几句被牛氏挡了回去,加上看在原身四叔这个童生的面子上,他们就离开没管了。

回到家后,原身极品爹妈一怒之下,抽打了她一顿,关了起来。

直到刚才吴家来人,才将原身放出来。

时卿落的做人原则是求人不如求己,只有自己才靠得住。

所以已经想好了自救的计划。