偷听我心声,满门炮灰杀疯侯府 9.4
作者: 金旺旺 主角: 谢子暮 夏晚晚
70.1万字 3.3万次阅读 25万累计人气值
更新至 第344章,大牢奸细 2024-04-23 10:34:17
开始阅读 加入书架
手机免费阅读
七猫免费小说app
举报
  • 1
    作品总数
  • 70.1
    累计字数
  • 作品介绍
  • 作品目录 344章
简介

【全家读心术+团宠+萌宝+玄学大佬+炮灰+爽文+侯门主母】 夏晚晚出生被掉包成了炮灰。 调包的男主顶替哥哥官位后,不仅将娘亲害死,还杀害公主,诬陷娘亲全族被斩。 他却升官发财和渣爹外室一家三口圆满幸福。 夏晚晚心里吐槽, 【大哥哥一向孝顺,苦读多年谋得官位,却被男主用卑鄙手段顶替了,他把你弄到边境去打仗,九死一生,男主拿着你的军功躺在家里升官发财……】 【二哥真惨,和男主同时喜欢上小表妹,又自小贪玩不练武,武功不如男主,被男主杀死了……】 【小表妹,你被男主看上,男主杀你母亲又夺你清白,还害你全家被抄斩……】 谁知随着剧情的发展,炮灰全杀疯了,全家都逆天改命了! 夏晚晚惊讶: 哇!大哥哥怎么成为高官了? 哇!二哥怎么是大将军? 哇!温柔的小表妹怎么长成了男人惹不起的样子? 哇!她娘亲居然把渣爹全家踩在脚下了! 哇!她还没长大呢,咋成了皇家公主了?

第1章,老祖穿书

夏晚晚被自家祖师爷的骨灰炸死了!

她枉为二十一世纪的玄学老祖啊!

再次活过来时,她竟刚被生出来,未来得及睁开眼睛,就听见老妇人低声道,

“夫人生产时昏死过去了,如今生的是个女娃,快,按照计划掉包!”

夏晚晚感觉浑身轻松,想张嘴问问怎么回事,嘴里却被深深塞进一团柔软的棉花。

她惊恐的瞪着脚,听到那些妇人喊,“快,趁夫人药效还没过,把这女婴掉包,许姑娘生的男娃呢?把他换来。”

另一个丫鬟道,“在后门候着呢,我这就去抱来。”

床上的女子唇色苍白,因太过虚弱而昏迷。

那妇人又道,“刘婉,对不起了,给您换孩子也是世子的意思,这男孩也是世子的血脉,他只有在您名下,才算景安侯府的嫡子,才能名正言顺的袭爵。”

“谁让你生了个不中用的女娃呢。”

夏晚晚瞪大了眼睛,一双肉乎乎的小手拼命挣扎着。

啥?刘婉?景安侯府?

还有男女婴开局掉包的情节,完全就是她看过那本男频小说啊!她穿书了!

小说里,景安侯府主母刘婉生产时,被丈夫谢晋安设计偷换婴儿,将刘婉所生的女儿,换成自己和小三生的男孩。

可怜刘婉一直以为那男孩是自己亲生的,呕心沥血地教养他十六年,还没日没夜的操持侯府,最后殚精竭虑病倒了。

可她的“亲生儿子”谢怀山,却在考上仕途的大喜之日,将他的外室生母风风光光接进侯府。

刘婉被活活气死,自己一生操劳的心血,皆为他人做了嫁衣。

刘婉死后,谢怀山看上刘家嫡女,为夺刘家嫡女清白,他栽赃刘婉娘家人杀害公主。

刘婉娘家满门抄斩。

夏晚晚如今就穿成了刘婉刚生出的女儿,原本健健康康的女娃娃,一会就要被调包成男娃,然后,刘婉就要开始悲催的一生了。

她感觉到了浓浓的窒息和无力,拼命挥舞着小手,可嘴被棉花塞住又叫不出声。

【娘亲,你快醒醒。】

【娘亲,我不想被丢到弃婴塔啊······我拿祖师爷的骨灰炼丹,人都炸飞了,现在不想再死一次啊,娘亲你快醒醒。】

【呜呜呜······】

微弱的小奶声让床上的刘婉眼皮子动了一下。

听见那提着婴孩篮子的丫鬟推门而入,夏晚晚绝望的闭上了眼。

这时。

刘婉额上一抹灵气飘过,她忽地睁开眼睛,虚弱道,“我的孩子呢。”

嬷嬷和丫鬟慌了,动作更快了,却还是被刘婉看见了。

【娘亲,我吸不上气了,快救救我。】

刘婉双目通红,坐起身来质问道,“那是我的孩子?快抱过来给我!”

她也不知哪来的力气,朝着嬷嬷抓去,双眼死死盯着嬷嬷怀中的孩子,将在场所有人都吓了一跳。

“盼春,盼春!”还好,她没听接生嬷嬷的话,把贴身丫鬟盼春支走。

盼春在外头听到声音,她快速推门而入,见到此场景,忙上前去抢嬷嬷手中的孩子。

“夫人,孩子,孩子叫不出声音!”盼春见到棉絮,大叫起来,忙将婴孩抱到刘婉面前。

刘婉忙将婴儿口中的棉花扣出来,小婴儿马上嚎啕大哭。

刘婉愤怒不已,叫人将这嬷嬷和丫鬟控制住了。

“夫人饶命呐,老奴是为了夫人着想,若夫人膝下的是男孩,定会让夫人得到重用啊。夫人生出女娃,定会被人踩头上的,女娃就该丢到弃婴塔去啊。”

那嬷嬷跪在地上狡辩,吓得哆哆嗦嗦。

丫鬟也被人擒住,手中的篮子打开,里头是个男婴,“夫人饶命,夫人饶命。”

【娘亲,不要放过她们,她们要将我丢去弃婴塔哇,会死的哇,好可怕哇······】

刘婉听到颤抖的小奶音,看向自己怀中的孩子,小家伙哭着哭着竟因缺氧晕了过去。

可把她吓坏了,她探了探鼻息,这才松了一口气。这是,她孩儿的心声吗?

“谁给你们的胆子掉包我的孩子!女儿又如何?是我生的,便是我的心头肉,你们这么敢的!”

刘婉咬牙切齿,她如今虽弱,但当家主母的气势却不逊色。

“是我们为了夫人好,是我们擅作主张,夫人,求您看在我们一片忠心的份上······”

嬷嬷还想求饶,却被刘婉叫人拉下去处置了。

刘婉一下瘫软在床,盼春问她,“夫人,这小男孩怎么处置?”

想着婴儿无辜,刘婉便叫人送去给老夫人决断。

不知休息了多久,等好一些了,刘婉才抱起自己的女儿,白白净净的,一双大眼睛水汪明亮,吮吸着自己肉乎的指头,尤为可爱。

如此可爱的孩儿,险些当着她的面被掉包,要不是她及时醒来,她不敢想象······

【哇,这就是我娘亲吗,娘亲亲亲我······】

刘婉笑了,低头往那肉软的脸蛋亲了一口,还问道,

“盼春,你能听到有人说话吗?”

“啊?谁说话?”盼春一脸疑惑。

刘婉却笑得更开心了,点了点婴儿的小鼻子,“真是个小机灵。“

只说给娘亲听。

【还好娘亲救了我,避免了那死不瞑目,为人操劳的一生啊······】

夏晚晚哼哼着叹气,一双眼睛扑闪扑闪的。

刘婉皱着眉头,手颤抖了一下。

【可怜的娘亲,掉包我的那个男宝宝,是爹爹和外室生的儿子呢,想在你膝下等着袭爵呢。哎呦,全家都瞒着娘亲,真是可怜。】

【掉包失败,他们一定还会想办法让娘亲养那个男宝宝,老天保佑我娘亲不要心软呐。】

她的娘亲真的好美好温婉,夏晚晚心里头惋惜了,她不想让娘亲养坏孩子。

刘婉听到这话,整个人都不可控地发起抖来。

那下人招供说,这分明是从外头寻来的男婴,怎么会是自己丈夫的儿子?

她看向盼春道,“老夫人如何处置那个男婴?”

“这······”盼春垂下眼,支支吾吾道,“老夫人说孩子可怜,说过几日给他请个乳娘先养着。”

刘婉心中确定了几分,失落道,“世子呢?”

“世子每月都有一段时日外出的,过两日应该也回来了。”

刘婉听完心如死灰,嘴唇颤抖着,竟连给孩子喂奶都忘了。

难怪生产夫君没来,竟是在和外室筹谋调换孩子的事情吗?那个男婴,真是她夫君和外室生的吗?

她心如刀绞,窒息感上涌让她久久不能回神。

她想着,自己嫁进来五年,不断喝药,不顾身子亏空拼命为侯府开枝散叶,又算什么?

“夫人,怎么了?”盼春有些担心地问道。

“没,没事。”刘婉回过神来,侥幸地想啊,孩子的心声也不一定是真的,她要想办法去验证一下才行。

可就在这个时候。

老夫人却带着那男孩来到她房间。

刘婉努力调整自己的情绪,但表情始终冷冷的。

老夫人便说,“婉儿,我回去想了又想,这男婴找不到父母甚是可怜,若你膝下若有一子,对你的地位来说也是极好的。”

“不如把这孩子过到你名下养着。”

90%看过的人还看