诡异复苏,我是s级老六 7.2
110.98万字 0.1万次阅读 0.6万累计人气值
更新至 第三百三十七章 2024-06-03 21:11:27
开始阅读 加入书架
手机免费阅读
七猫免费小说app
举报
  • 1
    作品总数
  • 110.98
    累计字数
  • 作品介绍
  • 作品目录 346章
简介

【苟分】+【诡异】+【无女主】 红雾弥漫,诡异降临。 精神病院出来的少年,真正实力为s级。 一次红雾,遇到了一个更加妖孽的青年。 宿命的齿轮开始转动……

第一章出病院

“最近有没有看到奇怪的东西?”

李医生推了推金丝边眼睛,目光尽量带上温和。

沐言听到这话心头一紧,他明白,这时候说出自己的所见所闻,必定会再被送入精神病院。

几秒过后,他缓缓开口,“没有奇怪的东西,一切正常。”

李医生似乎不相信,眼睛上下游移,目光直直碰撞上沐言的眼睛。

双方对视,发现他的目光实在太坚定了,坚定到像入了党,李医生这才放下了心,微微叹了口气。

沐言,一年前被送进青山病院的重症病人,声称遇到了可怕的怪物,虽然他当时冷静的吓人,一本正经的胡扯,说的头头是道。

但李医生毕竟是个精神领悟的专家,形形色色的病人他见多了,越是这样的人越是病得不轻。

如今沐言恢复了正常,刚刚办理了出院手续,李医生终于松了口气,摆了摆手,诚挚的送上最后一句话。

“千万别再来,好好生活。”

沐言笑了笑,微微点头,礼貌的道别以后离开了病院。

等到出了大铁门,他大口大口呼吸着新鲜的空气,正午的阳光格外刺眼,也别样的温暖。

再以后走了很长一段路,看到了熟悉的街道,贩卖的小商贩在路边摆了一路。

他们的笑脸如此憨态可掬,气氛也逐渐热络起来。

沐言紧盯着远处一个模糊轮廓的影子,目光冷了下来。

这一年的扮演角色游戏结束了,终于获得了自由。

“瞧瞧这现代化城市,再瞧远处的八爪鬼!”

这句话就像是一滴水掉入了油锅里,附近的人全都怪异的看过来。

虽然沐言现在没穿着病号服,

但所有人的目光聚焦之处,他这个社恐人士立刻怂了,赶紧闭上了嘴挤进了人群,匆忙离开。

一个小时后。

沐家别墅。

沐言望着熟悉而又有些陌生的家迈开步子走进。

随着他的进入,门口的两个保镖微微躬身,无言之中带着些许尊敬。

听到脚步声,客厅里的一男一女从沙发上站起来,等到看到来人,全都惊讶的张大了嘴巴。

“沐,沐言?你怎么回来了?”

沐言没搭理她,自顾自的踩着雪白的毛绒地毯,从书架上顺了一本书,走到沙发边一屁股坐下。

女人美眸一瞪,精致的脸蛋上透露出怒意,一把夺过那本书,“沐言你别给我装蒜,谁不知道你回来打的什么主意。”

沐言抬头看了一眼,平静的桃花眸里倒映着女人的影子。

被这样的目光盯着,她有些不自在,转而别过了头,对着旁边男人娇嗔的撒娇,“老公,你看你弟弟,连句话都不肯跟我说,是不是不喜欢我这个嫂子啊?”

沐辰咽了口口水,搂着女人的细腰低语道,“老婆,他毕竟是我弟弟,刚大病出院回来,你就别跟他计较了。”

随后他眼神瞟了一眼沐言,再次对上那双冰冷的眸子时,像是又回忆起了什么,顿时吓出了一身冷汗。

女人可一点也不领情,厌恶的推开了沐辰的怀抱。

再看看对面的沐言,越看越来气,扬起下巴趾高气昂的伸长脖子,手掌抬高作势就要打下来。

“啧,沐辰,能不能管好你的人?”

沐言声音冷淡,不带一丝情绪。

而这也更惹恼了女人,沐辰还没来得及阻止,巴掌已经落下。

想象之中的脆响没有听到,反而女人的手臂距离沐言的脸蛋只差一厘米的地方再也动不了。

女人不管怎么用力都于事无补,就像有一个无形的手死死钳制住一般。

她无法理解地看着沐言。

看清了那双眼眸中不加掩饰的杀意,下意识抖了下身子。

“沐言,别跟她计较,她是你的嫂子。”

沐辰虽然害怕,可看着自己心爱人这样还是不忍,硬着头皮解释。

“只能说哥你很没眼光。”沐言眉头一挑,又摆出那幅假笑的温和,“刚出来没有钱花,哥哥就帮帮忙?”

抬手不打笑脸人,沐辰就算为了自己老婆也必须同意。他只是在兜里掏出一张黑卡递给了沐言,“这里面有一千万,没有密码。”

“对了你还没吃饭吧,要不咱们一家人一起吃个饭吧。”

“不用了。”沐言接过黑卡塞进了兜里,有了钱自然也不用待在这个家里,顺势接过话茬,“哥,我出去吃饭了。”

他走出别墅大门,一溜烟消失在原地。

女人已经能动了,只不过刚才的情况把她吓傻了,直接腿一软倒在了沙发上。

沉寂的别墅里,只有她一个人小声的抽泣。

另一边,沐言站在路边的烧烤摊要了四十串羊肉串打包带走。

今天天气的确不错,温暖的阳光下都没有几个鬼物出来游荡。

他选择了一家招牌比较小的宾馆住下,不为别的,就是随身不带身份证这毛病从来不改。

但最主要的是后街就是城中村,弱小的鬼一般不会出现在大众眼前,只会在荒无人烟的地方抓些落单的人。

而城中村也就是不二选择,很多命案发生的起源地,警方却一个也解释不通,案子只好一直搁置。

“忘了买手机了。”

他叹了口气,拨弄着袋子里色香味俱全的串。

虽然在病房里没有手机,每天就是看看书,赏赏花,跟病友们待在一起聊天,再或者就是发现人家发病自己顺手帮帮忙。

可是现在身边连根毛都莫得,只有冰冷的床和柜子上的***

他定睛一看,各式各样的都有,还明码标价了多少钱。

“啧,真晦气。”

女人这种东西,一晚上大约吸收男人一半的阳气,碰多了鬼物也容易找上门。

所以,他一直以来对这些情情爱爱根本不感兴趣,到现在为止还是个处男。

在学校那段日子,因为长相和家世原因,总是有女生缠着他,甚至还有男生向他表白,也幸好后来发生了那件事进了病院。

“不过,我不介意是女鬼主动上门。”

他咀嚼了几口咽了下去。

扣扣扣……

门被敲响了,外面突然传来一个男人浑厚的声音。