阴山咒诅 8.7
38.02万字 0.2万次阅读 0.3万累计人气值
更新至 第140章 女寝尸房勿语 2024-06-24 08:13:08
开始阅读 加入书架
手机免费阅读
七猫免费小说app
举报
  • 1
    作品总数
  • 38.02
    累计字数
  • 作品介绍
  • 作品目录 140章
简介

【抖音热推,百万书友追读,大神新作,2024最火爆灵异作品】 我是个养鬼放阴、尸咒招魂的阴山法师! 我婴儿时,差点被恶灵五马分尸; 大难不死,觉醒通灵诡体。 阴阳上行,命途转向。 养父诡异丧生,我扛起白事铺祖业,在洛顺城中混成了最年轻的阴阳大师。 凭借阴山黑砂符箓,御灵灭邪赶尸收妖; 运用秘传独门奇术,屡屡逃出生死诡局。 下黄泉入地府,十殿阎罗为友; 闯龙虎赴阁皂,各路异人结盟。 邪修横行的世界中我大展身手,遍地妖魔的坎路上吾重整阴山。 扣人心弦悬疑烧脑,诸位道友,走起!

第1章 夜婴五马佛火邪闻

宙有异象,九星连珠。

正值末法时代后期,妖魔邪怪敛踪藏行,名宗大派山门阖闭,这是新时代降临的前摇。

我叫做梁松禹,是一个做白事的专业人士。

梁这个姓氏,是从我养父身上得来的。

听我养父说,二十多年前某天深夜,门外有异常响动,他出外查看,一眼就看到了被五根滴血红绳扯起到半空的小婴儿。

红绳捆缚于四肢和脖颈上,这是典型的五马分尸状态。

五根红绳都绷紧了,使力那端却延伸到浓雾之中,看不清源头。

因着颈部红绳勒紧导致的窒息,婴孩脸孔开始发青。

那可怕场面,啧啧,养父谈起时还心有余悸,说是,他再晚出来一会儿,我必死无疑。

说实话,听到这段时我满心惊骇,搞不懂何人这般残忍,竟然要五马分尸的害死一个婴儿,这还有人性吗?

养父怒满胸膛,大吼了一声住手。

他隐隐看到,被红绳扯起在半空的婴孩周围,悬浮着五六道身穿大袍子,散发可怕阴气的黑影,怨气冲天,光线扭曲,场景宛似地狱冥场,极为恐怖,让人不敢接近。

但不等养父看清,黑影们就陆续消失了。

他一步上前,连续挥掌切断五根绷紧的红绳,将濒死的婴孩救了下来,用自家衣衫裹住,浓雾随即消退。

距离不远有一具死尸卧在血泊中,其白发白须,怒目圆睁;看情形,老人是为了保护我而惨死当场的。

养父本就是道上的人,并未声张,而是默默处理了死尸,随后收养了我。

我一个体质孱弱的小婴儿,浑身沾染了阴气,要是放任不管,绝对活不过九天。

好在养父并非常人,他使用独门秘术,耗费三年时间,才将我体内致命的阴气逐步驱散干净,我这才能够顺利长大。

但也因为这番苦难磨砺,我的体质有了变化,觉醒了极为罕见的通灵诡体;

聚集心力的情况下能够看穿阴阳,甚至自主的阴魂出窍。

这些行为有着高风险,养父严令我不得随意使用。

养恩大于天。

他一生未曾娶妻,将我当成亲儿子一般对待。

名字上了族谱,我就是梁家的正宗族人。

梁家世代都是做白事儿的,传到我这一辈儿,已有十几代的历史。

这是明面说法,但其实,梁家祖上乃是隐世的阴山派弟子,修得一身驱邪捉妖、画符堪舆的好本事,只不过,后来被逐出山门了。

阴山派并未收回梁家老祖的一身本事,而是留有一道‘传家之言’。

说是,容梁家在俗世斩妖除魔,待积累足量的阴德了,后代子弟就可重归阴山派。

梁家这么多辈的积累,换来的只是一座位于市北僻静地段的白事铺,面积四五百平,老式结构的两进宅院,这就是所谓的祖产。

洛顺白事铺的名头,在这座同名的大城中算是响当当的,混个温饱还是不成问题的。

可惜,天有不测风云。

我二十三岁那年,养父去东南亚参与某豪族贵人家的白事时,不幸飞机出事,坠入大海,落得个生不见人死不见尸下场。

这事儿充满蹊跷,是我心头的一根刺。

我只能咬紧牙关,自己个的扛起白事铺祖业。

虽然我只从养父那儿学得点阴山术皮毛,距离登堂入室的阶段还很遥远,但也不算丢人,凭着通灵诡体的天赋加持,二十五岁就混成了洛顺市最有名的阴阳先生之一。

人们尊称我为‘梁大师’,即便是那些有身份的人物,也给面儿的喊我声‘梁师’。

阴山术的皮毛,对上普通阴阳先生(散修)的家传技艺,绝对是碾压式的存在,在这洛顺市内,如我一般年纪就被尊为大师的,仅此一例。

因着梁家祖宗那‘阴山弃徒’的身份,对外不能说自家是阴山派弟子,即便内核使用的阴山术,也只能披着阴阳先生外皮讨生活。

甚至,不能供奉阴山老祖神位。

在外人前,只能装模作样的供奉道门老祖三清圣人。

严格说起来,阴山派是道门的一条分支,供奉三清祖师也算合理。

最近这几个月我手头儿有点紧。

就托街面上的商铺老板们帮着留心,看看有没有什么诡异邪事生意?

某日,熬到傍晚,客人稀少,我干脆早早关门休息。

刚用过晚饭,咚咚咚!

后门被敲响了。

我神情一动,起身开了后门。

街角棋牌室的周跛子,神色诡异的钻了进来。

周跛子年约四十二三,身材矮小相貌丑陋,瘸了一条腿不说,还是个鳏夫,带着个不满十岁的小丫头。

生活的艰辛将其打磨的唯唯诺诺毫无棱角,据说,搬来这条街之前,是个人就敢在周跛子面前蹦跶。

自从他一年前搬来此地后,兑来的棋牌室生意逐渐好转,不说其他,至少吃穿不愁了,养活个闺女还是不成问题的,街溜子们混迹棋牌室的不老少,但没谁敢欺负他的。

原因是,两年前我就放出过话,这条街老子罩着了,谁敢在这条街上撒野搞事,那得先问过老子是否同意?

要知道,洛顺市的诸多大佬们,不管混哪条道的,即便再牛掰,也没有谁喜欢明着得罪阴阳大师的,所以说,周跛子和街上的老邻居们,对我是心存感激的。

“周老哥,这时辰,是你那边最忙的时候吧,怎么跑我这儿来了?”

我有些不解。

周跛子却没答话,而是左右扫看一番,眼珠子滴流乱转,贼眉鼠眼的,一副背人作怪的德行。

我愈加疑惑,不晓得这厮搞哪出儿?

“梁老板,方便说话不?”周跛子压低声音。

眉头就是一跳,想了一下,示意他随我去厢房说话。

周跛子随我进了厢房里间。

示意他自己倒茶喝。

这厮也不跟我客气,倒了杯温茶,一口喝了半杯。

我静静坐着,没有开口催促。

数息后,周跛子深深吸了一口气,才认真的问:“梁老板,虽然咱们平时来往不多,但咱知道你是个能人,听说,人们都喊你大师来着,可到底有多大本事?你给咱透个底儿呗。”

我抬头看向他,对方满脸认真之色,平日里的市侩,都被这股子严肃劲儿掩住了。

“周老哥,你有邪祟方面的活儿介绍给我,但担心我扛不住事儿,白白的折了性命?”

我瞬间明了。

他闻言,就是一震,随即点点头。

我沉吟片刻,缓缓说:“周老哥,这么说吧,只要不是那等能够瞬息间杀灭法师的恐怖邪物,即便落败不敌,我也能安然遁走,这方面,我梁家还是有点手段的。

至于俗世的枪弹火炮?很难伤到我真身,因我遁逃术法上乘,对方难以锁定。”

周跛子眼睛猛然瞪大,不敢置信的问:“真的,梁老板,这可不是逞能的时候,可别说大话。”

我很是自负的点头。

“那好,咱这真就有个危险活计,想着介绍你过去平事儿。洛顺市管辖区内的佛火镇,你去过没?”

“还真没去过,只知道佛火镇中古建筑林立,寺庙众多,民风古朴,有很多制作檀香和民俗工艺品的私人作坊,路子很野,出口到整个东南亚呢,可以说家家户户都很有钱。”

我被提起了兴趣。

周跛子接话:“你这话是对的,但佛火镇最赚钱的买卖你肯定不晓得。”

“是什么?”我好奇极了。

“是佛像金身私人定做。”周跛子贼笑着给出答案。

“佛像金身?”我眨巴一下眼睛。

“佛火镇的老师傅们,每一天都能接到来自全国甚至整个东南亚的订单。

按照金主的要求,量身打造佛像金身;

打比方说,制作一尊私家供奉的一米多高的如来佛祖金身,若果材料珍稀,再加上制作费用,整体达到十数万都不稀奇,可即便最次的材料,只说手工费的话,那也得大几千。”

周跛子又喝了一口茶,脸庞红扑扑的,眼中闪动金光,那是欲望的光。

眼下这个时代,万元户是暴发户的代名词,随便做做手艺活,就能获得大几千收入的,绝对是高薪中的高薪。

“为何佛火镇老师傅的手工,比其他地界儿的师傅高数十倍还多?”

我很是不解。

“因为,灵验啊。”周跛子眉头一挑。

“真的灵验吗?”我不太相信。

“反正外界都说灵验,说的多了,众口铄金的,就灵验了呗,这玩意儿就和汰国阴牌与古曼童一般,神神秘秘口口相传的,人们都比较信。”

“原来是这样,好嘛,这佛火镇家家户户都是大财主吧?”

“也可以这么说。”

“那是哪个大财主家出事儿了?”我直指核心。

“最大的那家,周家。

严格说来是咱的亲戚家,不过,咱这小门小户的,还是个带着拖油瓶的老光棍,平时,佛火镇周家是不待见咱这穷亲戚的,只那堂妹和咱关系还算不错,周家出事了,也是堂妹告知的。”

他这么一说,我就懂了,追问:“具体怎么个事儿?”

“周家老爷子最溺爱的大孙子周中举,前天晚上突然发疯,当着大家伙的面,举起菜刀欲要砍杀周老爷子,亏了众人反应快才一举拦下。

随后,周中举口中发出极度诡异的呼啸声,转头就要撞死在墙上,也是被众人拦着才没有送命。用绳索绑在了柱子上,口中塞了木棍。

这事儿惊动了整个周家,担心外人看笑话,就秘密请了洛顺市某权威医学教授去家里诊治,结果,周中举并非精神疾病发作,这就反向确定了,周中举乃是撞邪。

如是,佛火镇的几个阴阳先生都被秘密请了过去,结果,越是施法,周中举的症状越是严重。

周老爷子急了,这不,准备明天就派人请洛顺市内著名的阴阳先生们赶过去,至于酬金?周老爷子放话了,只要能救回大孙子周中举,数额五十万以下随便开。

对了,头前那五六个阴阳先生,施法后陆续出事,不死即残啊。

所以说,没有真本事,这邪门活儿可接不来。

梁老板,你可要想好了,若果觉着可以,走咱这路子介绍过去,今夜就可动身,赶在其他阴阳先生之前拿下这么一单,足够你十年二十年的吃喝嚼用了。”

周跛子期待的看向我。

按照行业规矩,介绍人要拿走佣金的百分之二。

假设我赚取了五十万的酬劳,那百分之二可就是一万块,妥妥的万元户了,周跛子自然是无比心动的。

盯着他眼底贪婪的光,我默默的点了头。

周跛子高兴的笑了,脸上褶子都绽开了。