被逐京圈,五年后她凭实力封神 7.7
完结 签约作品 现代言情 总裁豪门
作者: 糖不化 主角: 盛棠 晏一灼
58.58万字 0.1万次阅读 1万累计人气值
更新至 第284章 番外 2024-02-03 23:47:07
开始阅读 加入书架
手机免费阅读
七猫免费小说app
举报
  • 2
    作品总数
  • 123.93
    累计字数
  • 335
    创作天数
  • 作品介绍
  • 作品目录 284章
简介

大家都知道,盛棠因蓄意勾引闺蜜未婚夫,被逐京圈,狼狈潦倒。 五年后,她带着女儿再度现身京圈。 众人奚落: “竟然还敢踏足京城!” “还敢未婚生女,也不知道是跟哪个野男人生的?” 她还没来得及开口,有人先动怒了。 京圈大佬面色冷峭:“京圈她可以横着走!懂?” 某人眸若寒冰:“我就是那个野男人!你有意见?”

第1章 在警局重逢

盛棠万万没想到,一觉醒来,她的天塌了。

她竟然跟闺蜜的未婚夫沈聿景躺在了一张床上!

而她的男朋友晏一灼,和她的闺蜜桑商就站在床前,震惊不已,浑身发抖,满目凄然地望着他们。

盛棠一秒惊醒,四肢百骸、五脏六腑都凝滞了!

然而她还是不敢相信,觉得这不是真的,这绝对不是现实。

所以她卷着被子裹住自己,用尽所有的力气抽了沈聿景一巴掌。

她自信地以为,反正是幻境,她掌掴京圈太子爷又如何?

“啪!”地一声,清脆,响亮,像一枚信号弹,拉开了这痛苦一天的序幕,也拉开了她苦难人生的序幕,将她从光明的前途里摔落到泥泞的深潭。

她栽得头破血流。

手掌传来钻心的痛感,让她意识到这并非梦境。

可是这般荒唐的局面……她浑身的血液冰冷。

“你疯了!”沈聿景从被她打懵的状态里清醒过来,瞬间恢复到他强势狠戾的本性。

他直接抬手掌住了她细嫩的脖颈,骨节分明的手指一根根收紧,手臂上青筋凸显,“为什么要这么做?”他冷厉地低吼,像是动怒的雄狮。

盛棠毫不怀疑他是真的动了杀心。

她满脸涨得通红,有那么一瞬间,她真的觉得自己要断气了。

可是,他凭什么断定是她的错,她也是无辜的好吗?

她也很懵好吗?

她被卡地说不出话来,只能拼命地摇头,双手反击在他的手腕,却无异于是蚍蜉撼树。

“沈聿景,你放开他!”晏一灼眼眸泛红地望着这一切,帅气的五官流露出冰冷的刺痛感,向来清润的嗓音变得冷漠粗砺,嘶哑得像是破旧的锣。

“我特么叫你放开她!”见沈聿景无动于衷,晏一灼眼底发了狠,直接两步上前揍了他一拳,将他从床上拽了下来。

沈聿景幽深的瞳孔嗜血般地盯着晏一灼,没有还手,“这件事的确是我对不起你。但是你确定还要护着她?我想你应该清楚,这是我和桑商的房间。”他缓缓起身,拿起一旁的衣服,一件件穿上,望向桑商的眸子深邃而阴郁,带着无言的沉痛。

十分钟后,四个人坐在客厅里,气氛诡异得可怕。

盛棠已经穿好衣服,恢复到体面的样子。然而她知道,她最不堪的样子已经印刻在每个人的记忆里,挥之不去。

“我真的不知道这是怎么回事,我明明去的是你的房间……”盛棠紧盯着晏一灼,可是晏一灼眼底的忧伤和悲痛,让她几度哽咽地说不下去,伤害已然形成。

“可以看监控,酒店有监控的。”慌乱之中,她想到一个自证的办法。

桑商冷笑了一声,迅速地划开手机丢到她面前,“满足你,你要的监控。”

她心底陡然一凉,不好的预感倾覆而来。

颤颤巍巍地拿起桑商的手机看了一眼,只见视频里她偷偷给沈聿景的酒杯里加了东西,又偷偷刷卡进入了他的房间。

“不,这不是我,我没有做过这样的事!”她矢口否认,像丢烫手山芋似的丢下手机。她很确信自己根本没有做过这样的事!

“一样的衣服,一样的体型,你还要狡辩吗?盛棠,如果你真的想要这个男人,你可以告诉我,我们公平竞争。你为什么要把我们四个人置于这么尴尬不堪的境地?”

“我没有!我爱的人是晏一灼,我没有这么做的道理!桑商,你不相信我吗?你是我最好的闺蜜,我一直觉得你和沈聿景檀郎谢女,我怎么会拆散你们!”

桑商向来骄傲明媚的脸上一片苍凉,她喉咙滚了滚,声音像是寒冰,又冷又锋利,“我也想相信你,可是你不给我机会。”

她再度在手机上划了一下,她的手也在抖,几次都按不准播放键。

几秒后,盛棠的声音还是从手机录音里跳了出来——

“晏一灼是不错,但比起沈聿景还是差了点,京圈太子爷,谁不想拿下这个独角兽?”

“桑商?她在感情上有洁癖,如果我染指了沈聿景,她会主动放弃的。”

一瞬间,房间里三个人的视线如同六把箭,齐刷刷地刺向了她。

盛棠又崩溃又无措,这声音的确是她的,可是她根本没有说过这样的话啊。

“我……”想解释,可证据确凿,她百口莫辩。

“盛棠,我恨你!你毁了我们所有人!”桑商眼底一片猩红地痛斥她。

“滚,别再出现在我和桑商面前!”沈聿景恨不得将她撕碎。

最刀她的还是晏一灼,他像是个温柔的杀手,笑着告别了她的人生:“抱歉,是我不够优秀。这次就罚你,永远失去我。”

然而,事情并没有就此结束。

在盛棠拼命想证明自己清白的时候,一份两条杠的验孕试纸,彻底击碎了她的幻想。

她……怀孕了!

命运简直跟她开了一个天大的玩笑。

这一刻,盛棠只觉得生无可恋。

摆在她面前的,除了刺目的两条杠,还有她拼尽全力才拿到的“雪翎杯”决赛的邀请函。

这个比赛四年才一次,她好不容易进入了决赛,一旦夺得金奖,她就可以进入舞剧院成为首席舞者,这是她梦寐以求的理想。

可如今……

手机铃声如恶鬼索命般地响起,她看着来电显示,心底漫上一层莫名的恐惧,本能地选择了挂断。

然而一群黑衣人凶神恶煞地闯了进来,在她的电话再度响起时,替她接通了。

“怀我的孩子,你不配!”

“吃完药就滚出京城,否则,我会让你后悔踏足京城。”

电话里的声音冷如兵刃,透着狠戾,让人毛骨悚然。

不愧是令人闻风丧胆的京圈太子爷的作风,那些黑衣人强行给她喂了米非司酮和米索前列醇。看着她面露痛苦,他们大功告成,扬长而去。

药梗在喉咙口,难受地发紧。全身血液逆流,盛棠很清楚,从此她彻底跌入了深渊。

*

五年后,白城皇家假日酒店,三楼茶餐厅。

“盛小姐,我对你非常满意。你们家要的100万彩礼我也没有意见,我只有一个条件,你得去医院开个雏儿的证明给我。我总不能花这么多钱买个二手货放在家里,传出去让人听了岂不笑话?”

坐在盛棠对面的老男人高高在上地说道。

一双色眯眯的眼睛极不安分在盛棠身上游走,又黑又胖的手再一次摸向盛棠的葱白素手。

盛棠强忍住泼他一脸咖啡的冲动,不着痕迹地端起了咖啡,轻轻抿了一口。

“对不起,我对李大叔你很不满意。如果不是知道自己在相亲,我还以为是来面试照顾孤寡老大爷。”

李松鹤本就炭黑的脸更黑了,气得一脸横肉乱颤,指着盛棠一顿怒斥,“你特么说谁孤寡老大爷?劳资正当年!”

发完火,他忽然又邪恶地笑了,贼眉一挑,“怎么?不敢去验身啊?不是雏儿的话那可就不值钱了,我最多出10万,看在你长得不错的份上。”

盛棠指尖紧握,却慵懒肆意地嫣然一笑,媚色倾城。

李松鹤看得眼睛都直了,一脸痴相,恨不得立马掳回家占为己有。

然而下一秒就听到她用绸缎般又软又柔的声音道:“抱歉啊,我对给老男人送终不感兴趣。棺材本还是你自己留着吧。”

掀桌都不足以表达他的愤怒,李松鹤气得差点心梗,赶忙从口袋里拿出保心丸吞了两颗。

等缓过气来时,盛棠已经扭着窈窕的身段走出了茶餐厅。

本以为遇到这么奇葩的相亲对象已经够倒霉了,却没想到更倒霉的还在后面。

半个小时后,她竟然被警察叔叔请到了警察局喝茶。

从酒店的相亲局,到警局的聊天局,就问你刺不刺激!

而罪魁祸首就是旁边的两个小姑娘。

“警察叔叔,你们快把这个小偷抓起来!要是放她出去一灼哥哥就危险了!”

“谁知道她会对一灼哥哥做出什么丧心病狂的事情!已经人赃并获,证据确凿了不是吗?”

两个小姑娘情绪激动地说道。

盛棠看着所谓的“人赃并获,证据确凿”——一对定制袖扣,也有点迷糊,怎么跑她包里去了?她记得一直是锁在抽屉里的。

这对袖扣的确是晏一灼的。

也是当初两人分手后,整理东西时遗漏了,忘了还给他了。

刚才下电梯的时候,乌泱泱一群人等着上电梯,盛棠一不小心被人群挤了一下,包一个没拿稳,掉到了地上,里面的东西撒了出来。

这两个小姑娘眼睛跟探测器似的,一下认出这对袖扣是晏一灼的东西,并一口咬定她是私生饭,偷了晏一灼的袖扣,最后竟然直接选择了报警。

“你怎么解释?”警察一副公事公办的语气。

盛棠眼神明亮,荡漾着一池清波,分外坦荡,“我没有偷东西,我也不是晏一灼的私生饭。”

想想还挺荒谬的,她竟然因为晏一灼被抓进了派出所。有种前任忽然诈尸要找她算账的感觉。

“我清楚地记得这对袖扣是五年前品牌方做活动时送给一灼哥哥的纪念礼物,是特别定制的款,在这个世界上独一无二的。如果不是偷的,怎么会到你手上的?”粉丝小姑娘言之凿凿。

盛棠:“……”这是你们可以免费听的内容吗?

好气哦,但还是要保持微笑。

她抬起头露出一个恰到好处的微笑,“那麻烦警察叔叔给晏一灼打电话确认一下不就好了?”

警察不苟言笑地道:“已经给晏一灼先生打过电话了,晚些时候他会过来,所以麻烦你们在这里多等一下。”

盛棠眼里的流光闪烁了一下,杏眸瞬间瞪圆,像是一只来不及安放惊讶情绪的小鹿。

什么?晏一灼要来?

这让盛棠有点猝不及防,她还没有做好跟晏一灼久别重逢的准备。

思绪顿时陷入了一片兵荒马乱。

一直等到晚上八点多,在两个粉丝小姑娘欣喜若狂的惊叫声中,晏一灼终于现身了。

乌发朗眉,五官深邃,那恣意又矜贵的身影像是越过悠长的时光,和记忆里的朦胧印象渐渐重合在了一起。

盛棠捏了捏手心,努力克制住内心的暗流汹涌。

有那么一瞬间,晏一灼的视线扫了过来,她的心顿时跳到了嗓子眼。

然而他灿若星辰的眼里却只有一片漠然和淡凉,仿佛在看一个陌生人一般。

果然他做到了!墨染经年,旧人不覆,形同陌路。

“前几年做公益活动的时候我捐掉了,可能是被这位女士拍到了。”晏一灼寥寥数语解释了一下。

好不容易签完字可以走人,门口忽然风风火火冲进来一个长相凶狠的中年男人,一脸怒不可遏地冲到了盛棠面前。

盛棠目瞪口呆:“爸!”

“啪!”

回应她的,是来自父亲盛开明狠戾的掌风……

该作者其它作品
90%看过的人还看